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出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all农】解码游戏116(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郑锐彬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面前是一扇半开的门,门上挂着禁止入内的牌子。

带他们来拿东西的老师刚刚走进门里,回头对他们说:“你们自己进去找吧,不要乱拿东西。”

郑锐彬看了看旁边,王子异也正好看向他。

他们回来了。

王子异轻扬起嘴角刚准备笑,郑锐彬突然拔腿就跑。

“锐彬!你去哪!”王子异问,但郑锐彬半步没停,头也不回地狂奔,王子异只好跟在后面,老师追出门来不满地说了什么,两个如风少年一个字也没听见。

还没到地方,王子异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地——郑锐彬的宿舍楼,也是陈立农的宿舍楼,看着郑锐彬如此惊慌失措的脚步,他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郑锐彬径直冲上楼,转进陈立农他们寝室所在的走廊,那个熟悉的身影背着光,站在寝室门前,手指轻抵在门板上,似乎正要推开门。

“农农!”郑锐彬大喊着,向他跑过去。

陈立农慢慢扭头看来,双眼一片茫然没有焦点,好半天才集中了视线,看到他,张嘴要说什么。

宿舍门突然向内打开,门框中伸出一只手,抓住陈立农的手腕把他拖了进去。

木板门缓缓关闭,郑锐彬从那一片漆黑中看到一双眼睛,一双熟悉的,冰冷的,带着敌意的眼睛。

郑锐彬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能跑得这么快,他又一次加速,在门彻底关上的前一瞬间大步赶到,一把推开房门。

床上睡着的男生吓得弹坐而起,光着上身打游戏的几个人齐齐一抖回过头来看他,其中一个嘴里还衔着泡面,王子异随后赶到,房间内外七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呃……学长们……有什么事吗?”有个男生鼓起勇气问了句。

郑锐彬没有回答他,绝望地埋头蹲下,手指用力抓住自己的头发,王子异几次吸气想要说话,可最终也没能开得了口。

陈立农消失了。


END

——————————————————

终于完结了……

真是写了好久啊……

如果有哪里没有看懂的,包括前面的游戏,都可以留言问

以后就会进入半退圈状态了,可能三五天更新一下

主要是写原创了,有兴趣的可以从我主页来看

【all农】解码游戏96(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陈立农很心疼,自己只是错过了一次就愧疚到不行,王子异错过了两次还熬过了一个游戏,见证了别人的死,内心不知受到了怎样的煎熬,但陈立农也无法安慰他,毕竟死去的人是真的死了。

反倒是信的冷静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他说:“本来你们就没有一定要救他们的义务,你们不也是生死关头熬过这么多游戏过来的。更何况你刚才也说了,你已经给了他们提示,没有发现线索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没有活到最后也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怪不了任何人。”

他说得有些冷酷无情,但不得不说,这才是最客观的想法。

所以王子异虽然没有表示赞同,脸色却好看了不少,更是对陈立农说:“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没有精力去操心别人,忏悔也好,弥补也罢,先把游戏通过才有机会。”

两个人以不同的方式对自己进行劝解,陈立农心里再难受也只能如他们所言,先压下去,把游戏过了再说。

这次讨论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随后大家各自散去,或者说是信离开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陈立农原本想邀请信跟他们一起回去,可是郑锐彬林彦俊范丞丞那种态度,让他根本开不了口。

关于可能错过了钥匙的事情,四人默契的没有提起,但房间里的气氛依然凝重。林彦俊和范丞丞暂且不说,陈立农更疑惑的是郑锐彬的突然变脸:“学长,你是怎么了?为什么对信……这个样子?”

郑锐彬非常严肃认真地对陈立农说:“农农,我必须再提醒你一次,他真的很可疑。”

陈立农皱起眉:“为什么?这次游戏一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害过我们,一直在帮助我们,这样还可疑吗?”

“对啊,”黄明昊补充到,“最后为了救农农,信可是爬进祭坛下的蛇坑去抓蛇的。”

范丞丞却反驳:“可是农农会去冒险不也是他提出来的吗。”

黄明昊继续辩解:“那是因为锐彬哥当时受伤了无法行动,不得已才会这样做的啊。”

范丞丞无力反驳。

郑锐彬却说:“事实上,我觉得他是故意让我受伤的,他躲开之前,回头看了我一眼。”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陈立农完全无法认可他的说法:“回头看是下意识的行为,丞丞当时也回头看我和昊昊了,这并不能说明信是对你见死不救故意让你受伤啊!”

郑锐彬无奈地解释:“我知道这样说很牵强很不讲理,丞丞看你们是因为你喊了一声,那他看我又是为什么呢?而且他当时看我的眼神……我形容不出来,也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对的,但是我真的觉得,他是故意的。”

陈立农摇着头:“我不能接受这种说法,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我们不能因为直觉就给一个人定罪,反而他救了我这么多次才是事实啊!”

“这一点就更奇怪了。”郑锐彬说,“我们在游戏里就讨论过,为什么他要救你?为什么他不惜受伤也要救你?为什么他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救你?抛开最后一次,可以说他是为了拿到神杖顺便救了你,前几次他为什么要救你呢?你们明明是刚认识的陌生人不是吗。舍己为人?你觉得他是这样的人吗?”

当然不是,不然他也不会说出那样冷静到残忍的话了……但这话,陈立农说不出口。

郑锐彬提醒他:“刚刚丞丞还跟我说了一件事,他刺死祭司的时候,祭司看到他很吃惊,而且在你们两个人身上来回看,然后他就迅速把祭司给杀了,这还不够可疑吗?农农。”

他这么一说,陈立农也想起来,当时祭司确实非常震惊,还说了一句“你们两个……”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信就给人家割了喉。

当时情况紧急,他又因为麻药整个人晕晕乎乎的,根本没有去细想,这会被郑锐彬直白地摊在面前,才觉得确实很可疑。

郑锐彬说:“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比我们多知道什么,得到了什么线索,是真的要救你还是只是为了利用你,但是很显然……”

陈立农不可置信地看着郑锐彬,被他严肃的视线刺进心里:“农农,他对你有企图。”

【all农】解码游戏95(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可惜了,最后那会儿实在太危险,没来得及把神杖一起带出来。”

陈立农不无懊悔地说。

王子异安慰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当时锐彬昏迷,你又不能动,丞丞和信要带着你们两个,还有追兵在后,根本办法去拿神杖。”

黄明昊抓狂地挠着自己的头发:“哎呀!如果我当时小心一点就好了!我摔进去的时候就应该把神杖拿上的!”

林匀实安抚地笑笑:“这么突然谁也料不到,只要你们没事就好了,不是还有一次游戏吗。”

信又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可是最后一次游戏,又会死多少人呢。”

餐厅里陷入寂静,信又补充道:“当然,我也没有拿神杖,我也有罪。”

要说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追悔莫及,是因为他们在交流讨论之后发现,这次的三个游戏最后都是让他们从原以为危险无比的地方离开,这个暗示几乎已经非常明显了,就是告诉他们出口是看起来会有危险的地方。

也就是楼梯下面那扇隐蔽的门。

然而可惜的是,只有陈立农他们的游戏用到了钥匙,而他们没能把钥匙带出来,虽然说出口几乎已经确定,却还得再经历一轮游戏拿到钥匙,这一轮游戏里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会有谁遭遇不幸,这都是无法控制的。

陈立农更加懊恼地垂下头,说:“我早该想到的……”

王子异不满地看了信一眼,信也显得有些慌了手脚,连忙说:“这不是你的错,最后那会儿你根本没法动,要怪也应该怪我,没有想到要拿走神杖。”

“不是的……”陈立农却不能接受他的安慰,“不是的,其实我……我在上一个游戏,因为有小山的帮助,所以离开的时候没有很紧急,我还回头跟小山说再见,那个时候……那个时候我好像有看到出口上面……有逃生通道的标志……”

黄明昊一头雾水:“那又能说明什么?”

陈立农说:“很多逃生通道一般都是禁止入内的,为了避免造成破坏或拥堵……如果真的是的话,也就是说那个游戏区域是禁止入内的,而我们只要从禁止入内的入口离开就能逃脱,这个空间不也是禁止入内的吗,所以我们只要找到一扇门然后离开就好了……既然大门不是,那就只剩下楼梯下的小门……”

这下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了,陈立农把脸埋进手心里痛苦地说:“我当时不能确定,所以就没有跟你们说……我早该想到的,我应该提醒你们钥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要带出来,说不定你们就会记得拿……”

“那个标志不是逃生通道,”王子异突然说,“就是禁止入内。”

陈立农诧异地抬起头看向他,脸上还带着泪痕。

王子异惭愧地笑笑:“其实当时我也看到了。你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把楼梯下的门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吗?因为我突然发现,好像除了我们以外没有人知道那扇门的存在,也没有人去研究它。”

“我觉得很奇怪,同时我也想起了我们发现这扇门的原因,当时我是带着你在屋子里参观路过发现的,对吗?”王子异问陈立农。

陈立农点点头。

王子异又问:“可是在那之前我已经去过一次了,跟锐彬一起去的,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发现那扇门。虽然那扇门很隐蔽,但是既然第二次我能发现,为什么第一次我没有发现呢?也许是我错过了,但我们两个竟然都错过了?锐彬很敏锐的,这一点我想你也知道。”

陈立农再次点头表示同意,不仅是郑锐彬很敏锐,王子异也不输他,两个人竟然都没有察觉到那扇门的存在,确实很奇怪。

王子异继续说:“而且不仅如此,其他人似乎也都没有发现那扇门。这么多人都没有发现,与其说是那扇门太过隐蔽,我反而开始怀疑,也许它刚开始的时候并不存在。”

其他人都吃了一惊,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可能性。

“一扇突然出现的门,必然有它出现的原因,于是我开始思考,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足以成为契机的事情,我只能想到一件事。”王子异看着陈立农说,“就是农农你发现了‘禁止入内’这条线索,并且告诉了我们。”

“那么,也许这扇门从一开始就是隐藏的,只有当玩家们发现了‘禁止入内’才会出现呢?”

陈立农微微张开嘴,被王子异的推测惊到,当时自己还说这条线索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被王子异这么一分析好像真的还挺合理。

“既然如此,这扇门是出口的可能性就太大了,所以我才会告诉其他人,让他们察觉到那扇门的存在,这样他们才会想办法去研究那扇门,毕竟当时大家都处于一个很警惕的状态,我只是说出门的存在就被他们无限怀疑,如果我说这扇门是出口,他们肯定更不会相信。”王子异显得有些无奈。

实际上他会告诉别人那扇门的存在更大的原因是不知道门后面有没有危险,所以让别人先去冒险,虽然大家都会保持怀疑,但总有人沉不住气或被游戏吓到崩溃。不过王子异当然不可能告诉陈立农这个原因,这不仅会破坏自己在小朋友心中的形象、好感,更会破坏他对于这个世界单纯美好的认知。

“不过,”王子异还没说完,“我既然已经有所怀疑,当然更会注意观察我们逃脱的门,所以那个时候我比你看得更仔细,我也发现了那个禁止入内的标志,但是当时我们已经离开游戏,没有拿走那把钥匙。”

“那可能会是我们最轻松得到钥匙的一次机会,我们错过了。”

“而且这一次的错过,完全是因为我的犹豫和迟疑,是我太过谨慎,不愿意冒险,不愿意说出不能肯定的推测,才会让剩下的人,包括你们,必须经历又一次的游戏。一想到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死在游戏里,我就没有办法承认自己的错误。”

王子异僵硬地笑笑,对陈立农说:“因为我无法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没有告诉你们我已经确定楼梯下的门就是出口的事情,也没有提醒你们一定要把游戏里的钥匙拿出来。所以农农,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们两个都有罪,但是我的罪,比你更大……”


————————————————————


2100+

评论!【伸手】

【all农】解码游戏68(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房间里的三人同时睁开眼睛,陈立农没有立刻坐起身,而是看着天花板发呆,王子异和林彦俊对视一眼默契地没有打扰他,郑锐彬和林匀实奇怪地看着他们,对于他们在游戏里发生了什么感到好奇,但也没有追问。

王子异若无其事地跟郑锐彬和林匀实打招呼,小声地互相分享了自己经历的游戏,对于被他们怀疑误会,却为了救他们而割腕放血的小山,郑锐彬和林匀实都唏嘘不已,最后关头陈立农竟然能认出小山也让他们感到惊奇,且不说郑锐彬情人眼里出西施,就连林匀实都忍不住发出感慨:“农农还真是招人喜欢……”

这话一出,林匀实突然感觉压力甚大,他抬眼一看,发现坐在自己旁边的郑锐彬和王子异,还有不远处陈立农身边的林彦俊都满含深意地看着他,他立刻认怂地说:“还好我是个直男。”

压力立刻消失,郑锐彬和王子异的视线间刀光剑影,林彦俊轻声问陈立农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林匀实心里默默替范丞丞表示哀悼:傻丞丞,你的情敌既多且强啊……

像是感应到他的这句话,范丞丞突然猛喘一口气,咳嗽着醒了过来,这一下动静太大,把躺在床上的陈立农都给惊得坐起来,连忙过去轻拍着他的背。

更没想到的是,躺在范丞丞旁边的黄明昊也痛苦地挣扎起来,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发出像是被人捂住口鼻的呻吟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林匀实上前轻拍他的脸试图唤醒他,然而并没有效果,一旁的童秋莞倒是深吸一口气醒了过来,气短地说着:“哇……差点憋死……”

转头看到黄明昊的样子惊诧地说:“不会吧!他还没游到地方吗?”

林彦俊忙追问到:“什么意思?你知道他是什么情况吗?”

童秋莞一边急促的呼吸,一边解释道:“我们在一个游戏里……出口在水下……我们必须潜水游过去……他现在应该还在水里……”

“所以这是没气了还是溺水了?”林匀实问。

郑锐彬却说:“不管是没气还是溺水,看他这种状态都已经慌了手脚,肯定情况很危急了。”

范丞丞刚喘过气来,听到这话惊慌地问:“那怎么办啊?可以强行把他打醒吗?”

王子异摇头说:“刚才林匀实拍他他没有反应,应该是不行。”

陈立农却说:“不一定。”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他,范丞丞尤其紧张,问到:“什么意思?你有办法吗?”

陈立农微皱着眉说:“其实每次我们醒过来的时候身体状况都不是很平稳,而是会根据我们逃出来之前在游戏里的情况产生反应,比如我从狼人游戏里出来时摔在地上,学长和莞莞从过山车下来会眩晕呕吐,还有现在黄明昊溺水时的挣扎,这些都是游戏里的感受,按理说既然我们的身体没有进入游戏,那么睡在外面的身体不应该会有这种反应。”

“你的意思是说……”除了范丞丞以外所有人都立刻明白他话里的含义,只有范丞丞还在追问:“什么啊?这有什么关系吗?”

陈立农认真地给他解释道:“也就是说在我们即将逃出游戏的时候,在游戏里所感受到的东西,也会反应在游戏外的身体上,那么游戏外的身体所感受到的应该也会传递到游戏里面。”

范丞丞终于明白他的意思,惊喜地搂起袖子说:“所以我现在可以把他打醒吗?”

“当然不是!”陈立农无可奈何地否定,“既然伤口都能恢复我想痛觉是不会传递的,而且这里的意志大概也不会允许我们用这种方式强行脱离,但是既然溺水的感觉可以传递……虽然也许外面不能传到里面,不过现在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说着,陈立农跪在床上,一手捏住黄明昊的鼻子,一手微微抬起他的下巴,深吸口气低头亲了上去。


——————————————————


我宁愿不要评论,也不想再看到第一第二沙发板凳,特意卡了个意味深长的尾巴结果评论只有第一二三,有意义吗?你抢到沙发我又不会给你一个沙发,尤其是那些从来没见过,可能都没有看内容就跑出来抢个沙发的,以后抢楼的我都删了


【all农】解码游戏67(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林彦俊从镜子里冲出来,刚站稳就连忙转身接住后面飞出来的陈立农,两个人一起撞在他身后的镜子上,林彦俊的后脑,陈立农的手,都碰到了镜子,紧接着王子异也从镜子里扑出来摔在他们旁边,两只手无法控制地碰到了两个镜子。

镜子里的人格立刻出现在迷宫里,趁着他们还控制不了身体的时候拉着他们又碰到了更多的镜子。

他们刚从崩塌的遗迹中跑出来,身后追着可怕的残垣断壁,当面前出现一片湖泊的时候他们甚至只能以各种姿势直接跳水进入。

一共十一个人格围着三人,随时准备寻找机会把他们拉进镜子取而代之,而三人还必须控制着自己的动作,不能碰到旁边其他有人影的镜子。

陈立农被人格推开撞在镜子上,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闷过去,幸好穿着长袖才没有再放出一个人格,但他依然被两个人格给堵住左右。林彦俊和王子异都分别被人格拖住没办法来帮他,如果他再碰到镜子的话谁也保不住他,尤其是他身后这个,很可能直接就被拖进去。

陈立农保持着篮球防守的姿势小心不让自己的任何皮肤碰到镜子,警惕地与面前两个人格对峙着,精神却不由自主地从对面的镜子中注意着自己身后的镜子,那个几乎与自己重叠的身影。

当他又一次眼神不受控制看向对面的镜子时,两个人格同时冲了过来,陈立农却微微一愣,竟然站住了,没有躲也没有反抗。

“农农!”王子异和林彦俊以为他吓傻了,都惊慌地大声叫喊着提醒他。

他们又错了。

陈立农身后的镜子里突然伸出一条长腿,直接踹翻了一个人格,接着修长的胳膊伸出来卡住另一个人格的脖子,胳膊的主人从镜子里探出上半身,以一种像是把陈立农拥在怀里的姿势,神色狠厉地将另一只手上的短刀从上往下捅进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左眼里。

陈立农闭上眼扭头不看,直到身后贴着的胸膛离开他才睁开眼睛,就看到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冲进人群,在王子异和林彦俊的帮助下迅速解决了战斗。

小山甩掉短刀上的血收刀入鞘,严肃又疑惑地追问陈立农:“你怎么知道是我?”

陈立农得意地笑笑说:“因为那个时候,只有你在担心我。”

原来那时人格趁着陈立农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冲上来,陈立农立刻移回视线看着他们,可是在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身后的那个人影似乎皱起了眉,露出着急担忧恨不得马上冲出来的表情。

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竟然没有看错,而其他镜子里的人格却隐隐显出一种兴奋,像是在期待着自己被拖进镜子里。

于是陈立农悄悄把手挪到身后碰了碰身后的镜子,接着小山就从镜子里冲出来救他于危难之中。

听到陈立农的解释,小山颇感无奈,不知道是该责备他胆子太大,还是欣慰他对自己的了解信任,最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向着陈立农伸出手说:“钥匙给我。”

陈立农从口袋掏出钥匙,九把钥匙已经全部找齐合成一把,现在只要找到离开的门就行。

接下来小山带着他们把九份地图都拿到手拼合起来,在地图的某个角落便出现了门的标志,小山带着他们去到门前用钥匙打开门,门后是一条若隐若现的漆黑甬道,小山说:“快走吧,恭喜你们活着离开。”

三个人都激动欣喜地走向门口,这就准备离开了。

“啊……”小山似乎想起什么,伸出手正要开口,陈立农转回身两步走过来,正好错开他的手将他扑了个满怀。想说的话被打断,小山顿时愣住,条件反射收手轻轻回抱住他,两秒后陈立农退开,真诚地笑着说:“小山,谢谢你。”

“谢了。”“谢谢。”林彦俊和王子异也分别表示感谢,不等小山反应过来,陈立农就跟着另外两人一起跑进了通道里,边跑还边还回头跟他挥手道别。

看着三人逐渐远去并突然消失的背影,小山站在门前眼神闪动,抬起刚才伸出去的手,张开虚握的拳头。

手心里安静地躺着一把金灿灿的钥匙。

——————————————————————

还有最后一章存稿,然后又要开始写原创了,so……

【all农】解码游戏66(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陈立农很快调整好心态,站起来找林彦俊要钥匙,林彦俊正愁自己之前怀疑小山会不会在陈立农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这会一股脑地掏出了三把钥匙全都交给了陈立农,倒是把心情还很低落的陈立农给惊到了。

“你!你一个人拿到两把钥匙?!”陈立农无比惊讶,要知道他可是在小山和王子异两个人的帮助下才拿到了三把钥匙。

林彦俊按捺住心里的得意,谦虚地说:“也不是一个人,之前有跟别人一起,但是刚才你们救我之前他被拖进去了,有一把钥匙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拿到的。”

他这么一说另外两个人才想起来:“对了,你们刚才怎么会弄出那么多人格?既然拿到钥匙的话应该已经碰过镜子了吧?”

林彦俊无奈地说:“当然是已经碰过了,我可没有小山帮忙,第一次进镜子其实就是没有防备被人格拖进去的,只不过运气好又跑出来,还正好跑到有钥匙的镜子前面,于是我又冲进去把钥匙给拿出来了。

“第二次在镜子里面碰到那个白痴,动作又慢胆子又小,好不容易拿到钥匙跑出来,结果他还摔倒,把我也给绊倒了,碰到一片镜子,人格就都跑出来,还好农农你说不要让皮肤碰到镜子,不然我也要被拉进去了。”

想到那时候林彦俊还有些惊魂未定,要不是正好陈立农喊了那一声,他立刻把脚蹬在镜子上,就真的要被人格拉进镜子了,以刚才那个经历,能不能活着出来还真难说。

陈立农略显尴尬地说:“其实我们只是想让你不要再弄出更多的人格来,并不知道原来被拉进镜子的时候衣服也会产生阻隔作用,不过还好有用。”

他温柔地笑着,是真的在为林彦俊感到庆幸,林彦俊忍不住心里甜得发软,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王子异打断两人的交流:“那我们现在是在这里等着小山过来?还是先到处走走边走边等?”

陈立农立刻说:“小山已经帮我们很多了,不知道他需要多久才能恢复,我们不能什么都依赖他,还是先找找地图吧,在镜子里面的时候小山也要有地图才能帮我们带路的。”

说走就走,三人跟着刚才的地图辨认出方向再往有钥匙的地方走,认清楚路线果然就方便很多,三人很快就走到了新一片的区域。

接下来就没有地图了,虽然说是要自己先试着找找,但陈立农还是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镜子,却见镜子里的人略显得意地轻笑一下,又一次抬起手给他们指路。

陈立农惊喜地就准备把小山拉出来,小山却突然变脸严肃地摇了摇头,陈立农疑惑地问:“为什么不出来?”

还是王子异拉了拉陈立农,提醒他看看周围:“其他的人格也都在模仿小山的动作,你面前的这个应该不是他。”

果然,周围的镜子里所有陈立农的人格看起来都一模一样,完全分辨不出哪个是小山,陈立农只是正好看到那个人格,人格对他做出了反应,于是就下意识地把那个人格当成了小山。

在小山的指路下,三人很快找到地图,又找到有钥匙的镜子,从旁边的镜子冲进去。

【all农】解码游戏65(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找着找着,林彦俊突然动了动鼻子,疑惑地问:“什么味啊?”

远处的王子异也仔细闻了一下,说:“好像是血腥味?”

“诶?”陈立农惊愕道:“不会吧?刚刚有人受伤了吗?”

林彦俊立刻回答:“我没有。”

王子异说:“我也没有。”

陈立农也没有,那就只剩下一个人了:“小山?”

小山没有回答他。

陈立农立刻转身回去找小山,看见他还在刚才的地方,只是蹲了下来,而且似乎蹲得不太稳当,两只手都伸向前方,袖子搂起,一只手举着火把,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把短刀握在手上。

“小山?你在干……”

走近以后,血腥味更加浓重扑鼻,陈立农这才看清,小山的两只手上都已经被染红,朝向自己的手臂内侧划开三四道刀口,从手腕到手肘,每一道都几乎横贯整个手臂,另一只手臂应该也是一样的状况,鲜血像水龙头里的自来水一样顺着手臂往下淌,全部滴在地上的那摊水里。

陈立农震惊,大喊一声:“小山!”立刻跑过去扶住他。

小山抬头看向他,脸色苍白得可怕,沉重地喘着气,笑了,轻轻扬了扬握刀的手,说:“镜子有了……走吧……”

林彦俊和王子异也都跑了回来,三个人一起看着地上,刚才倒在地上的透明液体混进鲜血之后顿时有了颜色,在火把微弱的光线之下也倒印出人影,赫然已形成了镜面。

小山在陈立农的搀扶下艰难地站起来,显得摇摇欲坠,手臂上的刀口狰狞地外翻着,深得隐约能看见里面断裂的血管和筋脉,面对三个人难以置信的震惊目光,他表现得云淡风轻:“快点……虽然门口那堆还能再撑一会……但是我死了以后……会被转移到其他地方……到时候这些血应该也会消失……你们最好马上出去……哈……”

“小山……你……”陈立农哽咽着说不出话。

小山虚弱地轻笑着说:“我说过……我会帮你……” 

“嗯……”小山用力闭上眼睛,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血流的幅度已经几乎停止。

“快点……”小山催促到,“我没时间了……你们再不走就真的只能等死了!”

林彦俊和王子异一起走过来拉开陈立农,陈立农嘴唇抿得紧紧的,眼睛一直看着站都站不稳的小山,呼吸急促而颤抖着,在被拉着跳进血泊中的瞬间泪水汹涌而出。

小山无力地靠着墙,闭上眼笑了,轻声说:“傻小子……”

门被撞开,人格们满脸急迫地冲进来,可陈立农三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开始分崩离析,人格们从手指、脚尖、头发丝开始逐渐消失,小山嘲讽地举起只剩半截的手笑着对人格们挥了挥,说:“可惜啊,你们来晚了一分钟。”

迷宫里,三个人又一次互相搀扶着从天而降落在玻璃的地面上。

王子异和林彦俊都沉默地放开陈立农的手,由他蹲在地上埋着脸啜泣,只是站在旁边陪着他。

他们之前都曾怀疑过小山,怀疑他动机不纯图谋不轨,可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为了帮他们离开做到这一步,就算他是人格不会真的死亡,又有多少人能拿刀在自己手臂上划下那么深的伤口,而且还是那么多道。

他们看着周围镜子里全都蹲在地上埋着头的陈立农的身影,不知道小山又会在哪面镜子里出现。

【all农】解码游戏64(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幸好四个人原本就都是蹲着的,这个姿势方便了他们落地保持平衡,除了摔成一团以外倒是没受什么伤。

在他们落地的同时,原本黑漆漆的地下亮起火光,只有两三米宽的狭长通道两边墙上挂着无数的火把,因为接触到空气便自动燃烧起来照亮通道。通道两头分别延伸出去很远很远,肉眼可见的墙上有一些断口,小山大致看了两眼后拿起地图,地图竟然发生了变化,原本框住金色标记的,他们以为是建筑的方框突然放大变成了一副新的地图,标记自然也跑到了别的地方。

这里赫然是一个地下迷宫。

头顶上他们掉下来的机关还那样敞开着,这样一来如果人格们追过来就完全没有阻挡的作用了,小山立刻又带着他们往钥匙那跑去:“快点,地下不知道有没有镜子,赶紧找到钥匙爬出去。”

这会没人再去考虑他是否可疑,可不可疑反正都这样了,快点拿到钥匙快点离开才是正理。

地下迷宫远没有地面上的那么大,看地图显示长宽都不超过一百米,但这地下似乎是用来存放东西的,分布着很多大大小小的房间,他们总是要绕来绕去,不能像在迷宫里那样直接迅速地到达目的地。

钥匙同样在某个房间里,房间里堆了一堆箱子,一眼望去没有看到钥匙,不得已,他们只能从外面的墙上拿下火把,把箱子一个一个打开找。

虽然之前把人格甩得很远,奈何人格可以直接感应到他们的位置而不用花时间找,所以并没有拉开多少差距,他们每耽误一秒钟人格就会追近几米,几个人都急得不行。

干脆把箱子直接翻到地上,这样粗暴的方式的确加快了进度,他们终于找到了钥匙。

“找到了!”林彦俊拿着钥匙激动地喊,“快走!”

四个人立刻冲出小房间,依然由小山带头往回跑。

然而终究是晚了一步,还没跑到出口就迎面遇上了追过来的人格,四个人立刻转向绕到旁边的路上。

人格们感觉到他们的移动,一部分继续跟着追过来,另一部分却从前面围堵了过来,等四个人转了两个弯打算继续往出口跑的时候,前面再一次出现了追兵。两头都被堵住,很多人格们手上都拿着武器,他们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冲过去的,没办法,只能进入旁边的一个小房间,能躲一时是一时。

这个房间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藏宝室,倒是很可能会有镜子之类的东西,四个人先搬了一堆东西堵住门口,然后立刻分散开来去寻找。

没找到镜子,王子异倒是找到了一坛液体,想到之前火海逃生的经历,他立刻叫来了其他人提议到:“液体在光线下也可以变成镜子,我们试试看,用火把找找角度,也许可以成功。”

人格在外面锲而不舍地撞门,他们迅速砸破坛子,让里面的水流出来,然后试图用火把制造镜面反光。

然而不行。

“不行啊,这个水的颜色太浅了,火把的光太弱,反射不了。”陈立农皱着眉着急地说。

小山说:“没办法,赶紧继续找吧。”

林彦俊很是发愁:“可是到处都已经找过了,没有镜子啊!”

小山却说:“可以找找有没有密道,或者其他的液体,一般修建这种秘密地下建筑的工人都有被坑杀的准备,说不定他们会在哪里准备逃生的密道。”

“开什么玩笑,赌这种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的几率?就算真的有哪有那么巧正好被我们碰到!”林彦俊对于这个方法表示不能理解,要他来说还不如刚才直接冲过去,如果速度快一点说不定能冲出去。

小山看着他冷冷地说:“那你现在有什么别的方法吗?他们马上就要进来了,你就站在这等死?”

“你!”林彦俊气得要打他,被陈立农和王子异一起拦住。

陈立农劝到:“彦俊,小山说得也没错,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林彦俊深吸几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转身去找那不知是否存在的密道,王子异深深地看了小山一眼,也不发一言地离开,陈立农安抚地冲小山笑笑,但也实在说不出其他的话,去了另一个方向。

小山眼神复杂地看着陈立农毫无防备的背影,悄无声息地拔出了一直收在鞘里的短刀。

【all农】解码游戏63(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毫不意外,刚进镜子就听到一声惨叫,陈立农迅速放开两人的手回身看去,小山已经一刀捅了王子异的人格,然后飞速拔刀划过林彦俊人格的嘴,林彦俊的人格捂着嘴痛苦地往外吐血,而小山眼神带刺地扫了林彦俊一眼,又一刀刺进人格的喉咙。

林彦俊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看来自己刚才在外面说的话都被这个人格听到了。

镜子里又冲出几个人格,都是从外面追进来的,小山只来得及干掉一个,后面几个顿时冲向陈立农三人。

林彦俊把陈立农拉到后面上前就是一脚踹翻一个,王子异从旁边捡起三根柴火分了分,他们虽然下不去手杀人,但打架还是没问题的,帮忙牵制住对手,最后一一被小山解决。

“走!”

小山手上带着血抓住陈立农的手拉着他就跑,林彦俊和王子异大吃一惊,立刻拔腿跟上。

但小山并没有想要分开他们,而是来到又一面镜子前,小山对陈立农他们说:“地图就在旁边,你们先出去,我给你们指路拿到地图,然后马上进来,这样还能来得及不被他们包围。”

陈立农毫不犹豫立刻冲了出去,林彦俊也跟了出去,王子异却没有,小山一边给镜子外的两人指路,一边冷冷地问道:“你怎么不跟出去?监视我?”

王子异摇了摇头:“如果有人格来得快,我还可以帮你。”

“哟~”小山嘲讽地发出怪声,“你居然会帮我?”

王子异说:“没有你指路他们也会迷路,帮你就是帮我们自己。”

小山说:“我就说嘛。这样也好,就保持这种心态,觉得可以相信的再相信,反正我问心无愧,省得那个凶巴巴的家伙不肯配合,耽误行动就算了,别再跑到死路上,我可不会救你们。”

很快,陈立农和林彦俊又从镜子跑了回来,林彦俊怪异地看了小山一眼,似乎没想到他真的会帮助自己三人。

小山并不在意,找陈立农要过地图,一边看一边带着他们去找钥匙。

这次是在古代中国的皇宫里,庞大而复杂的道路,造型大同小异的宫殿,与迷宫再相称不过,听说古时候真的有很多宫人在皇宫里迷路,最后莫名其妙就消失掉,这会要不是有小山带路,他们就算对着地图肯定也走不了这么快。

可是地图却指着他们来到一片空旷的院子里,除了一座人造的小型假山以外周围只有花花草草,一目了然,既没有地图上显示的路线,也没有钥匙散发的金光。

四个人在附近仔细看了看,依然没有任何收获。

林彦俊立刻怀疑起来:“为什么来这?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小山也皱起眉,地图上显示的的确就是这里没错,可是为什么什么都没有?

陈立农依然在研究着周围的环境,一阵风吹过,他突然有了新的发现:“你们看!”

另外三个人都看向他,等着他解释。

陈立农指着脚边的小草说:“这些野花,不觉得它们排得特别整齐吗?”

三人立刻扭头往周围看去,只见大片绿草中点缀着一些细小的野花,分散成小片的花丛,虽然都聚集成长条形,但要说排列整齐,倒还真算不上。

陈立农没办法,只能走了两步只给他们看:“你们看这里,是往这个方向,这里也是,但是这边开始就横过来了,而且中间一片竖着的都没有,是不是像一条路转了个弯?”

本来还不觉得,被他这么一说一走顿时就感觉好像是那么回事,小山对着地图看了会终于找到了头绪,又往某个方向走了几步。

“就是这。”小山看着地图说,他终于找到了钥匙所在的方块,但他所站的位置依然只有草地而已。

受到刚才的启发,四个人都围过来蹲在地上仔细地找,最后发现了一颗扣不起来的小石头。

“是这个吗?”陈立农疑惑地问。

王子异满脸思虑,不肯定也不否定。

林彦俊说:“不是很多电视里都有这种梗吗,推不开就拉,拉不开就推,既然扣不起来不如干脆按下去。”

说着,他就一指头戳了上去。

接着脚下一空,草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大坑,四个人伴随着一声“卧槽!”掉了下去。

【all农】解码游戏62(恐怖冒险向)

【all农】解码游戏链接合辑(恐怖冒险向)


——————————————————————


是林彦俊!

陈立农立刻就准备冲过去,被王子异一把拉住,对着周围的镜子问:“小山!如果你在的话,告诉我们钥匙在哪!”

镜子里一直模仿着他们的人格突然都变了脸,随后陈立农的人格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抬起手,王子异拉着陈立农往那边去,同时高声喊道:“林彦俊!往这边来!”

“说得倒容易!你以为我不想吗!”听到不是陈立农一个人,林彦俊就没那么客气了,毫不掩饰地暴露自己正处于险境,就差没有直接喊“还不过来帮我!”

没办法,陈立农和王子异只好一起冲过去,这会儿就不需要费心思辨认真假了,被围攻的那个一定是真的。

奇怪的是,围攻林彦俊的不只是他自己的人格,还有另一个陈立农不认识的人的人格,不过从这些人格同样在围攻林彦俊来看,那个人可能已经被拖进镜子里了。

林彦俊真是战力爆棚,一个人对五个竟然还坚持了这么久,练习跳舞的灵活和柔韧性帮了他很大的忙,他总是能从某个刁钻的角度躲开人格的攻击,偶尔被往镜子方向拖,他也能拉过其他人格挡在自己身前,陈立农看到他的时候他正一只脚踩在镜子上,和半个身体进到镜子里的人格僵持着。

没想到被拉进镜子的时候衣物也可以起到阻隔的作用。

人格突然放手,林彦俊顿时挥着手往后倒,陈立农赶紧一个三级跳越过去,仗着自己穿了长袖抓住他的手抱着他一起倒在地上。

王子异也很快冲上来撞翻一个人格,一手一个把两人从地上拉起来,又一起甩翻两个挡路的人格,一起往钥匙的方向跑去。

林彦俊一边跑一边问:“为什么要往这边跑?你们刚刚在问谁?”

陈立农给他解释:“是我的人格小山,他可以在迷宫里分辨方向。”

“人格?”林彦俊相当震惊,“人格的话怎么能信!你还给他取名字了!”

陈立农立刻反驳道:“小山是可以相信的,他一直在帮我们!”

见他反驳得非常坚决,林彦俊不愿意跟他争执伤了感情,而且王子异这个心机男也在旁边,应该不会让他轻易上当,所以只是隐晦地提了一句:“这样啊,我碰到的几个人格都在攻击我呢。”

小山的确是个特殊的人格,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格是在帮助他们的,陈立农唯一能够用来说服自己的,就是小山的确一直在帮助他们,有很多机会也没想过要害他们,还有就是,自己刚进来的时候就摸过一个镜子,里面的人格没有表现出异样。

镜子里陈立农的人格一直在给他们指路。

始终保持怀疑的王子异相信他们的原因是,不管小山是好是坏,他想取得他们的信任就不可能在这种小事上欺骗他们,而其他的人格为了不让他们分辨出哪个是小山也必然会与其保持一致,所以这种时候并不需要怀疑。

果然,他们成功的找到了闪着金光的钥匙,陈立农一手一个牵着两人冲进旁边的镜子里。


————————————————


突然发现我有三章存稿了,JJ上比乐乎还多发一章,差点把这章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