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超级制霸】雪兔子4(橘农,日常)

【超级制霸】雪兔子(橘农,日常)

【超级制霸】雪兔子2(橘农,日常)

【超级制霸】雪兔子3(橘农,日常)


——————————————————————


冷校草林彦俊跟人打架了。

这个消息一出几乎全校都轰动了,毕竟高岭之花林彦俊平时连跟别人聊天都很少,也没有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招惹学霸校草,不然全校的女生和老师岂不是要把他给撕了。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林彦俊跟人打架了。

校长亲自过问了这件事,质问另一个学生怎么招惹林彦俊了,那个学生也很委屈:“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在跟别人讨论春游的事情。”难不成冷学霸觉得快高考了不应该沉迷于玩乐?那也管得太宽了吧!

林彦俊突然说:“老师,对不起,快要高考了,我最近压力很大,听到他们一直在嗦玩的事情心情就不太好,所以一时没控制住,以后不会了。”

然后又转向另一个学生:“不好意思莫名其妙打了你,对不起。”

他非常诚恳地60度鞠躬道歉,倒弄得对方手忙脚乱,也跟他对着鞠躬:“没有没有,我们只想着玩,打扰到你学习了,我们也有错。”

校长看两个人认错态度都相当好,也就没有继续追究下去,口头批评了一下就放他们走了。

林彦俊回到教室直接趴在了自己的桌子上,其他人虽然看出他心情非常糟糕却也没办法安慰他。

只有林彦俊自己知道,他跟那人打架,或者说打了那个人,不是因为他打扰了自己学习,当然更不是因为那人不学习,而是因为他对春天的到来表示了期待。

昨天晚上,雪兔子当着他的面化了一桌子水,虽然雪兔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它在融化已经是足以确定的事实。

林彦俊第一次没有帮它准备保温袋,以往连保温袋的盖子拉链都舍不得拉上的他把雪兔子关进了冰箱的冷冻层,和准备好的那些冰块待在一起。

雪兔子没有任何反对或是抵抗,只是担忧地告诉他:“彦俊……没有用的……”

他当然也知道没有用,且不说雪融化以后放进冰箱只会冻成冰,他更知道雪兔子是不会骗他的,但他还是决定不相信,第二次不相信,雪兔子就算变成冰兔子也还是那只兔子。

尽管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只是在自欺欺人。

所以当晚上拉开冰箱,忍痛把雪兔子在冰箱里关了一天的他,看到雪兔子身下出现的多余的冰面之后差点崩溃。

林彦俊蹲在冰箱前,低着头,把脸埋进手心,雪兔子看着他凌乱的发丝忍不住爬出来亲了亲他的头顶。

“彦俊,你别难过,仄四自然地规律,没有办法改变的。”

林彦俊咬着牙,呼吸颤抖着,不肯抬起头。

雪兔子又亲了亲他,柔声问道:“彦俊,你可以告诉我吗,为森莫你就是不愿意相信我其实是人类呢?”

这个问题的争论停止了好多天,现在雪兔子又把它提出来,因为只有这个问题可以安慰到林彦俊了。

林彦俊也是第一次没有找任何理由反驳它:“因为……因为如果你只是雪兔子……你就永远是我一个人的……”可如果你其实是人类的话,我不知道你还会属于谁,甚至已经属于谁。

雪兔子沉默了好久,声音里却戴上了笑意:“彦俊,彦俊你抬头,你抬头嘛~”

林彦俊从来受不了它撒娇,红着眼睛抬起头来,却被嘴唇上突如其来的凉意给惊住。雪兔子在他嘴唇上亲了亲,笑嘻嘻地退开说:“原来是仄样啊,原来你喜欢我啊~”

雪兔子的语调很是得意洋洋,丝毫不为自己即将融化而难过,林彦俊有些哭笑不得,这小没良心的,自己都这么难过了,它倒挺高兴。

“我也喜欢你啊。”雪兔子说,“我一般粗来玩一个星期就会自己晒太阳化掉回去的,就似因为舍不得你,所以才会一直待到春天来,仄次回去肯定会被我妈揍扁的啦!”

既然放在冰箱里没有用,林彦俊就干脆还是把雪兔子放在保温袋里,作业也不写了,就一直盯着雪兔子。

他问雪兔子:“所以你化掉以后就会回到你原本的身体里?你家里人也都资道?”

“他们都资道,我从十岁差点被雪埋掉以后每年冬天就会变辰雪兔子,化掉以后就会回去自己的身体,不过一直留到村天倒四第一次。”

“那你的森体会怎么样?”

“就是会像傀儡一样,没有自己的意识,但是给他食物他就会次,到晚桑也资道碎觉,不过就没有办法去上课或者训练,只能放在家里。”

“训练?”林彦俊表示奇怪。

雪兔子给他解释:“我是体育特长森啦,在学校四田径队的,你之前不是奇怪我为森莫会早碎早起,其实就是因为早桑要去学校训练,所以已经习惯惹。”

“仄样啊……”想不到小家伙还挺厉害的嘛。

林彦俊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和学校。”

雪兔子也才想起来:“啊——对对对,擦点忘记惹,我叫陈立农,起立的立,农民的农,你可以叫我农农。”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林彦俊挑眉猜测到,然后又因为自己的猜测忍不住想笑。

雪兔子被他说得一愣:“不知道诶……我的名字四我爷爷取的,其实我本来四要叫陈立信的,后来不知道为森莫改成了陈立农……你仄莫一嗦好像也有点道理诶……”

林彦俊趴在桌上哈哈大笑。

两人聊到过夜,虽然林彦俊很想抓紧时间再多跟它说说话,但是雪兔子表示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还是身体要紧,赶着林彦俊去睡觉了。

“彦俊!”雪兔子叫他,林彦俊回头,刚要问干嘛,嘴唇上又是一凉。

雪兔子笑眯了眼睛,得意地说:“晚安吻~”

林彦俊也笑了,把它放回保温袋,说:“晚安。”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相处模式,只是雪兔子每天都会变小一点,连那对耳朵也跟身体合在一起分不开了,到最后几乎成了一个小雪球。

林彦俊趴在桌上捧着它,跟它面对面贴在一起,不然雪兔子的声音太小他根本听不见它说话。

“彦俊,我要回去了。”雪兔子的声音变得非常小,身体也只剩下原先的一半,它现在已经动不了了,整个身体融化成一个雪球,只有那双大眼睛还能看出之前的样子。

“嗯。”林彦俊温柔地笑着应了,用手指轻轻抚摸它的脊背,从眼睛上面一直摸到尾巴。

雪兔子跳不起来,只能用声音谴责他:“你又摸我屁股!我尊的打死你哦!”

林彦俊毫不畏惧:“来啊,我等你来打我啊。”

“你给我等仄!”雪兔子嚣张地嚷嚷,“我告诉你我一拳490哦!打爆你的头!”

林彦俊示威似的在它屁股上轻拍了几下:“小东西,你脾气还不小。”

“啊啊啊!气死我了啦!”雪兔子无可奈何,只能吵吵嚷嚷地发脾气。

林彦俊逗了它一会又安静了,突然说:“诶。”

雪兔子还愤怒难平:“干嘛啦!”

“你会来找我的吧?”林彦俊问。

雪兔子察觉到他的不安,立刻改变语气,向他保证:“当然会的啦!我努力考到你的大学,而且每年冬天也会想办法来看你,不过你也要去找我哦,因为我是没有办法控制我会粗现在哪里的。”

“好,我每年冬天做一百个雪兔子,如果仄样你还找不到我,我就不要你了。”

林彦俊心不在焉地开着玩笑,雪兔子身上那层莹润的光越来越淡,他知道那个叫陈立农的男孩就要离开了。

“……彦俊……”雪兔子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嗯?”林彦俊的声音也越来越温柔。

“你可不可以亲我一下……”

“不要。”

“亲我一下嘛~每次都是我在亲你诶……”

“不要,等你回来我再亲你。”

“什么嘛,小气……不理你了啦……”

雪兔子的声音越来越小,身上的光也彻底散去,大眼睛闭上以后竟然慢慢消失,变成普通雪球之后很快就开始融化。

有温热的液体掉进那摊冰水里。

林妈妈来看儿子的时候意外发现他的冰箱里竟然有鸡蛋和蔬菜,然后又更意外地得知从小生活在温暖的台湾的儿子竟然要考去大陆最北方的大学,在屡劝不动后林妈妈放弃了。

林彦俊一直到大学开学都没有等到那个说要来找他的少年,当时他也没有去问少年的学校和住址,毕竟如果少年真的不想来找他,他主动凑上去也很没意思,说不定还讨人厌。

但是现在他后悔了。

大学的所在地每年几乎有半年都是冬天,三个月都在下雪,他寒假的时候甚至没怎么回家,只有过年的时候回去了几天,因为雪兔子也陪着他过了整个春节。

他每天都去做雪兔子,把它们放在宿舍窗台上排成一排,如果化了或者坏了就再做新的,原本觉得他很冷漠难以接近的其他人突然觉得他有了人情味,也多了很多女生向他告白,却都被他一一拒绝。

只是那些雪兔子并没有一只突然跳起来向他眨眨眼。

雪停了,时间进入春天,他愤怒地把化了一半的雪兔子扔在地上大吼道:“陈立农你这个骗子!”

然后在第二年的冬天继续做兔子。

转眼,他已经进入大三了,又一届新生入校,室友拉着他去参加百团大战,想要借着他这位校草的魅力来吸引新生入社,他坐在遮阳棚下忍受着众人的围观和偷拍,感到无比的厌烦,却又提不起生气的劲。

“你为什么非得要找那个林彦俊呢!”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不爽的声音,林彦俊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抬眼望过去。

穿着篮球服的人,大概是篮球社的社员,正跟在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身边,那少年很是可爱,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衣,领结是兔子耳朵的造型,下垂的眼角看起来很无辜,皮肤在大太阳下白得似乎在发光,满头大汗地在招新地里四处张望,很是无奈地对对方说:“哎哟,你不懂啦~”。

林彦俊心里一阵悸动,甚至不顾正在跟自己说话的室友而站了起来。

围观了他半天的人群突然看到他这奇怪的样子,好奇地议论着跟着他看过去,也吸引了那两个人的注意。

少年看到他,先是一愣,然后惊喜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露出一口大白牙,还跟他招了招手。

林彦俊大步走过去。

少年始终笑着看着他,高兴地说:“彦俊,终于枣到你惹,我还以为我要化掉惹。”

林彦俊继续走,看起来气势汹汹。

少年见他这样突然忐忑起来,急忙解释道:“我不四故意不来找你的,但是我翘课一个多月被家里关起来,而且你资前跟我嗦是要去家附近的学校,我好不容易才问到你在仄里……”

林彦俊看着他喋喋不休的嘴,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拉过来吻了上去。

 

 

END


评论(22)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