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出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21(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

————————————————————————

莴苣姑娘(五)

“鬼哥!”

一声惊叫过后,陈立农也从窗口跳了出来,因为他是主动跳下来的,下降的速度比王琳凯要快多了,竟然在空中直接追上。

王琳凯抓住他的手,突然很想亲亲他。

其实王琳凯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

因为他喜欢陈立农,可是不敢表白,只能假装大哥大的样子照顾小弟,而他也知道其他人喜欢陈立农,虽然不一定就是那种喜欢,但是他害怕万一某天陈立农被人抢走。

所以才会做这种梦,梦到一次次被人抢走了也能抢回来,梦到陈立农只有对他最信任最依赖。

陈立农问他怕什么,他能怕什么呢,当然是怕陈立农不喜欢他,挑明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啊。

但是仔细想想,是陈立农主动要亲他诶,是农农主动要亲他诶!那他还怕个屌啊!!!

来啊!亲啊!无所畏惧了!!!

王琳凯手臂一收把陈立农拉到面前,陈立农先是一愣,然后笑了,闭上眼凑了过来,王琳凯也深吸一口气,活动活动舌头,闭上眼,彻底地做好了心理准备。

“轰!”

王琳凯后脑一阵剧痛,连带着肩背也跟着痛,他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声“卧槽!”,随后就是陈立农惊慌的声音:“鬼哥!”

炒你个麻辣鸡!就不能等他亲到了再落地吗!!!

陈立农一阵小跑,绕过王琳凯的床,赶紧把他从地上抱起来搬回床上,然后轻轻对着他后脑吹气按揉。老天野啊,他们的床可是有半米高,鬼哥竟然直接摔下去后脑着地,不会摔出什么问题吧?

王琳凯迅速掌握了情况。看来果然是死亡清醒法最有效,而且陈立农衣服都穿好了,显然是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最后那个完全体陈立农估计也只是梦而已,所以那个吻果然是进行不下去了吧。虽然陈立农给他摸头的小手手的确很让人享受,但他还是很不甘心啊!他真的很想任性一下。

于是他抱着头呻吟着在床上滚了两下,陈立农立刻紧张起来:“鬼哥!鬼哥你怎莫惹!四不四很痛!”

“啊——农农啊!”王琳凯痛苦地说,“鬼哥撞到头了!偶买噶,好晕,我估计是脑震荡了,完了完了我要死了……”

陈立农连忙扑上去:“不会的!鬼哥你不要乱嗦啦!快点呸呸呸!”

然而王琳凯嚷嚷得越发大声:“哎呀!不行啦!鬼哥脑袋撞坏啦!连医生都救不好的那种!要亲亲才能好起来!哎呀!要死啦!”

陈立农听着呆了一下,然后哭笑不得:“森莫鬼——啦!”

王琳凯不依不饶继续在床上滚:“我要死啦!要亲亲才能好起来!要农农的亲亲才能好!哎呀!救命啊!要……”

陈立农红着脸退开,满脸羞涩地笑:“仄样可以了吧……尊四的,鬼哥你怎莫仄么幼稚啊……”

门外,朱正廷和尤长靖正在担心地敲门问怎么了,陈立农起身开门给他们解释是王琳凯从床上掉下去摔到头,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王琳凯正在床边找鞋子,突然听到外面王子异温柔的声音:“小莴苣~原来你在这里啊。”顿时头发都要竖起来,一个箭步冲到门口,大喊道:“莴苣不在!莴苣没有!你死了这条心吧!”然后把陈立农拉回房里“哐!”一下摔上门。

其他人都已经从房里出来,各自对视之后莫名其妙地看向王子异,佛系养生boy站在厨房门口拿着两根翠绿的莴苣,一脸懵逼地与众人面面面面面面相觑,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不知所措。

朱正廷反应过来着急地敲着面前紧闭的房门,悲切地哭喊:“鬼啊!快出来咱们去看医生啊啊啊啊啊——!”

 

 

END

——————————————————————

完结了

评论!【超凶.jpg】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20(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


————————————————————————


莴苣姑娘(四)

陈立农很白,整个人都很白,除了头发和眼睛是黑色,就连他穿的衣服也都是偏浅淡的素色。

只有那张小嘴红得勾人。

王琳凯看着,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咕咚一声,倒把他自己给惊醒了。

他在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耳光:王琳凯你个禽兽!竟然对着未成年的小弟咽口水!

王琳凯赶紧把头扭开,后脖子上的筋一阵抽痛,打着哈哈说:“反正现在还没到生死关头嘛,而且他们没来叫我们就是还没到起床的时间,好不容易睡个懒觉,何必这么早把自己弄醒呢。”

陈立农看着他,勾起嘴角玩味地笑了:“鬼哥,你在怕森莫?”

就是啊,王琳凯,你到底在怕什么?

王琳凯也在心里问自己。

没等他细想,窗外传来王子异的声音:“农农啊农农,快把你的衣服丢下来,让你亲爱的父亲可以爬上去。”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哔——呢……

两人瞬间回神,王子异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来不及再商量,王琳凯小声对陈立农说:“你先把他拉上来,我从后面偷袭他,然后我们把他绑起来逃走,这样就不用干掉他了。”

陈立农认真地点头,把那一长串衣服又丢了下去。

王琳凯蹲在墙角,和陈立农正好面对面,这屋子里实在太空,连躲起来偷袭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寄望于王子异爬上来以后会被陈立农吸引视线而忽略掉他,所以陈立农也主动伸手去拉王子异。

王子异看到伸来的手先是一愣,然后笑了,握住这手爬了上来,还顺着陈立农的力道转而面向他,但他说的话却让另外两人都不寒而栗:“小莴苣,你要帮这个男人对付我吗?”

王琳凯心里悚然一惊,立刻扑了上去,却被固定在半空,怎么用力也动弹不了分毫。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忽略了一件事。

陈立农是被会飞的衣柜带过来的,那么王子异显然是有魔法的啊!

“我可是你的养父。”王子异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可是陈立农却露出了惊慌的神色,甚至还有一丝恐惧,显然王子异脸上的表情不会太好看。

他一步步逼近陈立农,陈立农也瑟缩着向后退,一直到贴在墙上,王子异一只手抚上他的脸,微微低头靠近,轻声说:“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所以让你没有把我说的话当真?”

什么话?当然是要哔——了陈立农的话。

陈立农寒毛直竖,这时候也顾不得对方是不是长了一张队友加前舍友的脸,条件反射一拳就挥了过去,王子异没想到他居然有勇气反抗自己,更没想到的是这小可爱居然这么战力爆表,一时疏忽让他捶在脸上,顿时就是一个踉跄,连王琳凯那边都松了禁锢。

王琳凯随手在地上抓了件衣服又扑了过去,两条腿盘在王子异身上卡住他的双臂,衣服勒进他嘴里,毕竟传统魔法师施法不是念咒就是有手势,王琳凯只能先把这两个地方封住。

结果王子异居然两者都不是,王琳凯只感觉一阵波动袭来,然后自己就从窗户飞了出去。

虽然这么高掉下去自己大约是必死无疑了,但王琳凯并不觉得害怕,只是有些无奈:好吧,刚刚说到死亡清醒法这么快就实现了……


————————————————————


下一张就完结了……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9(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

————————————————————————

莴苣姑娘(三)

两人相顾无言许久,陈立农用一种故作怀疑的眼神看着王琳凯,而王琳凯虽然很想理直气壮地说出“我怎么知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莫名的心虚。

最后还是陈立农先妥协了:“鬼哥,你要不要先换一下衣服?”

王琳凯这才想起来,啊,自己居然穿着随手“设计”的杀马特非主流造型跟陈立农聊了这么久……

趁这个机会王琳凯两步蹿到衣柜前。

陈立农之前已经在王子异出门的时候找了衣服穿上,但是这衣服都是范丞丞和黄明昊准备的,那时候他们还认为陈立农是女孩子,所以准备的都是女装,而且很多都是繁琐的宫廷款式,陈立农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条裙裤,穿上以后两条大长腿嫩生生地露在外面,白得晃眼。

王琳凯更是可怜的只能凑合着找了件荷叶边的女式衬衣,下面穿着平角内裤,然后在外面套上一条不过膝的碎花短裙。

如果不是陈立农抱着肚子笑得在床上打滚,穿了几天自制乞丐装的王琳凯会觉得其实也还可以接受。

然后两人就开始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其实我也有试过自己逃跑啦,但四我跑了两次都被子异抓回来,蓝后他嗦如果我再跑的话……就……昂嗷我……”陈立农红着脸很是苦恼,“所以我就没有再跑惹……”

王琳凯再次感慨:想不到啊想不到,王子异你不愧是闷骚top啊。

王琳凯想了想,说:“我记得莴苣姑娘的故事里,小伙是躲在房里让莴苣姑娘把养母拉上来,然后再趁机把她干掉,只能先这样试试了。”

陈立农很为难:“可四我们要把子异干掉吗?我下不去sǒu诶……”

王琳凯安慰他到:“没关系的,这只是梦里啊,又不是真正的子异。”

“嗦起来。”陈立农突然想到,“鬼哥你有尝试过死亡吗?会不会死了就能醒过来惹?”

???

王琳凯反应过来,对哦,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实在是梦里的剧情走得太快太混乱,自己满脑子只有“救农农!”和“保护农农!”了,根本没想到自己可以醒过来。

看王琳凯满脸复杂的表情陈立农又笑了:“哈哈哈,感觉鬼哥你现在好像碎美人哦,永远都醒不过来诶。”

王琳凯很无语:“你才是公主的角色好不好,我怎么可能是睡美人啊,难不成王子睡着了让公主来救吗……”

“也不一定啊!”陈立农反驳,“既然你仄个梦已经乱七八糟了,那森莫设定都是有可能的嘛。”

说着,他看着王琳凯问:“要试看看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了往常那种少年人的抑扬顿挫,也许是因为害羞,变得比较柔和平缓,嘴角带着含蓄的微笑,双眼直勾勾地看着人,反而透出一种诱惑的意味。

王琳凯忍不住在心里咆哮:卧槽,陈立农!你原来这么生猛的吗!!!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8(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


————————————————————————


莴苣姑娘(二)

陈立农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被衣服缠着在天上飞,那些衣服缠得他连头都抬不起来,就这么飞了大半夜,在天快亮的时候终于落在了角楼里,他这才看清原来带着他飞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大衣柜。

然后王子异就出现了。

“我亲爱的农农,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王子异轻轻拥抱他,虽然陈立农一头雾水但还是习惯性地和他拥抱。

然后王子异抱着他一直走到床边,陈立农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长着鱼尾,不过很快王子异就帮他变成了人腿。

下半身不着寸缕让陈立农有些害羞,虽然大家都是男生,但平时在宿舍里最多也就是不穿上衣,从来没有不穿裤子的。他很想从那堆衣服里找条裤子出来穿,可是王子异却说:“这么美丽的双腿,为什么要隐藏起来,反正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来这里,就这样吧。”

他的抚摸让陈立农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直觉感觉不太对劲,却又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好把旁边的小被子盖在腿上。

王子异似乎对他的双腿有些执念,不肯让他遮起来,可是陈立农力气很大,把被子压得死死的,王子异只能从边角伸手进去不断抚摸。

“哎。”王子异很惆怅,“本来只是一时玩笑把你的双腿变成鱼尾,没想到却让你被人鱼族当成了他们的公主带回海底,还剪短了你的头发。

“之后又爱上人类的王子,被海妖侮辱,还把你嫁给国王被关了好几年,明知道你的单纯和美丽会让所有人动心,作为你的养父,我却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受到这么多委屈。

“后来我只好潜伏到那个国家……”

“在王宫附近的树林里面隐姓埋名做一个伐木的工人,希望能够找到机会把你带走是吗……”王琳凯顺口说出了下面的话,陈立农惊讶道:“诶?鬼哥你怎莫资道?”

王琳凯嘴角抽搐:能不知道吗,都听了四遍了……

总之听了王子异的描述陈立农感觉自己三观稀碎,自己明明是个男生啊,为什么会被当成公主还被一群男人抢来抢去,甚至还有强X和囚禁,当自己的490是开玩笑的吗?

王琳凯没有作声,在心里悄悄地想:还好他没有告诉你那些男人都是谁,不然你何止三观稀碎,恐怕连节操都要碎了……

于是接下来王琳凯给陈立农稍微介绍了一下情况,只告诉他这是一个扭曲和混杂的童话世界,之前那些都是情节设定,并没有真的发生过,也没有说那些人都是谁,现在自己是来救他的,但是救出去以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这个陈立农实在太聪明了,听完王琳凯的描述之后沉默了许久,试探着说:“鬼哥……其实……其他角色也都是他们吧……”

王琳凯在叙述的过程中习惯性地用上了“那家伙”“臭小子”这些词,算算人数,再结合已知的三个人,很容易就能猜出其他人的身份。

王琳凯一下被堵住了,摸了摸鼻子,心虚地回答:“……啊……”

“那么……”名侦探陈立农还看出了更多线索,“只有你是有自己的意识的,所以……这其实是你的梦吧……”

“你为森莫会做这种梦呢……”

……我还想知道呢……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7(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


————————————————————————


莴苣姑娘(一)

王琳凯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目标方向进发,好在他已经掉在森林的边缘,所以天大亮的时候就走出了森林。

他撑着树喘了两口,抬头看向远处,衣柜已经看不见了,但是远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一个高耸的建筑,又细又长,像是古西方的那种角楼。

角楼四周看起来一片空旷,应该是没有森林的,王琳凯决定先到那里去看看,不管怎么样先找点吃的喝的,最好还能换身正常点的衣服,而且那里比较高,也能看到更远处的情况。

看起来就很远的角楼,行动起来更远,王琳凯走了三天三夜才到达角楼附近,这一路要不是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可食用的水果,他就该饿死在路上了。

他真该庆幸居然没碰到野兽,只有一些小型动物,不然就以他现在这样的装备连跑都跑不过,但是这更凸显出这座角楼的怪异,因为这角楼附近明显是被人清理过的,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建成一座城堡而要建一座高耸的角楼呢。

回想一下自己看到听到过的童话故事,王琳凯觉得自己似乎又摸到了真相的大门。

果然,他在远远的地方又徘徊了两天,就看到有个人牵着长长长长长的东西爬了下来离开,然后楼里的另一个人又把那长长长长长的东西给收了回去。

根据这段时间的经历王琳凯自认为已经掌握到了所有的情况。

这个故事该是莴苣姑娘了,被关在角楼里的是陈立农,每天抓着他的头发爬上爬下的估计就是NPC的最后一个没出场的成员,自己的本家王子异,至于拯救莴苣姑娘的英勇小伙已经没有人选了,应该就是自己了吧。

终于可以做主角了吗!!!

等下来的那个人走远,王琳凯就溜到角楼的窗户下面喊道:“农农!”

窗口里探出来一个小脑袋往下看了一眼,然后很快就收了回去,之前王琳凯看到的那条长长长长长的东西又垂了下来,出乎他意料的,居然不是头发,而是很多很多衣服结成的绳子。

也对,陈立农本来可是短发,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也不能长那么长的头发,除非王子异就爱爬头发,故意用魔法给陈立农变出来。

虽然角楼几乎有三十米高,不过以王琳凯的体力爬上去也并不是很难,加上绳子上隔一米就是一个大疙瘩,踩着借力就更轻松了。

所以等王琳凯爬到窗口的时候还有很多的力气抱紧他的小弟。

“农农啊!我终于找到你了!”王琳凯抱着陈立农激动不已。

而陈立农比他更激动:“鬼哥!仄里到底是森莫鬼地方啦!为森莫子异要把我关在仄里!还非得让我叫他爸爸!!!”

王琳凯正从窗沿往屋里跳,听到这句话顿时腿一软差点没给他跪下。

王子异啊王子异,真是想不到啊,你一个佛系养生boy,居然比他们玩得都重口!

等等,听这话,农农这是彻底过来了吗?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6(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欢脱恶搞风)


————————————————————————


美女与野兽(八)

王琳凯确实没打算要告诉陈立农,不过陈立农却说:“鬼哥,我四男孩子诶,为森莫要窜裙子啦。”

王琳凯愣了一下,看来陈立农的性别意识也苏醒了:“可是你现在是鱼尾,不能穿裤子啊。”

“那我可以只穿上衣啊。”陈立农说。

拗不过他,王琳凯只好打开衣柜:“好吧,我看看有没有男生的衣服。”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衣柜刚刚打开,里面的衣服就如井喷一样飞了出来,盖了王琳凯满头满脸。

“我靠!什么情况!”王琳凯赶紧扯掉衣服,扭头看向陈立农,这才发现陈立农已经完全被衣服给淹没,正在无数衣服下手忙脚乱地挣扎。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可是随后那些衣服竟然用力收紧,直接把陈立农缠了个结结实实,与此同时这个奇怪的衣柜也开始移动,最后干脆从窗户飞了出去,陈立农裹成的茧就吊在下面,随着方向的变换露出一张闷得发红的小脸。

“农农!”王琳凯大喊一声扑了上去,抱住陈立农的鱼尾跟着被吊了起来,听到声音的范丞丞和黄明昊破门而入,却根本来不及阻止。

黄明昊吹了一个口哨,唤来自己的扫帚骑着追上来,刚刚挥舞着魔法棒放出一团光芒,又被衣柜里似乎无穷无尽的衣服缠住从空中落了下去,王琳凯只能善良地祈祷了一下希望他还能留住小命。

而黄明昊放出的魔法落到了王琳凯身上,他释放的是一个解除束缚的魔法,然而王琳凯身上并没有什么束缚,于是他就感觉自己尾巴上的鳞片一片一片剥落,又疼又痒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挣扎起来,最后竟然一用力,将鱼尾给撕开,变成了两条人腿。

王琳凯简直不能好了,这个童话世界的设定不要更奇葩,为什么人鱼疼痛的时候挣扎会把鱼尾撕开,而且为什么鱼尾撕开以后就会变成人腿!

他一点也不想光着屁股溜着鸟迎风飞翔啊!!!

黄明昊你等着!等我醒过来以后看我不揍死你!

更悲剧的是,陈立农的鱼尾很光滑,缠在上面的衣服在慢慢松开,王琳凯突然感觉自己在一点点往下掉,抬头一看,原来自己抱着的已经不是陈立农的鱼尾,而是从纠缠中被抽出来的一堆衣服。

“不会吧……”王琳凯有种不祥的预感。

而且这个预感实现了。

最后的衣角也被抽离,王琳凯大喊着抱着那堆衣服从空中掉落,他赶紧尽量把衣服都缠在身上希望能做一个缓冲。

幸运的是,下面正好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因为有很多衣服挂住了树枝,得以让他下落的力道一再缓冲,最后甚至直接挂在了树枝上。

王琳凯狠狠地松了口气。

等他好不容易从树上下来,并且用跟着自己一起掉下来的一堆衣服勉强凑合了一套还算方便行动的服装之后,天已经蒙蒙亮。

王琳凯用力系紧蕾丝内衣做的腰带,向着衣柜飞去的方向在心里暗下决心:农农!等着鬼哥!


——————————————————————


这个故事终于完了……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故事了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5(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欢脱恶搞风)


——————————————————————————


美女与野兽(七)

晚饭的时候,范丞丞特意穿上了华美的礼服,原本总是赤着上身彰显出无限野性的半兽人王子看起来变得格外高贵优雅,当然也更英俊了。

王琳凯看着他这幅骚包的样子基本上已经猜到他想干什么了,抿着嘴思考有什么对策,可是实在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毕竟他的武力值是敌不过范丞丞的,又不像黄明昊那样会魔法。

不知道黄明昊准备了什么来阻碍范丞丞……

范丞丞擦了擦嘴,温柔地看着陈立农等着他吃完,然后问他:“农农,今天晚上我准备了一场舞会,你想来参加吗?”

“可是……”陈立农很为难,“可是我没有办法跳舞诶……”

他摆了摆自己的鱼尾,现在坐在餐桌边就已经只能用沙发稳住身体,更不要说跳舞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要告诉我,你想不想参加,其他的都交给我。”范丞丞坚定地说。

陈立农思考了一下:“嗯……我想参加。”

范丞丞笑了,向陈立农伸出手。

黄明昊在一旁打断:“等一下。”

范丞丞嘴角保持着弧度,眼神却瞬间冷了下来。

黄明昊连忙举手告饶:“我是想说,既然是舞会,农农要不要去换一下衣服?”

陈立农很奇怪:“我要换衣服吗?”

黄明昊笑着说:“你看丞丞都穿得这么正式了。”

言下之意就是陈立农也应该穿得正式一点才是对范丞丞的尊重。所以虽然范丞丞很想说自己并不介意,不过陈立农却点了点头:“也是哦,那我还是换一下吧,但是我没有自己的衣服诶。”

“放心,丞丞早就给你准备了很多衣服,你去挑一身喜欢的就好了。”

黄明昊笑得人畜无害,范丞丞虽然不满他自作主张,但也挑不出他的问题,只能抱着陈立农先上楼去换衣服。

把陈立农放在床上之后,黄明昊借口要让范丞丞感到惊喜,先把他赶了出去,然后帮陈立农挑好礼服:“虽然农农现在还是鱼尾,不过这些都是裙子,所以也不影响。”

他又拿出一管小小的东西递给陈立农:“对了,这个是唇膏,会让你看起来更加好看,记得要擦哦。”

说完,他笑着也出了房间。

王琳凯从陈立农手上拿过唇膏,先是闻了闻,没什么味道,颜色也是半透明的乳白色,膏状。他的第一反应是唇膏里有毒,如果范丞丞亲吻了陈立农就会被毒死,但是如果那样的话陈立农也很可能吃下毒素,所以他排除了这个可能。

但是真的看不出来什么啊……王琳凯不敢往嘴上擦,只能用手指摸了一些在指尖揉搓。

搓着搓着,他就感觉不对劲了,手指上的触感好像变得迟钝了,他眯着眼睛举起手指对着灯光看了看,发现指尖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薄膜。

原来如此,这样就算陈立农真的喜欢范丞丞,可是他们接吻的时候陈立农的嘴上有这层膜,也相当于是他们没有亲到,范丞丞的诅咒就不会解开,他就会觉得陈立农不喜欢他。

然后不管范丞丞是心灰意冷或是大发雷霆迁怒陈立农,他跟陈立农之间都不可能了,而且黄明昊知道自己也并不想让陈立农跟范丞丞在一起,所以自己就算看穿了也不会阻止,连隐瞒的打算都没有。

王琳凯眯了眯眼睛:还挺厉害啊,这只小学鸡。



-----------------------------------------------------------


这章不好看……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4(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欢脱恶搞风)


——————————————————————————


美女与野兽(六)

王琳凯和黄明昊在楼上纠缠半晌,终于黄明昊用魔法把王琳凯漂浮起来从窗户送了出去,一出窗口王琳凯就看到范丞丞低头想亲陈立农,心里着急在半空中挣扎起来,黄明昊的魔法本来就是半吊子,他一挣扎就控制不住了,于是王琳凯直接脸朝下拍进了水池里。

陈立农当即扔下范丞丞游到王琳凯跟前,担心地托起王琳凯的脸,问到:“鬼哥,四不四很痛~~”

王琳凯又是一愣,陈立农的湾湾口音竟然都出现了。

难道自己快醒了?

黄明昊手忙脚乱的从大门跑出来,看着王琳凯没事就放心了,不然真要受伤什么的陈立农肯定会难过生气。

就这样,王琳凯和陈立农搬到了室外,虽然范丞丞很想让陈立农继续住在自己的卧室,但是看陈立农在大水池里愉快地游动,范丞丞还是没忍心。

范丞丞试探着问陈立农:“农农,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陈立农先是一愣,然后笑着点头:“喜欢!”

“真的吗?”范丞丞很惊喜。

“尊的啊,你对我仄么好,我为什莫不喜欢你。”陈立农回答得理所当然。

Yes!范丞丞握紧拳头,浑身都在冒泡泡。很好,看来可以准备破除诅咒了,然后让黄明昊把农农的尾巴变成腿,他们就是幸福的一对!

陈立农看着似乎在准备什么的范丞丞,奇怪地问黄明昊:“他怎莫惹?今天四森莫大日子吗?”

黄明昊眼里明暗闪烁,转头又对着陈立农笑眯了眼,掩饰自己心里翻腾的情绪:“好像是哦。对了农农,你真的喜欢范丞丞吗?”

“尊的啊,你们今天到底怎莫惹,尊的很奇怪诶!”陈立农对他们的反常感到很苦恼。

“那你喜欢我吗?”黄明昊继续问。

“喜欢啊。”

一听到这话黄明昊就知道,范丞丞是会错意了,陈立农所以为的喜欢不是爱情的喜欢,而是人与人之间单纯的好感,不过……

黄明昊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地笑了,又摸摸陈立农的头:“那就好,我也喜欢农农哦。”

陈立农开心地微笑回应。

王琳凯在一边旁观许久,看到黄明昊神色怪异地离开,直觉告诉他对方要做什么手脚,可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他很不安,像是确定似的也去问陈立农:“农农,你喜欢我吗?你si 弯伪呃吗?”

他还是不太好意思,最后一句话故意像是开玩笑一样含糊不清地说出来。

陈立农笑着一下扑到他身上:“喜欢!最喜欢鬼哥惹!”

王琳凯笑了。

喜欢就好,既然你喜欢鬼哥,鬼哥就不会把你交给任何人。


————————————————————————


进度有点快,虽然丞农很顺手,但是实在不想再写这个故事了……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3(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欢脱恶搞风)

 

————————————————————————

 

美女与野兽(五)

很快,院子里的水池就准备好了。

范丞丞回到房间把陈立农抱出水池,王琳凯在水池里手足无措:“喂!我怎么办啊!”

可怜的黄明昊被范丞丞一脚踹下水:“交给你了。”

陈立农在范丞丞怀里翻了个身,看着后面水池里的王琳凯和黄明昊大眼瞪小眼,却没注意自己把白嫩的肩窝贴在了范丞丞嘴边。

范丞丞不动声色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圆润香肩,要不是怕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下去,他真的很想舔一舔咬一咬。

“鬼哥怎么办?狼人先生,魔法师抱不动他吧?”陈立农向范丞丞表示担忧。

而范丞丞的重点却不在黄明昊怎么把王琳凯弄到楼下:“农农,你叫我丞丞就可以了,当然叫丞哥我也不介意。”

“丞……丞丞……”陈立农有点不好意思,“那鬼哥怎么办?我不能丢下他的。”

范丞丞一边下楼一边安抚他道:“你放心,黄明昊是个魔法师,他是有魔法的。”

说完当下,就该追忆从前了,范丞丞抱着陈立农一起跳进了水池里,温柔地说:“农农,你还记得你在林彦俊那的时候,有天晚上碰到一头狼吗?

“那天是满月,我彻底兽化了,然后又迷迷糊糊跑进了王宫里,没想到会遇见你。你的侍卫将我打伤,可是你却阻止了他们,说我只是无意闯入,还亲自送我离开王宫去到树林里。

“从那以后我就决定我要跟你在一起,你连对真正的野兽都那么有爱心,肯定不会嫌弃半人半兽的我。

“所以我们两个一起潜伏到那个国家,可是进不去王宫,只能在王宫附近的树林里面隐姓埋名做一个伐木的工人,希望能够找到机会把你带走。

“那天你突然出现的时候我们都很高兴,只是没想到还没动手又因为国王而分开。

“后来知道你是人鱼公主之后,我更觉得我们是天生一对,而且你得到我的真爱就可以不用变成泡沫,我得到你的真爱就可以变回人类,没有人比我们更适合对方。于是我们跟着一起潜进水里伪装成你们的姐妹,继续等待机会。”

陈立农睁着大大的眼睛:“原来……原来你就是……”那只哈士奇……

范丞丞微笑着,搂着陈立农的腰:“对,就是我。所以,你要试试,跟我谈恋爱吗?”

其实范丞丞高大英俊又温柔,甚至可以抱起人鱼状态的陈立农,而且又有一个独立的城堡,能够自己给自己做主,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的伴侣,只是陈立农并不想莫名其妙就把自己给交出去,他还是希望能够多多了解对方,所以试探着说:“我……我还不能确定……如果我们在一起了,你能放我回海里吗?”

“当然可以。”范丞丞说,“如果你希望,我可以把整座城堡都搬到你生活的海边,只要你每天上来陪陪我。”

陈立农很诧异,没想到对方已经对自己用情至此。

他呆愣愣的样子实在太可爱,范丞丞笑了,轻抚着他的脸,问:“我可以亲亲你吗?”

陈立农还沉浸在感动中,说不出拒绝的话,范丞丞逐渐靠近,轻轻闭上眼睛……

“啪——哗啦……”一声巨大的水声,高达两米的水浪拍打在陈立农背上和范丞丞脸上,浪漫的气氛瞬间消失,范丞丞用力的闭着眼深吸一口气,看向打扰到自己的罪魁祸首。

一条耀眼的黄色鱼尾在水里挣扎了好几下才终于翻过身来,王琳凯顶着被水面拍得通红的脸和痛得汹涌而下的生理性泪水,指着范丞丞说:“禽兽!放开我小弟……好痛!”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2(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欢脱恶搞风)


——————————————————————————


美女与野兽(四)

再次被水淋了一身,更重要的是送到嘴边的小公主被抢走了的范丞丞果然很不爽,看着王琳凯的眼神满是怒火,指甲和头发顿时开始变长。

黄明昊一看:不好,这野兽要是发起脾气来把农农吓到了或者伤到了就糟糕了。于是用魔法掀起一波水花,在水花里掩藏着让人镇静的魔法,直接撒到范丞丞身上。

魔法还是有用的,范丞丞确实抑制住了兽化,可是心里的怒火还是很旺盛,转头盯住了黄明昊。

这时,水池里又一波水花浇在范丞丞身上,范丞丞刚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的黄明昊也被泼了一身,紧接着余光里王琳凯也被水花埋进水池,陈立农开心地笑声响彻整个房间:“哈哈哈哈哈,你们好笨哦!”

听到这样的笑声,范丞丞再大的怒火也都熄灭了,只是还装作生气的样子,跳进水池去往陈立农身上打水,陈立农笑着躲进水里,只留美丽的银色鱼尾在水面上,诱惑一样地摇摇摆摆。

黄明昊看着这一幕突然动起了脑筋:“农农,待在房里很无聊吧,我在院子里给你建一个大的水池怎么样。”

虽然五米见方的水池足够陈立农和王琳凯活动,但他们毕竟是在浩瀚无垠的大海里长大的,这个小水池根本不够看,听到这话,陈立农惊喜地点点头说:“好啊!谢谢你。”

王琳凯看着轻易就被引诱的小弟,简直恨铁不成钢,都已经被那个朱正廷王子骗过一次了,还不长记性。

陈立农敏锐地察觉到王琳凯的情绪,回头看了看反身抱住王琳凯,摸摸他的头说:“鬼哥,你不用怕嘛,狼人先生和魔法师并不是要伤害我们啦。”然后用力抱住他。

虽然范丞丞不想看到他和别人这么亲密,不过那毕竟是他的哥哥,而且陈立农说的话很好的安抚了范丞丞的占有欲,本着心急吃不到美人鱼的原则,他还是拎着黄明昊一起去了院子里。

他要的是小公主的真爱,可不是只要把人留在这里就够了,当然是要多多刷好感才行。

但他没想到的是,陈立农等他们出去之后还说了一句话:“就算他们真的要伤害我们,我也会保护你的!”

王琳凯又是一愣。

看着陈立农坚定又坦然的表情,他知道陈立农刚才不是在欺骗范丞丞和黄明昊,只是下意识地把自己放在更重要的位置,所以做出了假设。

可怜的范丞丞和黄明昊哦,农农就是最喜欢我啊哈哈哈哈哈!

王琳凯报复性地揉乱了陈立农的头发,回答他:“白痴啊你,当然是我保护你才对吧!”你这个小笨蛋,被人吃掉之前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剔好骨头呢,指望你还不如指望他们莫名不举。

陈立农躲开他的手沉进水里,又从他背后跳出来扑向他,开心地笑着挂在王琳凯身上,银色的鱼尾在水里欢快地摆动。


————————————————————


没想到会变得这么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