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出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信农】斯德哥尔摩(解码游戏番外)

说了好久的滴滴

黑化信X驯服农
有些东西没有详细写出来,这只是截取的一段

正文:【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算了,私聊吧
看完要评论

谁能告诉我怎么发链接不会被封被吞,我明明看到有人发了的……

…………………………………………

解释一下,先看文再看解释

信把农强行留下之后为了让他死心塌地跟着自己,不断的把他丢进恐怖游戏,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只能依赖自己,害怕的时候就让他抱紧自己。
于是农就觉得只有信能保护自己,会心甘情愿跟着他,一害怕就求抱抱,也不抗拒“滴滴”。
但是他知道自己会变成这样都是信造成的,他想逃,又不敢逃,就强行把这个概念删除了,所以他不知道是什么在追着自己,也所以最后才会说“怎么敢不爱”。
因为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游戏,尤其是人格,本来的设定是让农农选择被人格lj还是信,是强x,但是舍不得,所以还是和谐一点吧……
我现在好喜欢暗黑系……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22(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彦俊,你还不睡吗?”陈立农问。

陈立农已经收拾了餐桌碗筷,给农农和阿俊洗过澡,自己也洗漱完毕,把脏衣服丢进洗衣机清洗,躺在床上准备哄着两个精力十足的小朋友睡觉了。 

林彦俊坐在书桌前翻着书本查资料,从吃完晚饭到现在就没停过,好不容易有陈立农帮他看着农农,他终于有时间可以充实一下自己的知识库,匆忙回了下头回答:“马上,看完这章我就去洗。” 

陈立农十分确定自己的脸在他眼里都没有完全成像,虽然知道他也是为了工作,但多少还是有点失落。 

有种丧偶式育儿的感jio…… 

不过陈立农很快收拾好心情,安抚在床上翻来滚去的农农和阿俊,柔声问:“我们来看画册好不好?” 

农农立刻跑过来扑到他身上,阿俊更是一个跪滑到他身边坐好,期待地看着他,陈立农好笑地摸摸他们的头,说:“我去拿。” 

陈立农起身下床去书柜那挑选今天给他们讲的画册,农农注意到离床并不远的,两耳不闻身后事的林彦俊,于是四肢并用爬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背。 

林彦俊终于不得不回头,见是农农在自己身后,便轻轻推了推他,把他推回到床里面,说:“你等一下,麻麻马上就回来了。” 

自从陈立农上次说他是麻麻之后,两个人在对小孩提到对方时都称对方是麻麻。另外,林彦俊叫陈立农“立农”,陈立农叫林彦俊“彦俊”;农农管林彦俊叫“阿巨”,管阿俊叫“哥哥”;阿俊叫陈立农“农农”,叫农农……他一般都是自己跑过去。 

林彦俊后来才知道,原来当初农农说的“山睡”的哥哥不是他,而是阿俊,也就是说两个小孩互相都知道对方的存在,所以在喷泉里见到对方的时候才会那么激动跑到一起互相拥抱。 

农农没有听林彦俊的,再次爬到床边拍打林彦俊的后背:“阿巨!nái!” 

陈立农听到声音拿着画册转回来,抱起农农坐到床头:“农农乖,不要打扰阿巨,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农农不乐意地挣扎:“阿巨——阿巨——” 

林彦俊回头一看,陈立农抱着农农为难地皱起眉,一大一小两双一样的下垂眼都期待地看着自己,顿时失笑。 

他没有告诉陈立农大的小的之间情绪的关联性,陈立农本来就很要强,不好意思直白的提出要求,真要知道了搞不好修炼得心如止水,他就更没办法反省自己的迟钝了。 

“好吧好吧。”林彦俊妥协到,“我去洗个澡再过来。” 

林彦俊放下书,起身拿着衣服去了浴室,陈立农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农农,农农眯起眼睛“嘻嘻”一笑。陈立农也被他逗笑,亲了亲他的额头,旁边的阿俊连忙钻进他怀里把脸凑过来,于是陈立农也在阿俊脸上亲了一下。 

林彦俊难得的二十分钟洗完回到卧室,陈立农已经在给两个小朋友讲故事,农农和阿俊一左一右靠在他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画册,乖巧得很。 

他便拿上自己的书,也坐到床头斜向陈立农那边,陈立农看了他一下,把书交给阿俊,抱起另一边的农农放在两人中间揽着,靠在林彦俊身上继续给他们讲故事。 

“从此,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陈立农顺口说着故事的结局,阿俊跟着将画册翻到下一页,看到纸上画着王子和公主接吻的画面突然伸手捂住了农农的眼睛。农农立刻摇着头把他的手拱开,但阿俊已经把画册合上,看到一切的陈立农笑得差点从林彦俊身上滑下去。 

林彦俊连忙扶住他,问:“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生活有这么好笑吗?” 

“哈哈哈……”陈立农大笑着,把刚才的一幕告诉林彦俊。 

林彦俊挑眉问阿俊:“你从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陈立农开玩笑说:“儿子随母,都是跟你学的。” 

林彦俊威胁地盯住陈立农:“你是不是又想挨打?屁股不痛了是吧!” 

陈立农脸上一热,故意学着他皱眉以掩饰自己的羞涩,但因为过于用力,嘴巴也跟着瘪起来。 

林彦俊低头凑过去亲他,陈立农顺从地闭上眼等待双唇相触。 

等等……这个触感不太对啊…… 

陈立农疑惑地睁开眼,发现自己鼻子前竖着几根肉乎乎的小手指,顺着手臂看下去,原来是阿俊仰头把手挡在了他们中间,皱着眉相当不赞同地看着两人。 

林彦俊退开稍许看了眼瞪着自己的阿俊,直接伸手按住他整张脸把他推开,让他的小短手无法再打扰自己,不顾他的挣扎扑腾,另一只手挑起陈立农的下巴再次吻上去。 

陈立农笑得直打颤,抬手捂住农农的眼睛。  


——————————————————


END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21(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陈立农竟然跟林彦俊和好了。

这事双方的朋友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毕竟他们都知道两人曾经恩爱有加,这么爱都分手了,肯定不是小事,要和好也就更不太可能。

不过看到农农和阿俊之后大家就不那么觉得不可思议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谁舍得让他们生活在单亲家庭!

所以两个男人到底是怎么生出孩子的……

农农和阿俊都很可爱,也很乖,除了阿俊偶尔会故意跟林彦俊做对,这种时候陈立农就会把他按住轻轻拍打他的小屁股。

第一次看到陈立农打阿俊屁股的时候林彦俊老脸一热,感觉像是自己被打了一样羞耻,不仅当时咬牙切齿说着“你居然敢打我!”把陈立农按在床上打回来,晚上也持续着清脆响亮的“啪啪”声。

第二天陈立农迷迷糊糊睡到十一点的时候,听到客厅里传来阿俊愤怒地叫喊:“你不准欺负农农!不准打农农!”

阿俊和农农在房间里睡觉,两人就在客厅里办的事,满以为两个小孩已经睡着没什么关系,谁知道阿俊晚上居然醒了一会儿。

白天就看到林彦俊打陈立农屁股,晚上又隔着一堵墙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和陈立农压抑“痛苦”的呻吟,还以为林彦俊又打他了,早就等着要给他讨回公道,只是小孩子欠觉,后来又睡过去,直到这会儿才想起来要给陈立农报仇的事。

林彦俊昨晚上还真的打了陈立农,到现在他屁股上又痛又麻的感觉似乎还没有消退,听到阿俊这样说,简直耻度Max+++.

陈立农又好笑又暖心,裹在被子里忍笑忍得浑身颤抖,震到酸痛的腰臀,顿时又呻吟一声,哭笑不得地伸手去揉。

不过这样两个可爱的孩子谁会不喜欢,连林彦俊那一群钢铁直男朋友都被萌得冒泡泡,每次聚会最大的乐趣就是逗弄两个小宝贝。

“喂?”陈立农接了个电话。

“你怎么又忘记带钥匙?你什么时候才能记得,是不是要拿个项圈给你拴在脖子上才行?……你不能先出去转一转吗?去看个电影打打游戏,或者开个钟点房睡一觉……好吧好吧,幸好我还没把钥匙还给房东,不过我回去至少得半个小时,你先找个地方待会儿吧。”

见陈立农挂掉电话,林彦俊立刻问道:“那白痴又忘记带钥匙?”

“是啊……”陈立农无奈地说,“都不知道多少次了。”

林彦俊皱起眉:“那你现在要回去给他送钥匙?”

陈立农回答:“嗯,我去给他开了门就回来,你们先玩,我应该还能赶得及回来吃晚饭。”

陈立农刚站起身,却被林彦俊拉住:“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我跟你一起过去,让他在外面多关些时候,不然不长记性。”

陈立农说:“他出门的时候就带了点零钱买饭,连手机都没带,这还是找别人借了手机给我打的电话。”

林彦俊脸都黑了:“他连你的电话都背下来了。”

陈立农解释到:“这是学校统一办的卡,我们两个的号码就差一位数,记下来也很正常,班上大部分同学都能记住相熟的人的电话。”

所以你也记得他的号码……林彦俊的脸更黑了。

眼见着醋坛子要翻,陈立农无奈地叹口气,凑过去在他唇上轻啄一下,林彦俊顿时惊愕地僵住,桌子对面的钢铁直男们“卧槽”一声互相握住手无声地尖叫。

“你不要想太多好不好,”陈立农狡黠地笑着说,“我们孩子都有ne。”

林彦俊愣愣地看着他,仿佛不认识他了一般,没有接话。

陈立农自己突然害羞起来,亲了亲怀里的阿俊,又亲了亲林彦俊抱着的农农,把阿俊放在自己坐的椅子上轻声对他们说:“我要离开一下,很快就回来,你们先跟麻麻在这里玩哦。”

然后又对林彦俊的几个朋友说:“不好意思,我很快就回来,麻烦你们帮忙照看一下孩子。”

“好的好的。”几个人满口答应。

目送陈立农离开,朋友们转回来调侃林彦俊:“yoooooo~大庭广众秀恩爱哟~~~”

他们本以为林彦俊会不爽地怼回来“闭嘴啦!不服气自己也去找一个啊!”,谁知他却突然脸色发红,掩饰性地用手捂住口鼻看向窗外。

朋友们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起哄:“卧槽!林彦俊脸红了!”“他一定是被外星人掉包了!”“完了完了,醋霸竟然被一个吻就哄好了,林彦俊你死定咯~~~”“以后要被吃得死死的!”

原本还只是不好意思的林彦俊被他们说得恼羞成怒,抓起薯条丢他们,同时暗自腹诽道:以后真是要被吃得死死的,但是麻麻什么的……果然儿童房的事情要尽早提上议程了。

阿俊和农农莫名其妙地看着突然热闹起来的大人们,满头雾水,对视一眼,噘起嘴巴亲了一下。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20(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陈立农给两个小豆丁拉了拉被子,俯身亲吻他们的脸颊,穿上拖鞋出门去找悄然失踪的某人。

腰腿还有些酸软,不过不影响行动,想起刚才激烈的性爱,陈立农忍不住红了脸,却也不由得勾起嘴角。

两个多月没有承欢,他已经不能轻易接受入侵,可林彦俊急于确认失而复得的爱情,难免动作就粗暴了些,虽然没有伤到陈立农,但也让他一时难以站立行走,只能穿好衣服后乖乖被抱到床上,并很快陷入睡眠。

林彦俊正在厨房里给三个宝贝准备晚餐。

虽然白天在街上狂奔追人贩子,后来又在浴室大“干”一场,不过他刚交了稿,最近都比较清闲,加上要陪着农农早早睡觉,所以他这几天都睡得很多很够精神十足,只寐了一两个小时就醒了。

床里面,农农和阿俊抱在一起睡得香甜,床外面,陈立农被他抱在怀里也睡得很沉。之前听阿俊喊说“论文写完了”,看来他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忙论文的事,林彦俊知道写论文有多麻烦多辛苦,他最近肯定没有睡好,又被自己好一通折腾,估计累得不轻。

亲了亲他红润的嘴唇,林彦俊轻手轻脚爬下床,去了厨房。

原本林彦俊的手艺很差,但那只是因为他懒得学而已,最近被农农逼着天天下厨,手艺进步相当快,现在基本上对照菜谱跟着做,一些家常菜都能做得出来。

考虑到陈立农的身体不适,林彦俊去楼下打包了一份不要味精少放盐的鸡汤——家里没有智能高压锅,用铁锅他又掌握不好火候,只能买现成的,上来以后把鸡肉捞出来放凉,撕成一点一点的肉条,然后跟清洗过的大米一起煮成软糯的鸡汤粥,撒上切碎的葱花,香气扑鼻而且颜值极高。

蒜泥蒸茄子,秋葵虾仁胡萝卜丁蒸鸡蛋,都是柔软清淡的菜,虽然茄子里的醋放得多了点,蒸蛋里的水又放得少了点。

但陈立农已经非常受宠若惊了。

帮着把饭菜端上餐桌,陈立农半是意外半是故意地调侃道:“真没想到,你这尊贵的大作家竟然愿意下厨。”

林彦俊看了他一眼,陈立农本以为他会极为不爽地反驳“少在这阴阳怪气的,给你做你就该知足了。”没想到他却轻声说:“对不起。”

陈立农愣愣地看着他,半天没反应过来,林彦俊更加温柔地搂住他,说:“以后我经常给你做,我们轮流,或者分工,好吗?”

陈立农顿时红了眼眶,哭笑不得地低下头,林彦俊勾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轻轻吻了上去,陈立农也抬手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回应。

“嗯——!!!”房里传来农农不甚乐意的鼻音,两人赶紧分开,相视而笑一起往房里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却看见阿俊抱着农农把他脸颊上的软肉吸进嘴里拉得老长,农农被打扰了睡眠,脸又被扯得生疼,眼睛都还没睁开,不乐意地哼哼唧唧。

两人顿时笑出声。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19(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洗完澡后把农农和阿俊抱进房间,林彦俊说自己洗澡要洗很久,让陈立农先去洗,陈立农为难地说:“我没带换的衣服,还是回去洗吧。”

林彦俊义不容辞地表示:“穿我的。你也别感冒了,你感冒了难哄得很……”

这句话一出,空气再次陷入沉默,林彦俊想开口解释,但解释什么似乎都不太合适,只能逃避似的看着床上滚成一团的农农和阿俊。

身后传来陈立农尴尬的声音:“那我去了。”

林彦俊心里懊恼和悔恨交替出现,这时候阿俊突然冲过来对着林彦俊拳打脚踢,嘴里嚷嚷着:“白痴!你这个白痴!打死你!”

林彦俊莫名其妙,抓住阿俊的手把他推远:“干嘛!别以为你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他猛然停住,意识到有什么奇妙的事情正在发生。

他刚刚心里想着:林彦俊你这个白痴!你到底在怂什么啊!告诉他你还喜欢他啊!为什么说不出口!真想揍你一顿!

接着阿俊就冲了上来,还喊着“打死你!你这个白痴!”这种话,这不是……这不是跟他刚刚心里的念头一样吗???说起来,这小鬼明明是一直跟着陈立农住在他的租房,却说这里才是家,还硬要让陈立农留下……

难道说,这小鬼不仅跟他长得一样,连心里想的事情也一样吗?

林彦俊简直不敢相信。

可是,可是农农也跟陈立农一样,想吃他做的东西,想让他多陪陪自己,甚至……甚至刚刚在车上农农明明跟阿俊玩得那么好,却突然要了三明治,然后首先给陈立农吃,是不是因为陈立农想吃他做的东西的想法从来没有消失。

而且在陈立农吃下三明治不久后,农农就莫名其妙地哭了,是……是陈立农在哭吗……

他在心里悄悄地哭泣吗?

林彦俊心脏揪疼,阿俊也立刻跟着皱起眉红了眼眶,转身跑回去再次抱住睡眼惺忪的农农一起倒在床上,怜惜地摸摸他的头,亲亲他软乎的小脸蛋。

林彦俊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既然农农想的就是陈立农所想的,既然陈立农还想吃自己做的东西,既然陈立农因为一个简陋的三明治就流泪,那是不是表示……

“林彦俊!”陈立农在浴室那边喊,“那个……我忘记拿衣服……”

转头看了看浴室的方向,林彦俊终于下定决心,回他:“你先洗,等下我帮你拿!”

农农已经睡着了,阿俊也睁不开眼,抱着农农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他的背。林彦俊把两个小东西抱到床铺最里面,把被子给他们盖好,然后轻轻从床头柜里拿出那个许久没用的小瓶子,又拿上两套干净衣服,出卧室关上房门往浴室去。

径直推开门进去,陈立农刚冲干净头发上的泡沫,听到声音惊慌地抹了把脸睁开眼睛看向他,眼里湿漉漉的闪着光,满脸的讶异和不知所措,都不知道是该用手挡住隐私部位还是直接拿浴巾挡住全身还是装作若无其事什么都不要做。

但他没能迟疑多久,林彦俊关上门把干净衣服放在架子上,又把一个小瓶子放在洗手池那,陈立农一眼就认出这是他们之前还没用完的那瓶——

润滑液。

他顿时心脏狂跳,也不知是害怕紧张还是期待,总之林彦俊甩掉脚上的拖鞋连衣服都没脱,直接跨进浴缸穿过水幕把他按在墙上,然后狠狠地亲上去。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18(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在围观群众的帮助下将两个人贩子扭送公安局,做了笔录之后,陈立农和林彦俊顶着一路异样的眼神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去XX大学。”

“去XXX小区。”

两人异口同声地报出对方的地址,又同时愣住对视一眼,然后很快移开视线。

陈立农说:“先去你家吧,我现在……不太方便回去。”

“哦。”林彦俊应了一声,又对司机说:“XXX小区。”

司机从后视镜中频频窥探,两个大人各自看着窗外沉默不语,俩小孩倒是又亲又抱玩得开心。

农农突然扑到陈立农身上好奇地看着他,陈立农低下头对他笑笑,摸了摸他的头。农农不好意思地歪了歪脑袋,转身又扑到林彦俊那边去抓他的背包,口齿不清地说着:“阿巨山翅!山翅!”

山翅是个什么东西?陈立农疑惑地偷眼看过去,只见林彦俊从包里拿出一个便当盒,打开盖子,里面是切得小小的三明治,农农伸手去抓,却被他躲开,认真地对着农农说:“三,明,治。”

农农开心地跟着说:“撒米翅!”

“是三,明,治。”

“三米翅!”

“……”林彦俊无奈地叹口气,把盒子递给他。

陈立农抿紧嘴忍住笑,看着农农伸出小手从最中间轻轻地抓出一个,小心翼翼地换到另一只手上,却递给陈立农,说:“你次!”

陈立农直接愣住,嘴角的笑容还没下去,变成一个怪异的表情。他看了林彦俊一眼,林彦俊正好也看向他,显然也很意外,不过视线相触的瞬间两人迅速各自移开。

农农以为陈立农没有听到,干脆爬到他旁边举着手把三明治喂到他嘴边,推荐似的说:“阿巨三米翅!”

陈立农盛情难却,见林彦俊没有反对,便笑着接过,说:“谢谢。”

农农高兴得笑没了眼,在衣服上擦擦小手上的油。

陈立农向阿俊摇了摇三明治问:“吃吗?”

林彦俊撇过来一眼,又从盒子里拿出一小块三明治递到阿俊面前,状似不经意地看着窗外说:“你自己吃吧,这里还有。”

陈立农眼神顺着那只手臂往上飘,却又始终不肯飘到肩部以上,见阿俊已经接过了林彦俊手上的三明治,便又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咬了一口手上的三明治。

三明治已经冷了,外面的吐司没有烤过,里面夹的煎鸡蛋厚薄不均,番茄很酸,生菜也被烫得软趴趴的毫无口感可言。

但这是陈立农第一次吃到林彦俊亲手做的东西。

他忍不住鼻子发酸,拼命深呼吸眨着眼睛才好不容易把泪意忍住,旁边的农农却突然哭了起来。

“哇啊——”农农哭得可伤心了,林彦俊连忙把三明治收起来抱起小豆丁,柔声哄慰:“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农农小手抹着眼泪哭着说:“呜~~阿巨坏……”

林彦俊要委屈死了:“我怎么又坏了?”

农农挥着小手拍打林彦俊,坚决地说:“坏!坏!”

这边农农还没哄好,阿俊又突然站起来愤怒地高喊着扑过去要打林彦俊。还好在半空被陈立农一把抱住,搂进怀里亲吻他的额头,安抚不知为何暴走的小孩,同时告诉他:“不可以随便打人。”

神奇的是,随着陈立农对阿俊的安抚,农农也逐渐平静下来,依恋地抓着林彦俊的衣襟靠在他怀里。林彦俊松了口气,看向旁边紧紧搂着陈立农脖子的阿俊,眼里闪过一丝羡慕。

到了林彦俊家,陈立农本想带着阿俊再绕回到市中心,可阿俊拉着陈立农非得跟着一起下车:“论文写完了!可以回家了!”

陈立农为难着不知该怎么跟阿俊解释他已经不属于这个家了,林彦俊却紧张忐忑又强自镇定地向他提议到:“上去给他洗个澡换身干衣服吧,这么小的小孩别感冒了。”

陈立农抬头看了林彦俊一眼,终于顺从地钻出出租车,抱起阿俊跟着他上楼。

把两个小朋友都扒光抱进浴室,两个小朋友难得有伴一起玩,在浴缸里打起水仗,水花溅得到处都是,弄湿了挂在旁边的浴巾,也弄湿了林彦俊拿来给他们换的衣服。

“哎哎哎!你们两个!”林彦俊假装严肃地制止他们,陈立农在外面听到声音过来查看情况:“怎么了?”

农农乖乖地坐好在浴缸里,无辜地看着林彦俊,阿俊看到自己的靠山来了,嚣张地故意往林彦俊身上泼水,林彦俊挑眉深吸口气忍下了,陈立农皱着说:“阿俊!不可以。”

阿俊瘪了瘪嘴,转身抱住农农,农农伸出小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亲了亲他的嘴。

两个大人浑身僵硬,林彦俊刚要回头看看陈立农是什么反应,却听见他匆忙离开的脚步声。

看着浴缸里亲亲密密的两个小肉球,林彦俊惆怅极了。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17(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你……”两人沉默着对视许久,林彦俊深吸一口气终于打算开口。

结果一个字还没说完,水幕中走出两个大人向着农农和阿俊弯腰靠近,走到近前才发现原来旁边还有两个大人,跟懵逼的两位家长对视一眼后,一人一个抱起农农和阿俊就跑。

陈立农和林彦俊立刻追出去,两人没有任何商量,却默契地分了目标:抱着农农的是个女人,体力和速度都比较差,林彦俊迅速追上抢回孩子之后再转过来帮陈立农;抱走阿俊的是个男的,所以让跑得更快的陈立农跟过去,就算一时半会追不上,至少不至于跟丢了。

不过陈立农实在太快,刚出公园不久就已经追上了那个男的,猛扑上去将人摔倒在地,为了不伤到阿俊,还特意转了半圈让那人摔在自己身上。

陈立农迅速爬起来抱住阿俊,可那人死不松手,阿俊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看清情况后眉头一皱,连续几脚蹦跶着踩在那人脸上。

“啊!”那人惨叫一声松了手,孩子的力气再小也架不住往脸上跺,陈立农赶紧把阿俊抱在怀里往后退。那人还不死心,扑过来抱住陈立农的腿大喊着:“抢孩子啊!有人抢孩子啦——快来人啊!有人抢孩子!”

陈立农紧紧地抱着阿俊,抖着腿想要把这人甩开,可他不能踢人也不方便太用力,硬是被缠住不得脱身。

周围的行人围上来,对着混乱的两大一小指指点点议论着。

有人问:“你说人家抢你孩子,那孩子怎么不哭呢?怎么还抱人家抱得那么紧?”

人贩子眼珠子一转,已经想到对策:“我一个穷苦人家长年在外打工,平时都是我媳妇在带孩子,好不容易休息带着孩子出来玩,咱也不会陪孩子玩,这小伙子突然跟孩子玩到一起,咱本来还把他当好人,谁知道他突然抱着孩子就跑,咱好不容易才追上啊!孩子还这么小,只怕当是在玩游戏呢!”

这个说法很合理,尤其这人被阿俊踩在鼻子上,这会一把鼻涕一把泪,身上还沾着许多灰尘,看起来很是可怜。

人贩子见围观人群逐渐把怀疑的目光转向陈立农,心下窃喜,趁热打铁又说到:“你们看他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呢!而且孩子跟他长得也一点都不像啊!”

这句话就比较致命了,确实,阿俊脸上虽然还带着孩子特有的圆润弧度,但棱角分明的五官已经初见雏形,和陈立农柔和无辜的眉眼毫无相似之处,甚至可以说完全是两个极端,说他们是兄弟似乎都不太可信。

陈立农刚安抚好受到惊吓用力揪着自己衣领的阿俊,就发现形势已经对自己不利,刚准备开口解释,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农农!”

陈立农回头看去,林彦俊正抱着农农跑过来,见陈立农被人贩子抱住腿,立刻眉头就皱起来,厉声斥责:“拿开你的脏手!”

人群陷入沉寂,就连人贩子都惊愕地慢慢放开了手。

阿俊和陈立农长得不像,但跟林彦俊可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锐利的五官,连紧紧蹙起的眉心都如出一辙;而林彦俊手上抱着的农农,也跟陈立农长得一模一样,眼眶还泛着红,委屈地瘪着小嘴伸出小手和阿俊握在一起。

谁再说他们不是一家那真是睁眼说瞎话。

不过……什么时候两个男人也能生孩子了……

————————————————

真是不能理解那些管自己崽叫“骚货”“贱货”“淫荡的婊子”的,这不是什么好词啊喂!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16(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陈立农带着阿俊先一步离开了KTV,第二天早上也因为不想面对黄明昊而早早的带着阿俊出门。

他倒也不至于跟黄明昊范丞丞老死不相往来,只是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相处才好,毕竟如果他们喜欢自己的话,自己跟他们亲近可能会引起他们误会,可是太过疏远又会让大家都尴尬。

能搬出去当然是最好的,而且临近毕业,其他学校的答辩也就在这一个月左右,退房的人肯定很多,要找新房子不会太难。可是陈立农都没开始工作,暂时还负担不起一个人租房的费用,更何况现在还多养了一个阿俊,他也不能回家去。

要不去林彦俊那看看?也许阿俊并不是他变小了呢,至少把阿俊放在他那应该没关系吧……

陈立农还没拿定主意,只好先带着阿俊到市中心去转悠。

阿俊看起来很开心,这还是他第一次跟陈立农单独出来漫无目的地闲逛,走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要陈立农抱,反而在路边的花坛里折了一朵鲜花举得高高的送给陈立农,陈立农笑着接过顺便把他抱起。

去甜品店里吃了一个冰淇淋蛋糕,阿俊把巧克力酱吃到脸上,陈立农好笑地指指自己的脸提醒他,谁知阿俊却会错意,噘着嘴在陈立农脸上亲了一下,退开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发现自己脸上沾了东西,小洁癖精连忙挥着爪子不断擦拭。

陈立农已经笑趴在桌子上。

吃完蛋糕,陈立农带着阿俊去了附近的公园,令人意外的是,公园里竟然没什么人,尤其是以往吵得人头大的小孩们,几乎都不见了踪影。

大概因为不是周末吧……这样想着,陈立农还是带着阿俊进去了。

在小湖上划了会船,阿俊坚持不肯让陈立农独自卖力,要走了一个船桨,在水里有模有样地划拉,只可惜他实在力气太小,基本是做了无用功。

但陈立农很承他的情,每划一下就停下来,让阿俊慢慢将船又调整回原本的方向,虽然半天前进不了一米,不过本来玩就是为了开心,只要阿俊开心就行,况且看着阿俊吭哧吭哧的样子他也挺开心的。

下船之后两人慢慢走到喷泉广场,阿俊被晶莹剔透的喷泉吸引了注意力,拉着陈立农走上前去触摸水柱。

陈立农沾着水,抹去脸上脖子上的汗,阿俊看他这样也学着像小猫洗脸一样在脸上糊弄,陈立农笑看着他,觉得他不发脾气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旁边乘凉的大妈突然对陈立农说:“小伙子,你看好你弟弟哦,最近这一块好多人抢孩子的,特别是这个喷泉里面,你弟弟这么可爱,别被人家抱走了。”

陈立农第一次听说还有这回事,惊诧过后笑着向大妈道谢:“我知道了,谢谢阿姨。”

然后他转回身蹲下来对阿俊说:“阿俊,你听到了吗?不可以离我太远哦,要不然就被人家……诶!你去哪里!”

陈立农话还没说完,阿俊已经跑进了喷泉里。

大妈着急地喊着:“哎呀!小伙子你快去追啊!别让人抱走了!”

陈立农立刻拔腿跟了进去。

喷泉的水让陈立农睁不开眼,视线受阻,他只能一边追一边大声呼喊:“阿俊!阿俊——你慢点跑!你要去哪里啦!”

好在喷泉范围不算太大,他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他和另一个更小的小孩拥抱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在干嘛。

陈立农松了口气,生气地喊到:“阿俊!你这家伙……”

正说着,他猛然察觉对面有人,便抬头看去,却见到一个熟悉的人神色复杂地站在离自己只有五步之遥的不远处,立刻呆立当场没了声音。

——————————————————————

终于可以合并了……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15(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跟刚走出门的陈立农对视一眼后,小洁就直接沮丧地放弃:“看来你已经做好了拒绝的准备,那我也没有什么说的必要了。”

陈立农歉意地笑了笑,说:“对不起。”

“哎,算了……”小洁假装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却转向一边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声音里也带着少许的哽咽,“所以呢?你是打算接受黄明昊?还是范丞丞?”

陈立农愣住,问:“我为什么要接受他们?”

小洁略显不满地说:“你既不接受他们也不接受我,该不会还想着那个林彦俊吧?他又凶又爱吃醋,还总惹你生气,你到底怎么就放不下他!”

陈立农脑子里转了几道弯,才反应过来她话里的含义:“你怎么知道范丞丞和黄明昊喜欢我?”

“谁不知道!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表现得那么明显……”小洁义愤填膺地转过身来,却在看到陈立农的表情的瞬间熄了气焰,“你……你不知道啊……”

陈立农满脸震惊呆滞,显然也不像是知道的样子。

原来范丞丞和黄明昊真的喜欢自己……而且表现得这么明显……虽然所有人都知道的说法肯定是夸张了,但至少说明……说明林彦俊吃醋、要求自己和他们保持距离,并不是他小心眼或是想太多,而是自己蠢到没发现……

两人一时陷入沉默,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正在这时,旁边的包房门被人急匆匆打开,一个同学探出头来慌张地喊:“陈立农!”

陈立农刚转过头,一句“什么事”还没问出口,就听到包房里传来阿俊歇斯底里地尖叫,立刻推开门冲了进去。

阿俊在沙发上蹦跶,之前说帮忙照顾阿俊的女生从后面用力抱着他,也拦不住他挣扎着用小短腿去踢范丞丞,一边踢嘴里还一边喊着:“我的!我的!我的——!”

叫声一声比一声尖锐,阿俊小脸涨红,细嫩的脖子上连青筋都根根暴起,足以见得他用了多少力气,陈立农赶紧上前将他抱在怀里,一只手轻轻抚摸他的头,另一只手安抚地拍打他小小的后背。

范丞丞在一旁尴尬地解释:“我只是想跟他开个玩笑,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

阿俊只有对他的事才会反应大。

刚从小洁那听说范丞丞喜欢自己,再加上阿俊喊的话,陈立农立刻猜到范丞丞开的玩笑是什么。

想到之前自己少根筋跟范丞丞黄明昊哥俩好,有时候他们故意说些“么么哒”“爱你哟”之类暧昧的话,自己以为他们真的只是不拘小节,为了让林彦俊吃醋甚至还去配合他们。那时候林彦俊不知道多么伤心愤怒,才会导致现在阿俊如此敏感,他已经心疼内疚得不行,结果范丞丞又把阿俊气成这样。

虽然他应该真的只是想开个玩笑,但绝对也有看阿俊长得像林彦俊故意气他的成分。

陈立农抱起阿俊转身出了包间,连看都没有看范丞丞一眼,进到隔壁没有人的空房间,低头疼惜地亲吻阿俊的脸颊、额角,柔声安慰他:“没事了……没事了……”

阿俊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这个从来倔强地忍住眼泪的小孩又咳又哭,哑着嗓子抽得说不出话来:“你、是……我、我的……咳咳!呜~~我的~~”

陈立农将他抱得更紧,继续轻抚着他的头发,在他耳边说:“我是你的,是你的。”

“呜~~我、我的~~”

“对……我是你的……”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14(可可爱爱HE)

【超级制霸】假如他们有孩子链接合辑(可可爱爱HE)

 

—————————————————————

终于答辩完毕,陈立农他们班的同学们决定提前举行毕业聚餐,毕竟他们天南海北的都有,而且很多人都在实习,毕业证又不用同一时间拿,到时候人还能不能凑得齐真的很难说。

黄明昊和范丞丞当然也去了,而陈立农不可能把阿俊一个人丢在家里,要么不去,要去就必须把阿俊也带去,但原本就是为了人齐才提前进行的毕业聚餐怎么能少人呢,于是原本打算去酒吧嗨一晚的众人,最后只好改到KTV。

小跟屁虫阿俊被一群女生围着抱着爱不释手,他倒也知道这是喜欢他的表现,所以虽然小眉头皱得死紧,却还是忍着没有发脾气。

陈立农在一旁看着好笑,难得能够松口气把这小王八蛋扔给别人,趁着他失去平静又缠上来之前先抓紧时间唱了两首歌,然后到处去找人合照,顺便还偷喝了两杯啤酒。

阿俊都看在眼里,立刻钻出女生堆跑过去拉住陈立农的裤腿要抱,陈立农无奈地把他抱起来坐回沙发上,明白自己这一晚的快乐就算是结束了。

临近毕业,大家的心情都比较澎湃,除了好兄弟好姐妹之间哭着喊着合唱道别,也有男生女生鼓起勇气向心仪的对象告白,有偷偷说的,也有拿着话筒光明正大说的,甚至还有一对班对直接求婚,在众人的欢呼掌声中相拥。

陈立农跟着乱高兴,和其他人一起拍手喊着“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阿俊回头皱眉看着他灿烂的笑容,眼里却浮现出隐隐的不安。

陈立农没有注意,凑完热闹后嗓子喊累了,便把阿俊放在沙发上,起身从果盘里拿了两块西瓜,一块自己塞进嘴里,另一块递给阿俊。

阿俊没有接,直接就着他的手小口小口地咬。

陈立农再次试图把西瓜递给他,说:“自己拿着吃。”

“嗯——!”阿俊不满地用鼻音拒绝,抓住他的手继续咬。

陈立农哭笑不得:“干嘛啦,这样我很累诶。”

阿俊依旧我行我素,陈立农以为他是不想让西瓜的汁水流到手上,无奈地埋怨一声:“洁癖精……”只能由着他去。

突然,一个女生拿着切成兔子样的苹果块凑过来,对陈立农说:“农农,小洁有点事想跟你说,你跟她出去一下。”

陈立农顺着女生的示意看向门口,见那个叫小洁的女生看了他一眼便径直走出门去,显然是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刚刚才热闹过,这时候女生想说什么陈立农已心下了然,只是他更清楚,自己心里没有位置,不可能接受她,也不可能接受任何人,于是为难地说:“可是我弟弟还在这里,他不能看不见我,你知道的。”

女生搂住阿俊说:“没关系,我帮你看着他,就几分钟而已。再说了,就算要拒绝,你也应该当面拒绝她,不是吗?”

陈立农立刻被说服了,的确,倾听别人的告白,然后礼貌慎重地拒绝,才是对对方的尊重。

“那,阿俊。”陈立农柔声对阿俊说,“你先跟姐姐玩一下,我马上就回来,乖乖在这里等我哦。”

阿俊不乐意地低下头抠着沙发,没有说同意,但也没有拒绝,陈立农便知道他这是不甘不愿地默认了,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起身走出门去。

所有人都知道门外正在发生什么,一个个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还有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时发出低笑声。也许这些行为并不都是因为陈立农即将接受告白而产生,却依然给阿俊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推开身旁女生喂给他的苹果,跳下沙发企图追出去。

结果被突然出现的范丞丞给逮住。

把阿俊又抱回到沙发上,范丞丞假装凶狠地说:“干什么?你想跑哪去?农农不是说了让你在这里等他。”

阿俊皱眉瞪他,没有回答,试图绕过他跳下沙发,然而再次被范丞丞给拦住。

黄明昊也凑过来,帮着范丞丞调侃阿俊:“傻鹅,你小心点,他生气了会打人的。”

“打人?”范丞丞故作惊讶,“打人可不行啊,打人的小孩是坏孩子,要被警察叔叔抓起来的,到时候农农就不要你咯~~”

阿俊生气地推他:“你走开!”

范丞丞伸开双手不断围堵左冲右突的阿俊,还笑着说:“我不走,我不能让你去破坏农农的好事。”

其实他和黄明昊是最清楚的,陈立农心里还没有放下那个林彦俊,根本不可能接受小洁,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有闲心在这逗小孩玩。可是小孩不知道啊,尤其看着这小孩跟林彦俊长得极为相似,又黏陈立农黏得那么紧,跟他们俩的孩子似的,范丞丞就忍不住想欺负欺负他。

阿俊果然被激怒了,愤怒地大喊:“农农是我的!”

范丞丞反驳道:“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还说他是我的呢!”

阿俊更加大声,一字一顿地喊着:“农!农!是!我!的!”

范丞丞也提高音量:“是我的!”

阿俊顿时红了眼眶,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马上要哭出来,连范丞丞都慌乱的准备道歉哄慰时,他却扬起小手往范丞丞脸上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