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4.2(心照不宣向)

111111      222222      333333       4.1111

——————————————————

【天亮了,一号玩家(大关)被杀,四号玩家(高)被杀】

【请一号玩家发表遗言】

关宏峰:我预言家的身份应该已经被猜出来了,还好我还有遗言,第一轮我验了韩彬,狼,第二轮周巡,也是狼,第三轮宏宇,他是好人,小周虽然我没有验,但她给我的感觉应该是好人,小汪,我现在比较倾向于他是猎人,那么第三头狼不是亚楠就是刘音了,建议你们先把周巡票出去。

【请四号玩家发表遗言】

高亚楠:我的确不是女巫,我是个平民,跳女巫一是因为好玩二是为了帮女巫隐藏身份,但是没想到女巫竟然把我给毒死了,少了一个好人兼挡箭牌,好吧,希望好人能够获胜。

【从七号玩家开始发言】

周舒桐:对不起亚楠姐,我不知道你是在保护我,我以为你是狼的。好吧,那这把投周队,如果刘音姐姐真的是狼的话……

刘音:我真的不是狼啊小周妹妹,而且你的发言把你的身份又暴露了……虽然现在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游戏结束。

关宏宇:作为一个平民,我选择投周巡。

周巡:老关你太不厚道了,怎么能这样陷害我,你们要是投我这局肯定不会结束的。

【现在开始投票】

【三号玩家(周)获得三票,八号玩家(刘)获得一票】

【三号玩家被淘汰】

【没有遗言】

【天黑,请闭眼】

……

【天亮了,七号玩家(小周)被杀】

周舒桐听到这句话终于笑了:“带走刘音姐姐。”

【八号玩家被猎人带走】

【游戏结束,平民获胜】

“什么?”这次轮到刘音惊讶了。

周舒桐高兴得跳起来蹦跶:“耶——!”还绕过桌子半圈去跟关宏宇和高亚楠击掌。

刘音很惊讶:“你是猎人?那你跳什么女巫?”

周舒桐笑着说:“因为亚楠姐不是女巫,关老师也说了周队和你很可能是狼人,我是猎人,那就只有小关老师是女巫了。可是你杀了小关老师的话我和你投票平局,第二天你再杀了我你们就赢了,所以只能让你来怀疑我是女巫,也许你会追求省事屠边。”

周舒桐又用星星眼看着关宏峰:“但是关老师的第三轮分析帮了很大的忙,而且小关老师一直在装傻跳民也让你们没有怀疑他,所以我才能成功。”

关宏峰略微勾起了嘴角:“其实我第三轮验的是小周,所以确定她是好人。但是第二轮平安夜发言的时候宏宇看着我欲言又止,什么情况下会这样欲言又止,要不然就是预言家没有验到狼不知道该不该跳,要不然就是女巫救了人不知道该不该跳,既然我是预言家,那么宏宇就是女巫了。小汪虽然没有说他的身份,但如果是狼不应该被首刀,如果是神肯定会说明,极大的可能是平民,那么没有跳出来的猎人就只能是小周,而第三头狼就只能是刘音了。

“我特意说明宏宇是好人,就是为了告诉小周如果她被杀不要带宏宇,同时也暗示她跳女巫,把杀机引到自己身上,好在,小周和宏宇都理解了。”

韩彬也笑着插话:“我说我很难过,因为关队投我的那一票不是预言家验出了狼,就是狼人故意杀好人,但我本身是狼,所以我知道关队是预言家,也就是说关队验了我。关队,我果然还是很难过。”

周巡敲着桌子义愤填膺:“还有我!老关你真的不厚道,居然验我!十五年的兄弟啊,啊!你都不相信我!”

关宏峰斜了他一眼:“别说得那么严重,这只是一场游戏。”

“那你为什么对关宏宇那么信任照顾?!”

关宏宇得意洋洋地说:“因为我哥对我是真爱!”

关宏峰说:“因为他傻。”

“哥!你又拿我当表弟了!”

“师傅!有人报案,在工地上发现尸体!”

“走走走别玩了!赶紧出发!”

“韩彬,你要不就受累跟我们走一趟?”

“既然是关队的邀请,我当然乐意之至。”

“那我就先回酒吧了。”

“我先回法医室做准备。”

“哥!我也去!”

“关老师等等我!”

——————————————————

这章其实我自己也觉得不是很合理,但是真的编不下去了,狼人杀写得好累,还没几个人愿意看,所以就此完结了吧

如果有二十个人留言想看那我以后再继续写,没有就算了

最近刚刚找到新工作,而且接下来一段时间应该都会在找工作换工作适应工作中,所以不能保证更新时间了,但我尽量每天发文,哪怕一百个字

那么……首评点梗(* ̄︶ ̄)(没点就顺延)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4.1(心照不宣向)

111111      222222      333333


——————————————————


(位子已经换回来了)

【天亮了,五号玩家(汪)被杀】

【请五号玩家发表遗言】

汪苗:……我……过……

他不敢发言,他觉得除了关队本人以外其他人都很可疑,但他谁都不敢指认……

【从六号玩家开始发言】

韩彬:小汪警官被首刀我觉得至少这一局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但是他应该是个好人,可惜的是他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我们只能看第二轮了。

周舒桐:我是个平民,什么都不知道,过。

刘音:我也是个平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过~

关宏峰:我是神牌,具体的先不说,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刘音,你不要总是跟风搅混水,你这个样子很让人怀疑,过。

关宏宇:我是平民,连我哥都没看出来什么,我就更不用说了,从第二轮开始看吧。

周巡:我是平民,过。

高亚楠:我跳神牌,具体保密,过。

【现在开始投票】

【没有人被指认,第一天结束,现在进入第二天】

【天黑,请闭眼】

……

【天亮了】

【昨晚是个平安夜】

【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峰:坐一号位真的太难了,基本上什么信息都没有,我建议从下一轮开始抽签换位子。不过第一轮的时候除了我和亚楠其他人都跳民,这里面肯定有人是有问题的,姑且认定我和亚楠都是神,小汪的身份我们不清楚,假设为平民,那么跳民的五个人里就有三头狼一个民和一个神。

首先老周和韩彬,以他们的性格和思考方式,如果他们是神的话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跳民,反而有可能民跳神,但是他们都跳民了,那么我觉得比较可疑。其次刘音,她总是在划水,无限跟风,完全看不出来她到底是什么身份,所以我也保持怀疑态度。

其他人再看吧。过。

关宏宇:(欲言又止,看向关宏峰,关宏峰回以疑惑的眼神,回头,关宏峰若有所思)我没看出什么……过。

周巡:还是没有信息,这轮不好办啊,反正我是平民,过吧。

高亚楠:我跳了,我是女巫,上一把被杀的是我,我自救了,但是这也看不出什么,反而到现在都没有人跳第三个神,那么会不会小汪是神牌?过。

韩彬:我是平民,暂时认为关队和高法医的神牌没有问题,那么狼人就在剩下的人之中,这两轮被刀的都是长风支队的,我认为狼人应该至少有两个同样是长风支队的人,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周队和小周警官,第三个的话,也许是关队的弟弟。当然,我也只是猜测。过。

周舒桐:我的确只是个平民而已,而且第一轮的时候为什么是汪师兄我想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以这个作为线索来指认我们队的人我觉得不太合理,韩顾问你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吧?所以你为什么还要这样说呢,我反而要怀疑你了。(韩彬眼里光芒一闪而过,没有回应)

刘音:为什么我划水你们也要怀疑我啊~这不是正说明我没有什么特殊身份嘛~我真的只是个平民哦,你们不用在意我。

虽然刘音说话风情万种,撩人都撩得人浑身舒坦,但是显然她的解释并没有实际内容,所以心里有猜测的人都没有被她说动。

【现在开始投票】

【六号玩家(韩)获得一票,六号玩家被淘汰】

!!!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明明所有人都没有明确地怀疑对象,为什么韩彬会被一票投死?再看看投票的人,关宏峰?

所有人都看向关宏峰,他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眼神里是不可动摇的笃定。

【请六号玩家发表遗言】

韩彬笑了,说:“关队,我现在很伤心。”

【天黑,请闭眼】


——————————————————


果然你们都是车迷啊,之前发梗发角色都没人要,一辆不正经的小破车炸出了一群

【白夜追凶,双关】你们一定不会喜欢这辆车

又(原)名——实况转播

今天不更狼人了

 @tiantiantiantian777 

你要的车,希望你真的不会后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广告————————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1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2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3

【白夜追凶,双关+潘,亲情向】蒲公英(伪文艺装逼体系,一发完结)

【白夜追凶,双关,含周关】来一只美味的关小可(链接汇总)

【白夜追凶,双关】饺子(春节贺文)

【贺!】元宵节(双关+潘,几乎无cp)

【白夜追凶,双关年下,微周关,黑化囚禁车】囚

————原来我已经发了这么多了————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即将为您转播的是双关车技对决!这是一场万众瞩目的对决!这是一场激动人心的对决!

对战双方分别是:

攻方:关宏宇,关宏峰的双胞胎弟弟,物流公司总裁,武警退役,擅长拳脚,力量型选手,特技为厚脸皮,弱点是亲哥的凝视,最终目标是把亲哥压在床上不可描述。

守方:关宏峰,关宏宇的双胞胎哥哥,长丰支队特约顾问,前任支队长,破案率保障,警界之光,擅长刑侦方面的各项分支技能,属于脑力型选手,特技是呼你大嘴巴,弱点是黑暗中的500,最终目标是逃过弟弟的魔爪。

好!现在比赛开始!

双方同时来到家门前!关宏峰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关宏宇伸手截断……不对!关宏宇门咚了他哥!看来他是企图以这种方式迂回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关宏峰会怎么做呢?关宏峰平静地把钥匙插进门孔,转动,推门!厉害了!关宏峰以不变应万变!持续开门的同时还差点坑了弟弟一个狗吃屎,对于关宏宇的暧昧攻势毫无反应,这需要选手具有非常强大的心理素质!不愧是关宏峰!

关宏宇迅速站稳以后尴尬地挠了挠头,嗯——看来他也没想到关宏峰会这么淡定,不过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跟进屋,继续寻找机会。

关宏峰开始做饭了,关宏宇跟在旁边转悠,随时准备找机会下手,不过关宏峰始终不为所动,就好像没看到关宏宇这个人一样,实在是很厉害啊。

让我们来看看关宏峰做了什么……蒜泥蒸茄子、手撕包菜、现成的烧鸡蒸了一下,还有米饭,虽然都比较简单,但是也足以看出我们的关队还是一个出得现场入得厨房的好男人啊,反观关宏宇,除了剥蒜切蒜泥撕包菜和淘米以外什么忙也帮不上,啧啧啧啧,怪不得到现在也只能听他哥的指挥。

关宏宇很执着,搂着他哥的腰前后左右磨蹭,从镜头里我们就可以看到他两腿之间的那玩意儿已经起反应了,关宏峰没有回应,还是在翻炒锅里的包菜,旁边蒸着茄子和烧鸡哎哟喂!关宏峰借着炒菜的动作一肘杵在关宏宇腹部,关宏宇立刻捂着肚子弯下腰!起立的某个部位也远离了关宏峰!

关宏峰回头了!关宏峰开口了!他说了什么?

关宏峰:早说了让你离我远一点,你就是不听,做饭的时候在旁边碍手碍脚不是找打吗。

厉害!假装无意地一招制敌,还让关宏宇无法反驳!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关宏峰也会用这种招数,我以为这只是关宏宇的专利。

关宏宇吃了一肘子终于安分点了,拿了碗筷坐在桌前等开饭,嗯~~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如果是我也会选择先填饱肚子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干坏事嘛。

果然,吃完以后关宏宇就急不可耐地洗了澡,然后也催着关宏峰去洗,趁着关宏峰洗澡的时候他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润滑剂和避孕套,香蕉味的?嗯……还真是很形象的味道啊……

关宏峰出来了!穿着背心短裤擦着头发!哇偶~~如果我是关宏宇我就直接扑上去。

嗯?关宏宇居然没有扑?而是坐在被子里拿着手机召唤关宏峰。关宏峰迟疑了一下,看起来也感到很怀疑,不过好奇心战胜了警惕,他还是坐了过去。

关宏宇笑了!漂亮!他一个翻身就把关宏峰压在床上,完成了逆袭!

关宏宇低下头去亲吻关宏峰,关宏峰在挣扎!但他无能为力!关宏宇就像吸人阳气的小妖精一样吸走了关宏峰的所有力气!关宏宇已经占据了上风!

在关宏峰还晕头转向的时候关宏宇已经三两下扒掉了他的衣服,关宏峰奋起反抗!……失败!关宏宇抓住了他的小伙伴!关宏峰倒抽一口气仰起脖子,关宏宇一口咬了上去!

果然一旦上了床就是关宏宇的天下,关宏峰只能任他宰割,虽然没有被抓住的那只手搭着关宏宇的肩想要推开他,可是却被关宏宇的上上下下弄得没有力气,双腿无所适从的蠕动着,连自己的短裤被关宏宇用脚踩掉都没发现。

关宏峰经历了第一次的SJ,躺在床上喘气,关宏宇趴在他身上亲着他的鬓角和耳后,但是手上却偷偷地挤出了润滑剂,挤这么多实在太浪费了!

关宏宇把手探向关宏峰身后,关宏峰发现了!他在拒绝!可是连指尖都在颤抖的他根本拒绝不了!关宏宇说了什么?

关宏宇:哥,都已经到这一步了,你就别拒绝了,再说我都忍了快两个月了。

两个月?真是厉害了,老夫老夫睡在一张床上竟然还能忍两个月,看来关宏宇为了他哥还真的很克制自己啊!这么想想关宏峰未免也太性冷淡了。

果然,关宏峰自己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推着关宏宇的手转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再抗拒,关宏宇亲了亲他的嘴唇,开始进行扩张。关宏峰一动不动地张开腿躺在床上,任由关宏宇去忙碌,只是覆在眼睛上的手被关宏宇拉开数次又飞快地盖了回去,莫非是在害羞?

看起来关宏宇也很是无奈,只能认真地先把扩张做完,等到提枪瞄准之后才开始想办法拿开他的手。

关宏峰闷哼一声咬住了牙,果然男人之间不是那么容易的,关宏宇停下动作亲吻关宏峰的手背,然后握住他的手从眼睛上拿开。关宏峰看起来有点茫然,关宏宇亲了亲他的眼睛,又低头吮吻他的脖子,两人身体紧密相贴,这个动作看来给关宏峰带来了很大的抚慰,他甚至主动抱住了关宏宇的背。

关宏宇开始动了!目前的动作还是比较轻柔的,幸好关宏峰有黑暗恐惧症不能关灯,所以我们才能清楚地看见如此风景。

关宏峰随着关宏宇的动作眨了两下眼睛,然后干脆闭上了,果然开着灯办事还是让人挺尴尬的,就算是我们的关大队长也不例外。

他们好像聊起来了。

关宏宇:哥,还疼吗?

关宏峰:你要真这么在意就把这事戒了。

关宏宇:别啊哥,我毕竟是个正常的大老爷们,肯定是会有生理需求的。

关宏峰:你可以自己动手。

关宏宇:我明明有你干嘛要自己动手,再说了,我这不是动手了嘛~~

关宏峰:你这是对我动手。

关宏宇:那是!我不仅动手,我还动口动脚动脑了,我就为了这跟你斗智斗勇比我上学那会可用功多了。

关宏峰:呵……

关宏宇:嘿!你不信是不是,你不信我就动给你看,我就动给你看!

关宏峰:唔嗯!

关宏宇的动作忽然激烈起来!关宏峰立刻闭口不言!只是抱着关宏宇的手臂收紧了些。关宏宇每动十几下就会停下来,看得出来在此期间关宏峰都是憋着气的,而每次关宏峰换气的时候关宏宇就会突然开始动,于是关宏峰就会不小心发出声音,啧啧啧,关宏宇真是太狡猾了,在床上还要耍伎俩,不过对象是关宏峰这种人,我倒是也可以理解。

这里向大家说明一下,其实这种事呢,不能太激烈,很多小说里会说谁谁谁大开大合把谁谁谁往死里操,这样是不行的,不仅人类的体力不足以支持完成这种动作,也很容易造成肠道黏膜损伤,所以还是要温柔一点才好,像是关宏宇这样虽然有点私心,但其实更多的还是在体谅关宏峰。

关宏峰一看就是经验不太丰富的,虽然关宏宇比较温柔,但也足以让他眼角发红,平时的关宏峰总是一副高冷范,这么柔弱的样子还真是很难看到,我们应该感谢关宏宇。

大概是体力的问题,两人的喘息都变得越来越重,但是听起来似乎同步了!嗯——这也算是情事中的一种情趣吧,两个人越来越融洽仿佛融为一体,连呼吸都是一样的节奏。

妈呀,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有点感动了呢!

关宏宇把关宏峰的腿又往上提了提,腰臀也跟着抬起来,他发起了最后的冲刺!每一下都擦着前列腺顶到最深的地方,关宏峰毫无招架之力!!!这场比赛的胜负已经……等等……我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什么!!!关宏峰哭了!关宏峰他流泪了!关宏峰流下了生理性的泪水!!!

这简直就是奇迹啊!这是历史性的一刻!是应该被载入史册的一刻!关宏宇他做到了!他做到了——!!!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观众朋友们!让我们一起欢呼吧!这是一场完美落幕的比赛!这是一场令人心潮澎湃的比赛!关宏宇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他甚至创造了奇迹!!!胜利的凯歌已经奏响,接下来是属于关宏宇,不!是属于他们两人的时间!让关宏宇尽情享受胜利的果实吧!这是他应得的奖励!!!

今天我们的转播就到这里!让我们下次再会!!!

 

———————————————————

喜欢这辆车吗孩子们!!!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3(心照不宣向)

111111      222222

————————————————————————————

刘长永空出的九号座位上渐渐浮现出一个人影,大家在惊吓过后定睛一看:“叶方舟!?”

叶方舟歪着头邪邪地笑着(邪魅一笑):“你们居然合起伙来欺负舒桐,也真是不害臊!”

周舒桐惊奇又为难地看着他,却还是忍不住解释道:“我们只是在玩游戏,这个游戏本来就是这样玩的,没什么欺负不欺负的。”

叶方舟依然非常痛心:“舒桐,我真的很嫉妒你的关老师,能够得到你这样的尊敬和爱戴。”

关宏宇和周巡都面露不善地盯着他,但还是在关宏峰稍安勿躁的示意下交给周舒桐去交涉。

毕竟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大家都没事,叶方舟也已经死透了,再去追究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此刻叶方舟只能庆幸关宏峰没有如他们计划的出事,不然这里三个男人身上的三把火就能把他烧得魂飞魄散。

其实周舒桐也知道,不管叶方舟做过什么事,但他对自己始终是一片痴心,可是……谁让自己是一名警察呢。

关宏峰稍微坐直身体,一下一下规律地轻轻敲着桌面,说:“你想玩?你确定?”

“哼!”叶方舟很有骨气,“我都已经死了,最后跟舒桐一起玩把游戏你们不会也不同意吧。”

好吧,死者为大,反正他只剩一个半透明的魂飘在那里,玩就玩吧。

刘音已经自觉跟叶方舟换了位子,她才不想坐在这对阴阳永隔的小情侣中间,顺便也要防止叶方舟对关大队长采取什么过激的行为,也因此,关宏宇也跟关宏峰换了位子,原本坐在关宏峰正对面的韩彬并没有表示抗议。

虽然被其他人集体注视叶方舟也很难受,但他向来是个固执又自以为是的人,所以他依然坐着没有动。

关宏峰说:“那就来吧。”

【请抽取身份牌】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今晚被杀的是他(她)】

【救,还是不救?】

【毒,还是不毒?】

【女巫,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

【请选择你想验的目标】

【验证结果是】

【预言家,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

【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

【昨晚是个平安夜】

大家都是一愣,随后心里都已经有了猜测。

【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宇直接伸手指着叶方舟说:“我是预言家,这是狼。”他才不管这把游戏谁输谁赢,反正只要把叶方舟搞下去他就开心。

大家都不知道关宏宇是不是真的预言家,如果说第一把验了韩彬是悍跳大家都不怎么相信,那这一把说关宏宇是悍跳大家就是一百个相信了。但,就算他真的是悍跳,大家也都不打算违背,因为准备悍跳的人至少还有两个。

关宏峰不由自主地笑了,这画面即使是在自己的预料之内也还是让人忍俊不禁,同时心里也暖融融的。

他说:“我也跳了,我是女巫,第一把被杀的是我,我自救了。”

这话一出,关宏宇和周巡眼神就已经向着叶方舟杀过去了,叶方舟的身影一阵飘忽,大概是被汹涌而来的火气烧的,而韩彬,在思考了一瞬之后将眼刀扔向了汪苗。

一句话,基本上狼的身份已经完全曝光了,至于第三头?看周舒桐那副鸵鸟样就知道了呗~~

周巡、高亚楠、汪苗,相继跳民指认叶方舟,轮到韩彬的时候终于有了点不一样的内容:“我是猎人,当然这个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其实从第一轮就足以分析出很多线索。首先,首刀关队的人,叶先生肯定算一个,高法医、小汪警官和刘音女士也许会为了胜利而对关队下手,但是高法医和刘音女士都是女性,相对而言会比较感情用事,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她们不会选择跟随一个和大家有矛盾的人。

“其次,要求狼人选择目标的话说了三遍,可见三个狼人之间是有矛盾的,但最后还是关队被刀,所以狼人里面至少有两个人是赞同以关队作为目标的,而剩下的一个肯定是非常不乐意对关队动手,至于这个人是谁我想大家从她的反应就能看出来,我也就不多说了。”

接下来轮到周舒桐,她红着脸低着头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还是轻轻翻开桌上的牌,小声说:“我自爆……”

【七号玩家自爆,直接进入第二天】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随机目标已确认】

大家都懵了一下:还有随机目标?

叶方舟已经按捺不住脱口而出一声:“操!”

等到流程走完,系统说【昨晚,六号玩家(韩)被杀,八号玩家(叶)被杀】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是为什么了。

韩彬推推眼镜,非常冷静且干脆地说:“带走五号。”

【五号玩家(汪)被猎人带走】

【游戏结束,平民获胜】

汪苗率先跳了起来,比谁都高兴,献宝似的跟关宏峰和周巡说:“关队!周队!这小子还想对关队动手,胆子真够大的,还好我坚持选择韩顾问,所以系统才会随机随到韩顾问。哼!敢对我们关队动手,还能留你到明天?”他兴奋地挽着袖子,仿佛他的毕生目标就是干掉叶方舟,他甚至有点后悔最后怎么没有想起来对韩彬喊一句“向我开炮!”

看在自己这么卖力的份上希望师傅不要跟他计较首刀关队的事情……汪苗在心里哭天喊地地祈祷。

“哼!”叶方舟冷哼一声,扔了牌轻轻一飘,转眼就已经没影了。

关宏宇还是很不爽,追着喊道:“别急着走啊!赶着去投胎呢!”

“小关老师……”周舒桐为难地低着头小声喊了一声,然后说:“他的确是投胎去了……”

所有人闭口不言,只有周巡还在角落里教训着汪苗,周舒桐低着头想着叶方舟单独说给她的那句话,慢慢红了眼眶。

希望你下辈子不要再做坏人了。她想。

——————————————————————

就问你们够不够粗长!!!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2(心照不宣向)

111111


——————————————————————


2.1

【天亮了,昨晚,九号玩家被杀】

刘长永站起来一甩牌:“真是无聊!你们自己玩吧。”

“诶诶!”周巡假模假样地伸手装作挽留,“别啊老刘,一个游戏而已,干嘛脾气这么大?你平时应付那些找事的人的时候不是都很有耐心的嘛。”

刘长永整理了一下西装的衣襟,边走边说:“队里还有那么多事呢,本来我就不赞成玩这种游戏,看起来你们也并不想跟我玩。算了,我还是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吧。”

“那你也把遗言交代一下啊!”

刘长永停下脚步,转身说:“我就是个平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还是怀疑周巡,还有高亚楠和小汪,小周不是狼人,关队……你们自己猜吧。”

“嘿!”周巡和关宏宇一起喊起来,然后被卡带很久的画外音瞬间打断。

【九号玩家离场,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峰:首先说一下,我是神牌,至于是哪个神暂时先不说。很奇怪老刘又是首刀,虽然上一把首刀老刘不是周巡干的,不过这一把他倒是有可能借此机会洗白自己,而小汪和亚楠也有可能跟刀,因为他们上一把已经作为狼人首刀老刘了,所以这样也可以降低他们的嫌疑,但是这个都不一定。小周的话,也不是说她一定不会刀老刘,但我觉得可能不会这么干脆,嫌疑还是比较小的,另外我依然觉得她不是女巫。结合上一轮的话这一轮大家的嫌疑都差不多,先听听看发言吧。

关宏宇:我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反正听我哥的吧,我跟他走。

终于轮到周巡,他的神情看起来有点凌厉:“我真是搞不懂老刘到底什么意思!上一把他胡乱带我走已经带错了,这一把还在怀疑我?我周巡不是那种人!我告诉你们,这一把,我——是——猎——人——!本来我还在犹豫被刀的时候带老刘,现在……哼!”

周巡发完狠,现场的氛围有点凝重,汪苗和周舒桐已经习惯性的准备缩脖子了,高雅楠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开始发言了,不过从她坐直身子的下意识动作看来,她也是强行挣脱了那种压迫感。

高亚楠:现在跳了两个神了,那我也跳了吧,具体是什么先不说,我的猜测跟关队差不太多,优先怀疑周队跟小汪,其他的继续看吧。

汪苗:怎么又是我?不是,你们也得考虑一下概率学吧,上一把我已经当过狼人了,这一把怎么可能又是狼人呢?我只是个平民而已,你们不要老是针对我了。

韩彬:可是汪警官,从概率学上考虑,每个人做狼人的可能性都是三分之一,并不会因为你上一把是狼人这一把就降低。另外你的语速比平时要快,发言的时候手舞足蹈,眼神四处扫视,这都是谎言特征,很明显你又是在说谎。还有……

伴随着韩彬慢悠悠地分析,汪苗无奈地擦掉满头的汗,终于也第一次甩了牌:“爆了爆了,怎么玩啊这,有关队和韩顾问其他人都不用玩了。”

【五号玩家自爆,直接进入第二天】

关宏宇和周舒桐一脸懵逼,韩彬并没有感到得意,汪苗毕竟还是年轻,性格又比较浮躁,有关队在前面施压,加上自己步步紧逼,会放弃也是很正常的,不过……

韩彬抬眼仔细观察着关宏峰,他沉稳地坐着,不像关宏宇和周巡那么随便,但也非常放松,刚给关宏宇解释完自爆的规则,察觉到自己在观察他,也看了自己几秒,突然笑了。

韩彬重新低下头推了推眼镜,嘴角也勾了起来。

【天黑,请闭眼】

2.2

【狼人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闭眼】

……

【天亮了,请睁眼】

【昨晚是个平安夜】

【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峰:(摸下巴)第一号真的是很吃亏啊,每到平安夜就什么信息都得不到,但是昨天晚上让狼人选择目标说了三遍,看样子狼人里面产生了不同的意见,这一点很值得注意。

关宏宇:感觉这个游戏不太适合我啊,我还是跟我哥吧。

周巡:反正我是猎人,其他的再说。

高亚楠:我跳身份了,我是女巫,昨天晚上被杀的是关队,我救了他,暂时先发个银水,那么我觉得宏宇和周队的嫌疑可以降低一点,韩顾问嘛……他是个冷静理智的人,应该不太会被感情控制,小周对关队的尊敬大家都很清楚,这两个人嫌疑比较大,刘音的话大概不会有任何犹豫,反而让我对她不太怀疑了。但是关队也很有可能悍跳自刀,所以我这个药用得比较冒险,不过关队和韩顾问会成为目标的可能性实在太大,我也冒不得这个险,看看后面的发言吧。

韩彬:关队的银水先不考虑,暂时认为他是预言家没错,那么高法医的分析就很正确,目前小周警官的嫌疑最大,如果后面的发言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出来,我应该就投给小周警官了。

周舒桐:(怯生生迟疑地)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怀疑我,但我才是预言家,第一把我验的刘副队,第二把验的周队,他们都是好人,所以我没有跳,但我真的是预言家……

她那副底气不足的样子看起来格外心虚,就算说的是真话也让人信不起来。

刘音:(微笑着举手)我是民,我弃权。

【现在开始投票】

【七号玩家获得两票,其他玩家弃权】

【七号玩家被淘汰】

【请七号玩家发表遗言】

周舒桐失落地趴在桌上,大眼睛带着委屈看着所有人:“哎呀,我真的不是狼人,你们怎么就不信呢!我明明什么也没说啊……”

看她这个样子众人不由得信了几分,于是也将目光投向了曾经跳神的关宏峰和信誓旦旦的韩彬,上一轮只有这两个人投了小周,就连关宏宇都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哥,因为他坚定地跟着对方的说法弃票了,而关宏峰却在最后关头投了小周,实在不得不让人生疑。

而这两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面带微笑,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就低下头开始进行下一轮的准备,对于投来的目光表示无所畏惧。

【天黑,请闭眼】

2.3

【天亮了,四号玩家被杀,六号玩家被杀】

【请四号玩家发表遗言】

高亚楠:关队和韩顾问都很可疑,但是上一把韩顾问完全没有自己的分析,而是完全跟着我的猜测,不仅干脆地撇开了关队的嫌疑,还肯定地推给小周,所以我觉得他的嫌疑更大,关队这一句的发言都没什么指向性,我想再听一听。

【六号玩家没有遗言,从八号玩家开始发言】

刘音:女巫毒得漂亮,剩下的就是把我们关队票出去了吧~

关宏峰:(眼神异常凌厉)刚才亚楠说我没有什么指向性发言,那是因为前两轮我都是第一个发言,而且第二轮还是平安夜,我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但是现在我可以好好分析分析了。

首先来说说小周,上一轮的遗言她说得非常真挚,我也没有发现任何谎言特征,但是你们好像没有发现,她之前被亚楠和韩彬怀疑的时候说她是预言家,遗言的时候说的却是“她真的不是狼人”,她改口了!为什么?因为我才是预言家!

第一轮我就验了小汪,所以我毫无根据地直接怀疑他,第二轮我验了亚楠,是好人,投小周是因为她跳了预言家,确实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原本想着第一轮一个遗言,第二轮一个遗言,即使我第三轮被刀也还有遗言,所以我准备第三轮再挑明,结果她突然跳了预言家,加上她的发言,她说她没有跳是因为第一轮验的老刘,没验到狼,但是她会第一个验老刘吗?(手指在太阳穴旁打转)想想看。

而且她第一轮没有发言不是因为小汪自爆了吗?怎么说是因为没有验到狼呢?是因为紧张吗?(停顿)我不知道,但我怀疑,而且其他人的嫌疑都差不多,我只能先从小周下手。虽然从遗言来看她也许只是因为被怀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韩彬的嫌疑已经很明显了,所以我刚刚没有验他,我验的刘音,她是狼人。从一开始刘音就一直在跟风,别人说什么她就认什么,但是她本身除了跳民以外什么都没有暴露,这种行为本身就很可疑不是吗?

当然,这一轮你们可以投我,但是如果游戏没有结束……就不用我说了吧。

关宏宇:(犹豫)……………………那就(看周巡)………………投我哥?

周巡:(犹豫)……………………(无奈点头)投吧投吧……………………

【现在开始投票】

【一号玩家获得三票,一号玩家被淘汰】

【天黑,请闭眼】

周巡和关宏宇同时心里一震,闭上眼开始暗暗祈祷……

2.4

【天亮了,昨晚,三号玩家被杀】

太好了!

周巡兴奋地跳起来一翻牌:“带走刘音!”

【八号玩家被猎人带走】

【游戏结束,狼人获胜】

“什么!”周巡顿时傻了眼。

刘音不爽地叹了口气,一翻牌,果然是淡黄色的平民牌。

高亚楠恨铁不成钢的声音滚滚袭来:“驴啊驴啊!真是一头驴!又蠢又倔!你以为人家就那么蠢明知道你是猎人而且怀疑她还杀你吗?有没有点脑子!关队几句话就把你给忽悠了,你这么!…(痴)…(心)…(一)…(片)怎么就这么怂呢!”那几个字高亚楠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不仅因为好朋友同样对某人是痴心一片,更因为她觉得告白这种事还是应该自己来,所以宁愿憋死也不给他帮忙。

周巡这才反应过来,看向关宏宇,然而关宏宇看起来也并不是很高兴。

于是他又蒙逼了。

关宏宇酸不拉几地对关宏峰说:“我说哥啊,你到底是跟我一队还是跟韩彬一队呢,我怎么觉得好像你们之间的配合更加默契更加多啊……”

关宏峰看了一眼正在被刘音和周舒桐兴师问罪的韩彬,还是转头安抚自家弟弟:“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撇清你的嫌疑,如果我跟你配合,那不是明显我们一队的吗,最后也得不到胜利了。”

“所以你嘴上说着没有太怀疑的对象,最后却还是投给了小周,也是为了让我们看起来不是一队?”

“投给小周一是因为她跳了预言家,而周巡和亚楠的猎人女巫已经没办法推翻了,我只能取代预言家,所以必须尽快把她弄掉。二是她当时实在表现得很心虚,第一轮又因为小汪自爆没有发言,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越往后越危险。三就是因为你听了我之前的发言肯定会弃票,所以我趁此机会和你区分开,赢的把握也会更大。”

“可是韩彬为什么也投给小周?”

“那就要问他了,也许他是想当一把暴民呢。”关宏峰和关宏宇一起看过去。

“韩大顾问你这个暴民玩得溜啊,帮助狼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韩律师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帮对方!”

韩彬推了推眼镜,被两个女人吵得头大:“我只是觉得高法医说得很有道理,而且小周警官你当时的反应实在太像说谎心虚了,所以我才会投给你,并不是为了帮助狼人。”

可两个女人还是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韩彬干咳一声,再一次觉得有一个默契十足的知己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他抬眼看向关宏峰,发现对方也在看他,眼里满是戏谑和了然,一点也不考虑他刚刚才帮过自己。韩彬叹了口气取下眼镜小心擦拭,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看穿了一切的汪苗表示很想掀桌,掀到一半又被委屈巴拉的小师妹给镇压:“可是现在只有八个人了,下一把怎么来?”

“我来!”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1(心照不宣向)

1.1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请互相确认身份】

【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今晚被杀的人是他(她),救?还是不救?】

【毒?还是不毒?】

【女巫,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

【请选择你想验的目标】

【验证结果是】

【预言家,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

【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昨晚,九号玩家被杀】

九号玩家刘长永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周巡愤怒地喊到:“我要带走周巡!”

【三号玩家被猎人带走】

周巡也怒了:“你他妈的有病啊!带走我干嘛!”

【请三号玩家遵守秩序,请九号玩家发表遗言】

刘长永:哼!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第一个杀我?你肯定是狼人!还有小周,肯定不是狼人!

【请三号玩家发表遗言】

周巡:我就是个普通村民而已!某个白痴猎人怕还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恨吧。剩下的好人们小心一点,白白少了一个好人,狼人的优势出来了。

【从四号玩家开始发言】

高亚楠:先声明,我是民及民以上,至于到底是什么你们自己去猜,第一轮除了小周应该不是狼人或者女巫以外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如果周队真的是好人,那么猎人这一枪真的射中膝盖了,接下来大家发言的时候最好能够小心一点,过。

汪苗:我呢,就是个普通村民,第一轮确实看不出来什么,不过周队,说真的,其实我也觉得……(缩脖子,避开视线)你是个狼人……(摸鼻子),我觉得刘队说得挺有道理的……(含糊其辞)过。

【三号玩家产生暴力行为,请控制你的情绪,否则你将被暂时被请出场外】

【请六号玩家开始发言】

韩彬:暂时还看不出什么,还是从第二轮开始吧,我先过。

周舒桐:我只是个平民,也没看出什么东西,但是(瞪眼)我也觉得周队是狼,过。

刘音:哎哟,你们可都是警界人员,怎么一个狼人杀还玩出暴力事件了。我呢,只是个平民而已,其他的,还是看大佬们怎么说吧,过。

关宏峰:这一把我只是个平民,从第一轮老刘被杀来看,狼人应该不是小周,女巫也不会是小周,否则她肯定会救的,而且一般来说第一把女巫都会救,没有救的话说明这个人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当然也可能女巫是想留着药自救,我心里已经有一些猜想了,还是等到下一轮再说吧,过。

关宏宇:我这第一次玩就这么复杂,你们全都过了,那我也过吧

【现在开始投票】

【没有人被指认,第一天结束,进入第二天】

【天黑,请闭眼】

1.2

【天亮了,昨晚是个平安夜】

【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峰:(摸了摸下巴)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女巫是个比较任性的人,第一轮没有救老刘,应该是出于自保,以及跟他不太熟或者有矛盾,第二轮救了人,被杀的应该是跟他(她)关系比较好的,我大概知道是谁了。再说小汪,你第一轮的时候说周巡是狼人,周巡在你心里就是这种形象吗?我觉得不是,就算是你也不应该有这个胆量,所以你突然说出这种话我反而觉得你比较可疑。

这时候刘长勇很不满地说:“怎么就跟我有矛盾了,我有那么惹人厌吗!”

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在心里想:有没有你自己心里就没点碧数吗???

关宏宇:(兴奋地站起来)我是预言家!我验出来了!韩彬是狼人!(关宏峰一脚踢中他膝弯,关宏宇腿一软又坐回到椅子上)第一轮我验的周巡,真可惜他居然是好人,他明明应该是狼人的!不过还好,第二个我果然没有看错,韩彬就是狼人,大家一起投他!

高亚楠:宏宇刚才说了他是第一次玩,而且我相信以他的智商应该想不出悍跳这种办法,所以我相信他,这一轮我投韩顾问。

汪苗:(十指紧紧交握)刚才关队说我很可疑,我太冤了我,我真的只是一个平民而已啊,我怀疑我师父那还不是因为他平时老跟刘队闹矛盾嘛,这个全队上下都知道的事,怎么我一说就变成可疑了……哎哟!师傅!我错了!别打别打!

【三号玩家产生暴力行为,被暂时请出场外,希望其他玩家引以为戒】

汪苗:既然我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平民,那我就跟着大家走吧,我也觉得宇哥应该说的是真的,我投韩顾问。

韩彬:(双手交叉放在嘴前,手肘撑着桌面)首先我要替自己澄清一下,虽然关队的弟弟是第一次玩游戏,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比较冲动的人,也许他不懂得悍跳这种技术,但他有可能乱跳啊,毕竟他对周队和我的敌意大家都看在眼里,他说我是狼人很可能只是故意报复我。

然而很不巧的是,其实我才是预言家,但很遗憾我查了小周警官和刘音女士,他们都不是狼人,而关队弟弟虽然假冒我的身份来指认我,不过我没有查过他,所以并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狼人,但他确实很可疑,可以重点观察一下,高法医和汪警官这样跟风指我我也觉得很可疑,这两个人之中至少有一个是狼人。

目前我更加偏向是汪警官,因为你刚才发言的时候出现了很多说谎的特征,首先你始终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你的双手握得非常紧,这显示出你的内心非常的不安,其次第一轮发言的时候,你摸鼻子和缩脖子的动作就没有停过,这说明你知道你说了不应该说的话,心里很虚,并且害怕被周队报复,可是为什么你还是坚持要说呢,那么很可能就是,你在说谎!

所以这一轮,我会投给汪警官。

周舒桐:(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我……我现在脑子好乱,我觉得小关老师应该没有说谎,可是我觉得韩顾问说的也很有道理,我……既然关老师也觉得汪师兄比较可疑,那我还是先投给汪师兄吧……过……

刘音:(单手撑着下巴,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嗯——那大家投票吧~

【现在开始投票】

【五号玩家获得两票,六号玩家获得五票,六号玩家被淘汰,请六号玩家发表遗言】

韩彬很无奈地笑着摇头:“失策了,原本以为首刀刘队能够摆脱我的嫌疑,没想到关队的弟弟竟然拿到预言家,我不是输在逻辑,而是输在没有逻辑上……我去陪陪周队吧。”

韩彬起身走出房间,却没有看到关宏峰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

【第二天结束,进入第三天】

【天黑,请闭眼】

1.3

【天亮了,昨晚,二号玩家被杀,四号玩家被杀】

【没有遗言,从五号玩家开始发言】

汪苗:高法医怎么死了?谁是女巫啊,怎么乱毒人?还有刚才韩顾问已经承认他是狼人了,我跟高法医之前都说了是他,如果我们是狼人我们会一起投他吗?而且他也一直在攻击我们啊,如果我们是狼人我们难道自相残杀吗?我真的只是平民而已!反而韩顾问刚才说小周和老板娘是好人,我觉得她们才更可疑!而且上一轮只有小周和韩顾问投的我,这还不够明显吗?这一轮我投小周!

周舒桐:(一脸懵逼)为什么是我!我只是……我是觉得韩顾问确实说的很有道理啊!我又不知道他是狼人。而且,而且高法医怎么……是被女巫毒死的?可是为什么呀?啊……我觉得这一轮我完全玩不懂了……我跟风吧……过。

刘音:我跳身份了,我是女巫,关队说我比较任性我承认。第二轮被刀的是关弟弟,介于他今天第一次玩,以及他的性格问题,我认为他应该不是狼人自刀,所以我救了他,同时我也认为他没有在说谎,他就是预言家。那么两个神都出来了,可是第一轮的时候高法医明明说她是民及民以上,其实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在暗示大家她是神牌,第二轮关弟弟跳了预言家之后她就没有再说这个话了,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再说肯定会被女巫毒死,不过很可惜我还记得你第一轮说的话,so~~

关宏峰:看来我之前猜得没错,女巫就是刘音,虽然亚楠说民及民以上也可能只是在混淆视听,但是这次刘音没有毒错。

韩彬之前承认了自己的狼人身份,可是我们玩的不是明牌局,他完全没有必要承认而是可以继续假装,他承认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因为他狼人的身份对其他人的身份产生怀疑,所以他针对过的亚楠和小汪反而更加值得怀疑。他之前洗白小周和刘音是因为他已经判断出了他们是好人,既然我能想到我认为他也能想到,所以是在拉拢他们,后来又借此将狼人的嫌疑引向她们,从而悄悄洗白亚楠和小汪。

他在第二轮分析小汪的内容全部都是真实的,一方面可以洗白他自己,如果没能成功还可以反过来洗白小汪,即使我们依然不相信,还可以保住亚楠,只是他没想到刘音竟然毒死了亚楠。

我怀疑亚楠的原因除了刘音说的改口,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小汪不同寻常的胆量,他敢首杀刘队还调侃周巡肯定是有人给了他这个胆子,这个人必然是支队的人而且一点也不怕周巡,那么除了我以外,在这里的只有亚楠。

所以三个狼人都已经出来了,这一轮我投给小汪。

【现在开始投票】

【五号玩家获得三票,七号玩家获得一票,五号玩家被淘汰】

【游戏结束,平民胜利】

1.4

韩彬和周巡前后脚回到房间,周巡已经冷静下来,嘲讽地笑着问刘长永:“怎么样老刘,你那一枪开错地方了吧。虽然我平时经常跟你有矛盾,但那只是意见不合,怎么可能放到游戏里公报私仇,我周巡是那种人吗?啊!”

刘长永忿忿不平:“你是不是还有待考究,你也说了这只是个游戏,如果是现实里我当然不会怀疑你,但是游戏里杀人又不会真的产生伤害,谁知道你会不会公报私仇,连人家韩彬顾问都是为了嫁祸给你,虽然你没有杀我,可我还是因为你才死的啊!”

汪苗在旁边显摆自己少有的文学素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哎哟!师傅——您下手也太重了!”

“还有你!”周巡的怒火蹭一下又窜起来,“你居然跟着别人一起票我!票我还敢陷害我!啊!你以为有高亚楠给你撑腰我就不敢动你了吗?我打死你个兔崽子我……”

这边,周巡追着汪苗满屋子跑,那边,韩彬已经跟关宏峰聊上了:“果然我那点小心思根本瞒不过关队,还是输了。”

关宏峰非常谦虚:“哪里,其实我根本看不出来你有什么问题,要不是宏宇正好是预言家又正好验了你,我大概根本就不会怀疑你。”

关宏宇表示不服:“哥!你怎么能不怀疑他呢?这里就他最可疑。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必须说他是这里除了你以外最聪明的人,无论如何你都应该怀疑他才对。”

关宏峰摸着关宏宇的头给他顺了顺毛,韩彬则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他也觉得关宏宇说的没错,这难道不是夸奖吗?

“可是关队怎么能够断定,你弟弟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呢,也许他真的像我说的那样是故意乱说?”韩彬继续问。

关宏峰笑了:“我跟宏宇从小一起长大,虽然长大以后有些疏远了,但是他有什么习惯我很清楚,而且他的确是第一次玩狼人杀,所以他有没有乱说我一眼就看得出来。另外,你大概没有注意,你在发言的时候双手交叉挡在嘴前,不想让别人看清楚你的嘴,这也是一种说谎时的自我保护反应,所以我就更加确定了。”

韩彬笑得非常满意,那是看到知己时的欣慰,他从小到大都把身边的人远远地甩在身后,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能碰到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能够一较高下的人,这种毕生对手的感觉,就连玩个游戏都是一种享受。

高亚楠去找刘音算账了:“我说,自己人,你毒我的时候,可真是一点儿也不手软啊。”

刘音捧着杯子,无辜地看着她:“这只是一个游戏啊,既然你有嫌疑,那我也没有必要太谨慎吧,再说,关队也说了,我任性啊~”刘音得意地笑着,为自己找了一个好借口感到非常满意,看起来像个小姑娘一样朝气蓬勃。

“任性是吧?”高亚楠伸出一只修剪得干干净净的食指指着刘音,点点头,看起来很是不爽,刘音见她这样更加得意地扭起来,可她突然话锋一转:“可以,我就喜欢任性的,要不然全是白痴和正经人这游戏玩得可真没意思。”

高亚楠说完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刘音愣了一会后,又笑了:这个高冷的法医小姐姐,还蛮有意思的嘛~

【第二轮游戏现在开始】

【请抽取身份牌】

【天黑,请闭眼】

——————————————————————

鉴于某位小可爱的要求,发一篇整合版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2.4(心照不宣向)

1.1  1.2  1.3  1.4  

2.1  2.2  2.3

——————————————————————

【天亮了,昨晚,三号玩家被杀】

太好了!

周巡兴奋地跳起来一翻牌:“带走刘音!”

【八号玩家被猎人带走】

【游戏结束,狼人获胜】

“什么!”周巡顿时傻了眼。

刘音不爽地叹了口气,一翻牌,果然是淡黄色的平民牌。

高亚楠恨铁不成钢的声音滚滚袭来:“驴啊驴啊!真是一头驴!又蠢又倔!你以为人家就那么蠢明知道你是猎人而且怀疑她还杀你吗?有没有点脑子!关队几句话就把你给忽悠了,你这么!…(痴)…(心)…(一)…(片)怎么就这么怂呢!”那几个字高亚楠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不仅因为好朋友同样对某人是痴心一片,更因为她觉得告白这种事还是应该自己来,所以宁愿憋死也不给他帮忙。

周巡这才反应过来,看向关宏宇,然而关宏宇看起来也并不是很高兴。

于是他又蒙逼了。

关宏宇酸不拉几地对关宏峰说:“我说哥啊,你到底是跟我一队还是跟韩彬一队呢,我怎么觉得好像你们之间的配合更加默契更加多啊……”

关宏峰看了一眼正在被刘音和周舒桐兴师问罪的韩彬,还是转头安抚自家弟弟:“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撇清你的嫌疑,如果我跟你配合,那不是明显我们一队的吗,最后也得不到胜利了。”

“所以你嘴上说着没有太怀疑的对象,最后却还是投给了小周,也是为了让我们看起来不是一队?”

“投给小周一是因为她跳了预言家,而周巡和亚楠的猎人女巫已经没办法推翻了,我只能取代预言家,所以必须尽快把她弄掉。二是她当时实在表现得很心虚,第一轮又因为小汪自爆没有发言,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越往后越危险。三就是因为你听了我之前的发言肯定会弃票,所以我趁此机会和你区分开,赢的把握也会更大。”

“可是韩彬为什么也投给小周?”

“那就要问他了,也许他是想当一把暴民呢。”关宏峰和关宏宇一起看过去。

“韩大顾问你这个暴民玩得溜啊,帮助狼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韩律师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帮对方!”

韩彬推了推眼镜,被两个女人吵得头大:“我只是觉得高法医说得很有道理,而且小周警官你当时的反应实在太像说谎心虚了,所以我才会投给你,并不是为了帮助狼人。”

可两个女人还是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韩彬干咳一声,再一次觉得有一个默契十足的知己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他抬眼看向关宏峰,发现对方也在看他,眼里满是戏谑和了然,一点也不考虑他刚刚才帮过自己。韩彬叹了口气取下眼镜小心擦拭,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看穿了一切的汪苗表示很想掀桌,掀到一半又被委屈巴拉的小师妹给镇压:“可是现在只有八个人了,下一把怎么来?”

“我来!”

————————————————————————

昨天说今天有福利,但是想一想其实抢顺序对很多人不公平,本来想明天再抢,但是星期一有的人要回学校了吧……

只能下次再弥补你们了孩子们【哭笑不得.jpg】

那么今天的福利是

一个点梗

两个角色认领:

新脑洞,校园短篇集,有四个原创角色(放心,最多只是单箭头),其中两个已经预订出去了,现在还剩两个,大关的死对头(单方面)和他们的辅导员

前三评可随意选择一个自行认领,不认领就顺序后延(之前评论过的才可以哦哼哼)

以及上次点梗的妹子不要急,我肯定会写的😂

以上【鞠躬】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2.3(心照不宣向)

1.1  1.2  1.3  1.4  

2.1  2.2

——————————————————————

【天亮了,四号玩家被杀,六号玩家被杀】

【请四号玩家发表遗言】

高亚楠:关队和韩顾问都很可疑,但是上一把韩顾问完全没有自己的分析,而是跟着我的猜测来走,不仅干脆地撇开了关队的嫌疑,还肯定地推给小周,所以我觉得他的嫌疑更大,关队这一局的发言都没什么指向性,我想再听一听。

【六号玩家没有遗言,从八号玩家开始发言】

刘音:女巫毒得漂亮,剩下的就是把我们关队票出去了吧~

关宏峰:(眼神异常凌厉)刚才亚楠说我没有什么指向性发言,那是因为前两轮我都是第一个发言,而且第二轮还是平安夜,我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但是现在我可以好好分析分析了。

首先来说说小周,上一轮的遗言她说得非常真挚,我也没有发现任何谎言特征,但是你们好像没有发现,她之前被亚楠和韩彬怀疑的时候说她是预言家,遗言的时候说的却是“她真的不是狼人”,她改口了!为什么?因为我才是预言家!

第一轮我就验了小汪,所以我毫无根据地直接怀疑他,第二轮我验了亚楠,是好人,投小周是因为她跳了预言家,确实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原本想着第一轮一个遗言,第二轮一个遗言,即使我第三轮被刀也还有遗言,所以我准备第三轮再挑明,结果她突然跳了预言家,加上她的发言,她说她没有跳是因为第一轮验的老刘,没验到狼,但是她会第一个验老刘吗?(手指在太阳穴旁打转)想想看。

而且她第一轮没有发言不是因为小汪自爆了吗?怎么说是因为没有验到狼呢?是因为紧张吗?(停顿)我不知道,但我怀疑,而且其他人的嫌疑都差不多,我只能先从小周下手。虽然从遗言来看她也许只是因为被怀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韩彬的嫌疑已经很明显了,所以我刚刚没有验他,我验的刘音,她是狼人。从一开始刘音就一直在跟风,别人说什么她就认什么,但是她本身除了跳民以外什么都没有暴露,这种行为本身就很可疑不是吗?

当然,这一轮你们可以投我,但是如果游戏没有结束……就不用我说了吧。

关宏宇:(犹豫)……………………那就(看周巡)………………投我哥?

周巡:(犹豫)……………………(无奈点头)投吧投吧……………………

【现在开始投票】

【一号玩家获得三票,一号玩家被淘汰】

【天黑,请闭眼】

周巡和关宏宇同时心里一震,闭上眼开始暗暗祈祷……

————————————————————

明天有福利,明天有福利,明天有福利

趁今天还有机会赶紧给我评论哦小宝贝们,不接受沙发、已阅之类的哦~~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2.2(心照不宣向)

1.1  1.2  1.3  1.4  

2.1


——————————————————————————


【狼人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闭眼】

……

【天亮了,请睁眼】

【昨晚是个平安夜】

【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峰:(摸下巴)第一号真的是很吃亏啊,每到平安夜就什么信息都得不到,但是昨天晚上让狼人选择目标说了三遍,看样子狼人里面产生了不同的意见,这一点很值得注意。

关宏宇:感觉这个游戏不太适合我啊,我还是跟我哥吧。

周巡:反正我是猎人,其他的再说。

高亚楠:我跳身份了,我是女巫,昨天晚上被杀的是关队,我救了他,暂时先发个银水,那么我觉得宏宇和周队的嫌疑可以降低一点,韩顾问嘛……他是个冷静理智的人,应该不太会被感情控制,小周对关队的尊敬大家都很清楚,这两个人嫌疑比较大,刘音的话大概不会有任何犹豫,反而让我对她不太怀疑了。但是关队也很有可能悍跳自刀,所以我这个药用得比较冒险,不过关队和韩顾问会成为目标的可能性实在太大,我也冒不得这个险,看看后面的发言吧。

韩彬:关队的银水先不考虑,暂时认为他是预言家没错,那么高法医的分析就很正确,目前小周警官的嫌疑最大,如果后面的发言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出来,我应该就投给小周警官了。

周舒桐:(怯生生迟疑地)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怀疑我,但我才是预言家,第一把我验的刘副队,第二把验的周队,他们都是好人,所以我没有跳,但我真的是预言家……

她那副底气不足的样子看起来格外心虚,就算说的是真话也让人信不起来。

刘音:(微笑着举手)我是民,我弃权。

【现在开始投票】

【七号玩家获得两票,其他玩家弃权,七号玩家被淘汰】

【请七号玩家发表遗言】

周舒桐失落地趴在桌上,大眼睛带着委屈看着所有人:“哎呀,我真的不是狼人,你们怎么就不信呢!我明明什么也没说啊……”

看她这个样子众人不由得信了几分,于是也将目光投向了曾经跳神的关宏峰和信誓旦旦的韩彬,上一轮只有这两个人投了小周,就连关宏宇都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哥,因为他坚定地跟着对方的说法弃票了,而关宏峰却在最后关头投了小周,实在不得不让人生疑。

而这两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面带微笑,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就低下头开始进行下一轮的准备,对于投来的目光表示无所畏惧。

【天黑,请闭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