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超级制霸】雪兔子3(橘农,日常)

【超级制霸】雪兔子(橘农,日常)

【超级制霸】雪兔子2(橘农,日常)

——————————————————————

早上再起床的时候林彦俊觉得脑袋更重了,鼻子也有点堵塞。

直觉告诉他,自己感冒了,直觉二号告诉他,大概是每天晚上都开着窗户的原因。

他什么都没有说,甚至没有在雪兔子面前表现出半点不适,因为直觉三号告诉他,如果让雪兔子知道了,这小东西肯定就自己跑到阳台上去了。

因为感冒,一整天都没什么胃口,晚上写着作业突然又饿了,于是给自己煮了碗泡面,想了想雪兔子的唠叨劲,又想着自己已经感冒了,他还是从冰箱里拿出那把放了两天的青菜,洗了几根和鸡蛋一起丢进锅里煮了会。

雪兔子趴在保温袋边上,看到他碗里绿油油的青菜很是满意:“仄就对了嘛,就算是随便次点也要尽量保zèn营养才行。”

林彦俊埋头吃面,没什么心情去回应它的唠叨。

雪兔子看了会,大约是鼻子的地方动了动,感慨地说:“好香啊……我也想次泡面惹……”

“你又不能次热的。”林彦俊心不在焉地回答,脑子里一片混沌,完全没有意识到既然雪兔子不能吃热的,又是怎么会知道泡面的样子,怎么会知道泡面里要放青菜和鸡蛋。

倒是雪兔子意识到自己差点露馅,半天没有再说话,直到林彦俊吃完才跟他说:“那我先碎了,你早点休息。”

林彦俊喝掉泡面汤,身体暖洋洋的,人也舒服多了,这才有余力感到疑惑:“你为森莫总是碎仄么早?早桑起得也很早,妖精也讲究早碎早起吗?”

雪兔子身体一僵,如果它身上有毛的话大概都要竖起来,还好没有,所以林彦俊没有发现它的不对劲,它也可以轻易伪装成没什么不对劲的样子:“不四啊,就……因为我四雪做的嘛,所以要顺应自然规律。”

林彦俊一想,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就没有再说话。

雪兔子松了一口气,说了声晚安,就趴在冰块上睡了。

结果第二天林彦俊居然发烧了,硬撑着上了半天课实在是手软脚软,下午就请假回家了。

雪兔子蹲在书桌上看着林彦俊烧得耳根通红躺在被子里大口地喘气,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很难受:“四因为我吗?是不是因为总跟我在一起所以才感冒了。”

林彦俊鼻子堵住,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嗡嗡的:“不要乱讲好不好,我每连冬天都会森病的,才不四因为里咧。”怕它不信,还又补了一句,“如果不森两次病我都觉得仄个冬天白过了。”

这句话是在哪里听到的来着?不管了,反正好用就行。

“哇!”雪兔子不出意料的炸了,“森体仄么差,你还天天次泡面,能不能行了!”

林彦俊果断闭嘴没有接茬,不管怎么说好像都不是很合适。

雪兔子看他真的很难受的样子,从保温袋里跳出来,又在书桌的边沿一个纵身直接跳到他床上,林彦俊好奇地看着雪团子钻进自己脱下的羊毛衫里,在里面艰难地翻来拱去,最后把毛衣对折又对折变成两个巴掌大,然后顶在身上往林彦俊这边跳过来。

“喂。”林彦俊喊它。

雪兔子被毛衣盖在下面,几乎看不到影子,大概是没听到,也可能是行动太艰难,没有搭理林彦俊。

林彦俊本来也想安静看着,结果看着它慢慢蹦到自己身边,最后甚至蹦到自己身上,实在还是忍不住了:“喂!你到底要干嘛?”

直到雪兔子直接蹬鼻子上脸,并且还在他脸上一个翻滚……

要不是怕把这死兔子摔碎了林彦俊真的想坐起来把它扔出去。

“嘿咻!”雪兔子发出如释重负的叹息,随着它的翻滚,叠起来的羊毛衫正好搭在林彦俊的额头上,稍稍长出来一点盖住眼睛,然后雪兔子扭啊扭挪到林彦俊额头上,就趴在那不动了。

眼睛被遮住,窗外恼人的光线顿时消失,额头上逐渐渗透进凉爽的感觉,却又因为隔着叠好的羊毛衫而不那么冻人,林彦俊感觉脑袋发胀的难受减轻了很多,连习惯性皱紧的眉头都不自觉舒展开来。

雪兔子趴在他额头上,轻声说:“仄样会苏福一点吧。”

林彦俊不想承认,所以闭着眼睛没有出声。

雪兔子继续说:“以后晚桑不要再次泡面惹,还是买点面条吧,或者速食炒面和随饺都可以,至少比较有营养。”

“嗯。”林彦俊就连对着自己的妈妈都没有这么乖过。

“作业也不要写太晚了,早点碎。晚自习不是可以写吗,晚桑写不完的话第二天早桑再写也是一样的啊。”

“嗯。”

“冬天惹,就多喝点热水,衣服也要多窜一点,不要为了好看不顾森体,你已经很帅惹。”

“……”虽然这句话是夸奖但是听起来怎么这么羞耻呢?

“晚桑碎觉也不要开窗户了。”

“少啰嗦!你以为是为了séi啊!”

林彦俊终于忍不住反驳,脱口而出之后又反应过来这不是把自己一开始隐瞒的东西暴露了吗,于是又闭上嘴。

都怪这只死兔子,怎么这么啰嗦!

雪兔子也很是愣了一下,好久之后才说:“所以……你晚桑开窗……是因为我?”

林彦俊不回应,假装自己睡着了。

“难道是为了降温?可是你把保温袋的盖子拉上不就好了?”

……

“你怕拉桑以后里面太黑吗?没关系啊,反震我晚桑也是碎觉啊。”

……

“而且你不资到被风吹我会化得更快吗?”

……啧。

林彦俊决定假装自己已经睡死过去了。

雪兔子真的以为他睡着了,又扭了扭拉开一点毛衣,然后林彦俊就感觉鼻根被一个尖尖小小的冰凉的东西轻轻碰了一下。

“不过还四谢谢你啦,笨蛋。”

……林彦俊决定大人有大量原谅这只死兔子。

昏天黑地睡了两天之后林彦俊终于好了,又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高三狗没人权,就连春节也只放了一周多的假,林彦俊每天白天跟爸妈一起出去拜年,晚上就回来给雪兔子做窝。

雪兔子劝了他几次不用特意回家都没效果,也只好接受他的一番好意,每天不再那么早就睡觉,而是陪着挑灯夜战的林彦俊学习聊天。

林彦俊想要考在家附近的大学,不想跑太远,雪兔子开玩笑说:“那我就不能陪你去惹,到时候你要把我藏在冰箱里吗?会不会被你爸妈扔掉。哇!我会死得好惨哦!”

林彦俊突然一愣,是哦,到时候自己住在宿舍,宿舍里可没有冰箱,雪兔子放在家里真的可能会被爸妈给丢出去。

雪兔子看他笔尖停下了,知道是自己的玩笑打扰了他,连忙说:“没关系啦!其实我本来到村天也会化掉,但四我不会死掉的啦。”

“为森莫?”林彦俊更愣了。

“嗯……”雪兔子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四人类,只是每年冬天都会有一段时间突然变成雪兔子,等到化了以后就会变回去。”

“……”一人一兔子陷入沉默。

林彦俊很无语地扫了它一眼:“拜托,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四情吗?”

雪兔子大声反驳:“我嗦的四zēn的啦!”

“乱讲!如果化了就会变回去你为森莫不直接跑去太阳底下化掉,还要浪我救你,还要赖在我家!”林彦俊有理有据地反驳。

雪兔子很心虚:“因为……因为可以不用去桑课啊……”

“可是你连春节都没有回家诶,再怎么样为了逃课也不字于连家都不要了吧?”林彦俊犀利发问。

雪兔子没好意思回答。

那是因为我舍不得你啊……

“好啦,别闹了啦。”林彦俊表示脑阔疼,“我作业很多,还要写卷子,你不希望我今天又熬夜吧?”

雪兔子气到鼓起来,跳回保温袋里睡觉了。

林彦俊无奈地笑着摇摇头,继续写自己的作业,只是眉头始终微微皱起,神色间也多了一丝忧虑。

接下来一段日子里雪兔子几次尝试想要证明自己真的是人变的,可是最终都被林彦俊以各种方式鉴定为假,气得要跳出去晒太阳化掉以证清白,被林彦俊关上门窗镇压。

“你到底为森莫不肯相信嘛!”雪兔子气得跳脚。

林彦俊揉揉眉心,耐性几乎已经达到极限:“不四我不相信你,四你自己嗦的话前后矛盾啊,我已经一条一条指出来很多次了吧,仄莫玄幻的四情我怎莫可嫩轻易相信呢。”

“可四你都接受一只雪兔子会动会嗦话的事情惹,为什么不能接sòu仄资雪兔子其实是人变的呢!”雪兔子觉得很委屈,觉得这么多天的相处都白费了,林彦俊居然一点也不相信它。

这句话实在无法反驳,林彦俊沉默了许久,也只能说:“反正我是不会相信的。”

“彦俊……”雪兔子委屈得都快哭了,却被林彦俊毫不客气地打断:“够惹!这件四情我不想再嗦了!”

雪兔子被他严厉的语气吓了一跳,没有再说话,林彦俊虽然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但是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妥协,不然还会没完没了地纠缠下去,只能拿起书包说了句:“我去学校了。”就转身离开。

雪兔子看着关上的门久久没有动弹。

一下午的课林彦俊都心不在焉,眉心始终紧紧皱起,身边的气压更加低沉,坐在他附近的同学上课都不敢讲话了。

林彦俊感到万分后悔,雪兔子呆呆地站在桌子上的样子不时在他眼前闪现,相处近一个月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兔子那么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并不想让它难过的,更何况只是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

晚上回家的路上顺便去买了一瓶草莓牛奶,因为雪兔子也可以吃饮料冻成的冰块,它很喜欢草莓牛奶,林彦俊希望把这个当做赔礼。

一进门,就看到雪兔子慌慌张张藏起了什么东西,林彦俊只以为它是被自己吓到了,连在桌上玩都怕自己生气,更觉得内疚,轻轻走过去安抚地笑着说:“对不起啦,我不应该凶你的,最近学习压力很大,我脾气有点不好,你不要放在心桑。”

雪兔子乖乖趴在桌上:“没四啦,我不会森你气的啦。”

林彦俊嘴角的弧度更大,拿出草莓牛奶讨好它:“我买了草莓牛奶,给你冻起来好不好,明天给你次。”

“好啊!”雪兔子看起来很开心。

林彦俊笑着转身准备去冰箱里拿冰格,脚下却不小心踢到垃圾桶,他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垃圾桶里扔了几张卫生纸。

早上出门的时候应该换过垃圾袋的吧……林彦俊奇怪地想着。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林彦俊停下脚步,笑容也彻底消失,他看向桌子上的雪兔子,雪兔子也正仰头看着他。

他大步走回桌边,向着刚才雪兔子藏东西的地方伸出手。

“等等彦俊……”雪兔子急忙想要阻止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林彦俊看着手上的东西,是一张半干的卫生纸。

他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又看向雪兔子,它从自己回来开始就趴在那个地方再也没动过……

林彦俊伸手去把桌上的雪兔子抱起来,雪兔子知道自己瞒不住了,也丝毫不做抵抗。

桌子上,留着一滩浅浅的水迹,林彦俊把雪兔子换到另一只手上,搓了搓自己的手指,指尖上有湿润的感觉。

“彦俊……”雪兔子担忧地声音唤回了林彦俊的意识,他看向雪兔子,对方也在看着他,“春天了……”

虽然雪兔子说的话没头没尾,但是林彦俊瞬间就听懂了。

春天了,雪要化了。

——————————————————————

3800+

评论(19)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