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出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丁农】巧克力工厂17(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才发现我居然发掉了一章……

——————————————————————————

闯进工厂的一群人是另一家巧克力公司的,为首的那个正是小杂毛唐鸣的父亲唐老板,DsC的巧克力不仅美味精致,就连价格都非常平民,他们始终没有办法抢占到更多的份额,所以早就对DsC的秘密感到向往。

之前曾经利用无人自走拍摄器,偷偷进入工厂进行拍摄,然而拍摄其并没有在设定的时间到达设定的地点。

当然这个原因有很多,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被人发现了,所以当工厂大门打开宣布拥有招待券就可以进入参观的时候,他毫不怀疑地就把自己的儿子送了进去。

唐鸣从小被家里人娇宠着长大,所以中二得比别人家的小孩也更严重些,总觉得自己一定是能够扭转乾坤获得大成功的人,当父亲对他说,只有他能够拯救家里的工厂的时候,他非常得意,丝毫不认为到别人的工厂窃取情报搞破坏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他只觉得自己的能力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经过走廊的时候D先生得意地炫耀着他的防护措施,暴露了整个工厂与外界最近的地方,唐鸣便毫不客气地把父亲给的信号发射器扔在了那里,于是唐老板带着手下一起强行闯了进来。

唐鸣跟他爹告状:“爸爸,那个D先生可能跟这次来的其中一个人认识,而且他很在意那个人,你如果抓到那个人的话肯定会很有用的!”

“你确定?”唐老板不太相信自己儿子的话,毕竟D先生是出了名的冷漠孤僻难以接近,虽然他本来也很少在外露面,但是一个需要靠招待券才能进入巧克力工厂的小孩能跟他有多亲。

唐鸣见自己老爸不相信自己更加委屈:“是真的!他对那个人特别好!那个人都快成年了,D先生却非要说他来巧克力工厂还爱吃巧克力都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而且一直照顾他,但是对我们其他人却很不好,苏染都被丢出去了!”

苏染被丢出去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被人冷落更不值得在意!

自己家孩子什么样唐老板心里清楚得很,都是被他妈给惯坏了,一点礼貌都不懂,连他自己有时候都恨不得掐死这个臭小子,更别说出了名难搞的D先生,至于那个苏染,他也有跟她的父亲接触过,比自己家的孩子还要讨厌,被丢出去一点也不稀奇。

所以唐老板只是敷衍地说:“好了好了知道了,你先跟他们出去,如果看到你说的那个人我会把他抓起来的。”

唐鸣挣扎着不愿意出去,他也要参与抓捕行动,不管是D先生还是花仙子,都只亲近陈立农的事让他非常不满,而且他还没有吃到DsC的秘密巧克力,他要抓到D先生逼他把所有还没有上市的巧克力都交出来。

唐老板头疼地挥了挥手,让手下把自家熊孩子带走,然后安排手下说:“我们兵分两路,你们往那边,我们往这边,不管看到什么,只要是会动的东西都给我抓起来!”

【丁农】巧克力工厂21(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警察带走了一群狼狈不堪的人,这些人有的浑身沾满了巧克力,有的被印上了DsC的烙印,有的被藤蔓缠成“植物人”,还有几个是被封在箱子里让人搬出去的。

竟然跑到D先生的工厂来闹事,这是把整个城市的脸面都不放在眼里啊,必须严加惩处!

送走了警察和唐老板的人,又送走了四个小孩,陈立农站在工厂门口好奇地问丁泽仁:“你刚刚给他们喷的是什么?”

“变蠢喷雾。”

“啊?”

陈立农微张着嘴诧异地看向丁泽仁,丁泽仁只坚持了三秒钟就忍不住扭头捂着脸笑了:“噗,你也太可爱了吧,这你也信。”

陈立农羞恼地说:“什么啊,你有完没完?耍我玩很有意思吗?”

“我可没有耍你玩,”丁泽仁看着他,嘴角带着意味深长地笑意:“我是在调戏你。”

“……”陈立农抿着嘴脸红又无语地看着他。

丁泽仁露齿一笑,解释道:“是消除记忆的药水,毕竟小花仙的事情不能暴露出去,D先生的真实身份,也不能暴露。”

所以他把见过小花仙的几个小孩还有唐老板的记忆都消除了,只是顺便消除了唐老板大概两年多的记忆,作为另一个巧克力公司的老板,两年的记忆足够他错过很多事了。

陈立农微皱起眉:“那……那我的记忆……也要消除吗?”

“对。”丁泽仁说。

陈立农忍不住握紧拳,面露难色。他并不想忘记这一切,不仅是因为他在这里很开心,更因为,如果忘记了,以后就算在电视上看到D先生,也不会知道那个人就是丁泽仁,他曾经和那个人有过一段快乐的经历。

丁泽仁看到他这幅样子心里已经在冒泡泡了,却还是故意慢吞吞说到:“不过,如果变成D先生的家人,就不用忘记了。”

“啊?”陈立农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所以,”丁泽仁说,“厂长儿子和厂长夫人,你选一个吧。”

厂长儿子和厂长夫人……陈立农好一会才理清楚这其中的含义,顿时红了脸低下头不好意思再看他。

丁泽仁虽然满口调戏,但其实心里也是很紧张的,毕竟他跟陈立农刚认识没有多久,不过见了两面而已,他很喜欢陈立农,也确定这是可以相处一生的对象,却不知道陈立农是否也跟自己抱有相同的心思。

陈立农咬了咬嘴唇,小声地说:“我当然是,愿意选厂长夫人的。”

丁泽仁心中一喜,正要回话,却听陈立农又说:“但是……现在还不行……”

顿时一盆凉水浇灭了心里的火。

丁泽仁强自镇定地问:“为、为什么?”

陈立农皱起眉,欲言又止地看着他,沉默了好久,才探头到他耳边,丁泽仁没发现的是,陈立农探过来的过程中脸上已经浮现出调皮地笑。

他一字一顿拉长了音,带着笑意说:“因为我还没成年啊~小~哥~哥~~”

“……”

是了,未成年人是不能结婚的呢……OUO

 

 

END


——————————————————————


终于完结了,欧耶

【丁农】巧克力工厂20(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丁泽仁重新戴上面具,站在机器后面看着远远走来的那群人,为首的那个他很熟悉,是从他们家工厂盗走了巧克力秘方逃走的叛徒,小时候自己还曾经叫过他叔叔。

之前那个迷你自走拍摄器被找到的时候,父亲刚刚开始教导自己接手工厂后的事情,遇到有人使这种手段当然是要用来作为范例,结果却查到幕后黑手竟然是他。

这么多年了,还是如此不择手段,当初要不是他,父亲也不会产生全自动无员工的念头,不会开始想办法研制新型巧克力,虽然说这些办法造就了如今的巧克力帝国,但是如果没有成功,等待他家的就是万劫不复。

所以丁泽仁不打算轻易放过他。

这群人走到丁泽仁附近不到十米的时候终于发现了他,顿时叫喊着追了上来,唐老板慢悠悠地在后面等着,顺便提防着那个貌似跟D先生关系很好的少年突然出现。

丁泽仁虽然双拳难敌四手,但是胜在敏捷矫健,借着流水线之间狭窄复杂的地形带着一群人兜圈子。

这一队十几个人分了三队想要包抄丁泽仁,却被他像泥鳅一样在人缝中游走,偶尔碰到反应慢落单的,还会停一下跟这人过两招,比如把人家的手按在印花章子下面,或者自动包装锡箔纸的地方。

被戳了章子的手顿时烫出一个烙印,捧着手倒在一边惨叫,包上锡箔纸的倒是很快就把纸撕掉,结果又被丁泽仁连着三个同伴一起扔到切割机的传送带上,半米高的高温陶瓷刀板从上到下一次切开三块巧克力,也完全可以把人一刀切成两段,几个人赶紧连滚带爬落在地上。

然后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糊在地上的巧克力溶液滑倒摔成一团。

丁泽仁一个侧空翻直接从流水线上方翻到另一边,顿时甩开了身后的追兵,迎面又碰上另一个,立刻向后躺倒后背着地,双腿将扑上来的人踹到另一边和自己的同伴撞在一起,两个人纠缠着重心不稳地掉进大纸盒里,最后被胶带封得严严实实。

一个鲤鱼打挺又起身,却立刻停下动作,因为唐老板已经拿着一把小手枪站在了他面前。

“D先生,久仰大名。”唐老板脸上带着矜持自得的笑意,“想不到D先生的身手竟然这么好,在下真是自愧不如,不过,我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聊聊,您觉得如何?”

丁泽仁站着没动,只是同他一样勾起嘴角,说:“唐……叔叔,好久不见。”

唐老板顿时一愣,已经好久没有人这样叫过他了:“你是?”

丁泽仁没有回答他,而是说:“你还是……看看身后?”

唐老板本来不信,却看见D先生面具上反射着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这些由不得他不信,他赶紧转身将手枪对准身后。

一串懵懵的巴掌大的小人吊在藤蔓上瞪着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丁泽仁才不跟他客气,抬起一脚就把他揣进了纸盒子里,小花仙们一连串从藤蔓上滑下来七手八脚把盖子合上。

在胶带封下来之前,唐老板从盒子缝隙中看到D先生拿下了面具,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他感到一阵恶寒,突然觉得自己原来掉进了坑里。那是一张年轻的英俊的脸,而且像极了某个人的年轻版,正微笑着对他摇手再见。

再也不见。


————————————————————


下章完结了,开心

我知道这章很一般没什么意思,不过真的,想不出来细节OTZ

【丁农】巧克力工厂19(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那片藤蔓很特殊,如果感受到温度就会迅速缠上,并且以极大的爆发力将人拉上半空甩到反方向,可是持续力又不够,所以很快就会把缠住的东西扔掉。丁泽仁小时候就在工厂里玩,尤其爱去招惹这藤蔓,丁爸爸拿他没办法,只好在他大概会被扔下的地方布置了一张藤网。

后来丁泽仁长大了,藤蔓也玩腻了,就知道要带着隔热的皮手套去抓,只是把藤蔓当成一种交通工具。

当然,老爸跟他说的用藤蔓调戏人的方法他也没忘记。

这时候为了对付入侵者,丁泽仁就把皮手套和藤蔓的特性都告诉了陈立农,让陈立农到这边来阴一把。

早有准备的陈立农没有激发藤蔓的被动属性,凭着自己之前飞过一次的经验稳稳地落在藤网上,可是后面的追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被藤蔓扔得东一个西一双,除了少数两三个运气好落在了对岸,其他人纷纷掉进了巧克力河里。

这巧克力河虽然流得不快,但是极为粘稠,人一掉进去就被浓厚的巧克力溶液裹住了手脚,滑都滑不利索,要不是密度实在太大,恐怕里面的人都要溺死在甜蜜的巧克力里。

几个脑袋在深褐色的河面上微微起伏,侥幸掉在岸上的人赶紧找东西想把他们捞出来,藤蔓他们是不敢再碰,然而这边的岸和对面不同,啥都没有,他们只能顺着河流向下,下游那他们路过的时候看到巧克力河分流之后河面变窄了,到时候救人会轻松一点,同时一边走一边企图找到些什么。

万幸的是,他们发现了一片长得很高的花丛,把花茎结起来就能扔给河里的人。

不幸的是,这些花的颜色黑的白的红的黄的紫的绿的蓝的灰的……

陈立农早就远远地停下了脚步,看着那些人毫不犹豫走进花丛企图摘花,然后被小花仙们缠住吊起来扔到不知道哪个阴暗的角落,这才带着肩上的小人走过去。

丁泽仁说,有这个小人在,其他的小花仙就不会攻击他,于是陈立农走过去,连比带划示意他们用花茎把巧克力河里的人都捞上来,小花仙们在小人的劝说下很给面子的照办了。

被捞上来的人每一个身上都沾满了巧克力,小花仙们一看顿时激动起来,觉也不睡了,也不回花里了,而是像蝗虫一样扑到这些人身上舔食巧克力。

这些人被压得站不住脚陆续倒在地上,还以为小花仙们是要吃掉他们,惊恐地挣扎尖叫,陈立农在一旁笑得弯下腰捂着肚子,也因为某两个人变调的呻吟微红了耳廓。

他忍不住伸手捂住有些发热的脸,直到脸上传来异样的触感,这才想起来手上还带着丁泽仁的皮手套。

丁泽仁去了比较麻烦的包装流水线那边,那边都是机器,既不方便施展也没有办法躲起来,只能凭着体力和身手跟对方周旋,所以他把简单的巧克力河这边交给陈立农,自己却去了流水线那,延续着自己一贯的温柔体贴(你怕是忘了那几个小孩……)。

陈立农抬头看向遥远的那边: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丁农】巧克力工厂18(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丁泽仁带着陈立农来到一个有很多显示器的地方,陈立农发现自己等人刚才去过的地方都在上面,三个分开的小孩也都各自待在安全的地方,苏染被藤蔓绑得只露出一个头还在不断挣扎,赵理云被裹在凝固的软糖里同样只有头在外面,顾轩……他正在吃跟他一起掉进机关的葡萄,丝毫不为自己的处境而担忧。

另外还有两队大人,加起来大概三十几个的样子,气势汹汹地分头行进,一路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而去,另一路据丁泽仁说,那边是巧克力切割印花包装的流水线。

“怎么办?”陈立农紧张地问,“你有什么安排,可以告诉我吗?我真的很担心诶。”

丁泽仁一边熟练地调动监控,把画面集中在两队人马会路过的地方,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陈立农:“担心什么?担心工厂损坏?以后就没有巧克力吃了?还是担心被他们抓到会受到伤害?”

陈立农实在没想到这人这么无聊在这试探自己,理所当然地说:“当然是都很担心啊!还有那三个孩子,还有小花仙他们,而且这毕竟是你家的工厂诶,万一被毁坏了你和你父亲的努力不是都白白浪费了!”

丁泽仁操作的手略停顿了一下,随后带着笑意说:“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我们策划好的,当然会有对策,来,我跟你说……”

听了丁泽仁说的安排之后,陈立农迟疑地问:“这样不好吧……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丁泽仁说,“一切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具有大杀伤力的机器都没有开,只要他们不作死是不会有事的。”

于是两人也分头行动,去引诱那些人踏入陷阱。

一队人马顺着巧克力瀑布顺流而上,来到巧克力的梦幻世界,他们已经听唐鸣说过这个全部由巧克力制作的世界,可以看出有人来过吃过的痕迹,在这美轮美奂的画面中显得格格不入,有一个人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偷偷从树上拔下来一朵小蘑菇,放进嘴里一咬,竟然真的是巧克力!

带头的人大手一挥:“分头去找,只要是会动的都给抓起来!”

一群人顿时四散开去,在小腿高的草地上仔细搜索,半人高的石头后面当然更不会放过,还有树的后面上面,以及那座小小的房子里面。

两个人刚走到小房子门口,就见一道人影从窗户翻了出去跑向远方,在跑动的过程中还回头看了一眼,满脸的紧张。那人虽然身高腿长的,但是五官明显尚且稚嫩,估计就是小公子说的那个对于D先生来说很是特殊的少年了。

他们没有去深究这少年怎么会单独出现在这,既然老板的吩咐是抓住一切会动的东西,那么这个少年当然更不能放过,于是他们大喊一声,十几个人都跟着追了上去。

陈立农一边跑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丁泽仁交给他的那双皮手套戴上,然后抓住一根藤蔓飞身向前荡过去。

后面追着的人也纷纷抓住这些藤蔓准备起飞,没想到藤蔓却突然收紧缠住了自己的手。

“呜哇!”

“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

“爸爸!”

“#@*¥……#&^$%#……!!!”

———————————————————

我是不是一直忘记说,现在上班了,不能保证每天更新了……

不过好像大家上学了也不是每天看了……

【丁农】巧克力工厂16(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陈立农惊魂未定地窝在D先生怀里,虽然D先生比他稍矮,抱住了他的头脚却踢到他的腿,但这并不妨碍陈立农沉浸于他怀里的温暖。

不过现在还不是放心的时候,那些人进了工厂不知道会做些什么,得赶紧想办法把他们赶出去才是。

所以陈立农迅速起身,向D先生建议到:“还是快点报警吧!不然再晚一点的话……你、你是……”

陈立农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时间间隔太久他甚至没能立刻想起来对方是谁,D先生冰冷的面具下有着一张年轻帅气的脸,因为被陈立农发现身份而显得有些局促和尴尬,丝毫不同于之前那个傲慢无礼的样子。

“原来是你!”陈立农震惊地喊道,原来D先生赫然就是那个在超市给了他巧克力的收银员小哥哥!

D先生露出一口白牙:“嗨,又见面了。”

拿下面具的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变得温暖阳光。

见陈立农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D先生,或者说丁泽仁,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欺骗和这一天的作为而生气,顿时紧张地舔了舔嘴唇,僵硬地扯着嘴角说:“不好意思啊,这是我们家的传统,其实我也一直不是很习惯。”

“传统?”陈立农终于回过神来,“什么传统?”

丁泽仁说:“就是厂长的身份一定要保密,而且对外的形象必须是高贵冷漠的,所以我才会戴着面具,而且故意摆出那副傲慢的样子,这样别人才猜不到我的真实身份,也就不会威胁到我和我家人的人身安全,更无法威胁到我们的巧克力工厂。”

陈立农若有所思地问:“所以,那三个孩子,你也是故意让他们离开的?”

“当然,如果让他们跟着,我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直接让他们离开也引不出这些人。”

如果是D先生这样说,也许陈立农还会怀疑一下,但是丁泽仁这样说,陈立农真的一点也不怀疑,毕竟丁泽仁是那么温柔的人,甚至陈立农连那三个孩子的安全也毫不担心了。

小人重新爬回到陈立农肩头的行动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丁泽仁侧身捡起掉在地上的面具,额前的碎发随着重力的改变滑开,陈立农这才注意到他的额头上青了一块:“你的额头!”

“没事,撞了一下而已,跟我来,我们到宽敞的地方再聊,虽然我个子没有你那么高,但是在这里也站不直腰啊。”

丁泽仁自黑地打趣着,陈立农忍不住笑起来,果然,比起D先生,他还是更喜欢丁泽仁一些。

这通道不长,两人很快就爬了出去,身后的合金门一直传来被人敲打的声音,陈立农有些担心地问:“你有联络JC吗,他们什么时候能来,这些人在工厂里不知道会做些什么诶……”

丁泽仁率先爬出通道,然后回身把陈立农直接拉了出去:“我们不会让JC进到工厂的,毕竟JC里面也可能混进各种人,而且,花仙子的存在不能暴露。”

“那怎么办!”陈立农很担心,“我们两个人不可能对付那么多人的吧。”

丁泽仁得意地笑了,这才稍微能够看出一点D先生的影子,他拉着陈立农往不知哪个方向走去:“在我的工厂里面,还能让他们欺负了吗。”


【丁农】巧克力工厂15(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有了刚才的情景,再加上唐鸣那奇怪的反应,陈立农已经猜到D先生应该是预料到什么而有所准备了,所以对顾轩的安危倒并不太担心,只是问:“这样突然掉下去不会受伤吧?”

D先生再次拉起他的手说:“总比待在这里安全。”

这小可爱还是挺聪明的嘛,而且也非常善良体贴,很好很好。

唐鸣也终于反应过来:“你是故意的吧!”

“嗯哼~”D先生得意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终于发现了啊,你这个小间谍做得可不够称职哦。”

唐鸣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爸爸!在这里!他们在这里!”

D先生没有去追他,而是拉着陈立农也往反方向跑,一边跑一边通过迷你对讲机吩咐些什么。

他们一跑,唐鸣便也跟在后面,边追边喊,然而他终究是小孩,腿短体力差,没一会就被陈立农和D先生甩在后面。

这时陈立农终于隐隐约约听到了更多的脚步声,他往后看了一眼,发现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正追在自己两人身后,这座巧克力工厂一直以神秘闻名,从来没有人知道工厂里是什么样子,今天又看到了作为员工的花仙子们,也就是说这座工厂里只有D先生和他的家人能进来,那么这些人肯定是来者不善。

D先生拉着陈立农转进了一个安全通道,这通道的通风口开在墙上,表面的盖子已经被人打开,D先生扯下盖子率先钻了进去,对陈立农说:“跟着我。”

通风口里有一个简单的金属云梯,D先生爬上去之后三两下拆掉上面的盖子,里面是一道半人高的合金门,这么一扇肯定没什么机会用上的门居然也装了指纹和虹膜两道验证锁。

虽然陈立农已经肯定D先生事先便有所料及应对安排,但他大概也没想到敌人会这么快就追上来,合金门打开的时候陈立农听到一声:“在这里!”等他一只脚踩进门口的时候正好被人抓住了另一只脚的脚踝。

陈立农顿时趴在地上,双手用力扒住地面,没有被抓的一只脚踩在门沿上,另一只脚疯狂踢动企图从对方手里挣扎出来,然而一手就能握住他脚踝的人又怎么会让他轻易挣脱。

对方见拉他不下,就握着他的脚踝慢慢爬上来,陈立农感觉到身后逐渐出现的压迫力,前面D先生在直不起腰的通道里刚刚找到合金门的开关按下,正在想办法赶回来,但是因为行走不便眼见着是来不及了。

陈立农不想连累别人,既然这些人是冲着巧克力工厂来的,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相比之下如果让他们抓到D先生才是更大的危机。

于是他放松力气,甚至还往后推了一把,企图将来人给踢下去,只是却被对方顶住。

D先生发现他的企图,顿时急了,突然往前一跃,一只手撑在他手边,身体借力一个翻越,直接从他背后半空中翻了过去,瞬间越过一个身位,而且是陈立农一米八多的身位,另一只手捞住他的腰,整个人调了个方向,双脚向着抓着陈立农的人踹过去。

陈立农感觉握住自己脚踝的手猛然一紧,随后一阵大力把自己往后拖,但是他用脚卡住了门沿,那力量拉扯到极限,陈立农的身子都被拉得偏向一边,是因为他用力撑住墙面才没有被拉下去。

一直躲在陈立农的肩带里的小人突然爬出来向着后面跑去,两秒之后那人痛叫着松开了陈立农的脚踝。

D先生踹完人以后借着反作用力收回腿,双腿同时踩在门沿两边,手臂紧紧地抱住陈立农的腰,横在半空中一蹬门沿,终于在门关上之前带着陈立农完整的落在了通道内。

两个人狠狠地摔在地上,D先生护着陈立农的头,但是自己却直接撞在地上,力道狠得连他一直小心戴着的面具都掉了下来。

————————————————————

待会出门觅食,提前更,大家多多留言啊

【丁农】巧克力工厂14(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唐鸣神色一紧,明显就是心虚的样子,可他还是坚持着说:“我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诶~~”D先生一副很失望的语气,“我还以为像你这么中二的少年肯定看过不少动漫小说,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吗,孤陋寡闻啊你。”

唐鸣听到这话顿时松了口气,狡辩到:“你才中二呢!还戴着个面具装酷。像我这种成熟理智的三好学生,平时从来不看动漫,都是看世界名著和社会新闻打发时间,当然偶尔也会看一看莎士比亚、雨果之类的。”

D先生又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唐鸣还小,看不出来这笑容深处的含义,但是陈立农看得清清楚楚,加上唐鸣那奇怪的反应,他毫不怀疑,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继续往前走,这里是一个分区恒温冷冻库,每个分区的温度可以单独进行调整,所以房间里堆满了各种食材,从水果到冰块一应俱全。

D先生路过水果区的时候顺手抓了一把樱桃和一根香蕉,樱桃递给陈立农,香蕉自己剥皮就吃起来,小胖子顾轩咬着手指流口水,却因为赵理云的下场和D先生的态度而不敢伸手,陈立农对这乖巧的小胖子还是很有好感的,把手里的樱桃留了两个给肩头的小人,其他都偷偷塞给了他。

D先生一回头发现陈立农手上已经没有东西了,于是又给他抓了一把草莓。

陈立农有些哭笑不得,这个D先生实在奇奇怪怪的,有时候温柔体贴,有时候又蛮不讲理,明明对苏染和赵理云的安危毫不关心,却注意着自己手上是否有水果吃。

让人真的不想喜欢他,却又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这次陈立农把草莓递给唐鸣,但是唐鸣不屑地扫了一眼没有接,陈立农也不在意,自己随便擦擦塞进嘴里。

真甜。

D先生边走边说:“这些冷藏柜都是智能的,当生产线上缺少食材了,他们就会自动把食材送过去。”

“送?”陈立农很好奇,“怎么送?”这些冷藏柜四面八方没有任何装置,包括上面陈立农也抬头看了,并没有看到输送管道之类的,这些东西难不成要用瞬间移动传送过去吗?

D先生没有回答他,而是高兴地转了个弯:“哦!玫瑰葡萄,我跟你说,这种葡萄非常好吃,不仅又甜又大又没有籽,而且果肉里还带着一股玫瑰花的香味,不过卖得比较贵,好在我们这里都是自己种植的,所以质量也比外面的更好。快拿着吃啊~”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抓起一把递给陈立农,同时还示意围在旁边的唐鸣和顾轩,唐鸣显得有些警惕,只从表面上拿了两颗扔进嘴里,顾轩可是早就馋坏了,听D先生说得诱人,又闻到陈立农咬下去后弥漫开来的香甜味道,顿时忍不住扑了上去大吃特吃。

陈立农又看到D先生那种意味深长地笑。

只见他吃完手里的又去冷藏柜里抓了一大把,转身递给陈立农的时候却正好撞到坐在冷藏柜边沿的顾轩,顾轩顿时重心不稳倒进葡萄堆里。

而正在这时,冷藏柜突然发出“滴”的一声,堆得满满的紫水晶般的葡萄瞬间消失,连带着顾轩一起,陈立农略一低头就能看到,冷藏柜的底板变成了一个向下打开的机关,下面是漆黑幽深的空洞。

“哦——”D先生非常懊恼地感叹一声,“看来生产线上的葡萄用完了。”

说着,他又往嘴里扔了一颗玫瑰葡萄。

————————————————————

是开学了吗,最近都没人了……

【丁农】巧克力工厂13(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陈立农垂着头走在最后面,D先生毫不在意地在前面带头,小胖子顾轩忐忑地和小杂毛唐鸣一起走在中间来回看,唐鸣则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到D先生那么漫不经心地调侃着一个可能会受伤的孩子,陈立农对这个人的印象瞬间全毁,什么孩子气,什么可爱,根本就是自以为是不管他人死活的大混蛋而已!

虽然D先生说让小人们去照顾赵理云了,但陈立农还是很想去看看那孩子怎么样,可是D先生不带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总不能也从那个洞口跳下去,所以只能非常不满地跟在后面,跟那个烂人保持距离。

D先生带着他们穿过一条钢铁走廊,边走边说:“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到科技区了,这里是工厂中离外界最近的地方,不过不用担心,我们采用了半米厚的超强度防爆抗震合金,外面还有防火防爆的特制黏土,而且最上面是毫无破绽的住宅小区,所以即使是在这里也是安全的,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我们。”

伤害我们的人就是你啊……陈立农默默地在心中念到。

他们来到一个充满科技感的房间,这里有各种仪器,都在进行着各自的工作。

最吸引人的就是正中间一个盛满青绿色液体的容器,两个小孩很快就忘记了赵理云,好奇地问到:“这个是干什么的?”

“这是用来研究巧克力青苹果的,”D先生说,“你们之前看到的巧克力树,巧克力花,巧克力果子,还有巧克力的被子,都是在这里研究出来的,这些机器会按照我们的设想自动进行调整实验,并且把结果记录下来,方便我们日后修改配料。”

顾轩咽了下口水:“会有真正青苹果的样子和味道的巧克力苹果吗?”

D先生回答道:“是的,会有真正的青苹果的外观、香气、触感、口感和味道的巧克力青苹果。”

唐鸣突然代替了赵理云的作用,质疑道:“那为什么要用巧克力做?直接用青苹果不就好了。”

“因为我高兴。”D先生礼貌性地勾起嘴角。

陈立农在一旁撇了撇嘴,觉得这个人真是无聊,突然耳朵里却听到一声轻微的轰鸣,他疑惑地回身看向来路,但是什么也没看见。

虽然有些不满D先生的做法,不过陈立农还是跟他说:“我好像听见后面有什么声音,要不要去看看?”

“是吗?”D先生扭头的时候,面具上掠过一道光,“那我告诉你一个保命要诀,这种时候就不能回去看,而是应该往反方向跑才对。”

陈立农感到不解:“为什么?”

D先生自然而然地牵起他的手,带着他往下一个房间走去:“因为不同寻常的声音必然伴随着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更何况我刚刚才立了一个‘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我们’的flag,按照常理来说接下来就一定会发生一些能够伤害到我们的事情。”

“我说的对吗?小杂毛。”D先生笑看向唐鸣。


————————————————————————


不想写这个了,加快进度

【丁农】巧克力工厂12(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链接合辑(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小人一点也没客气,勺子里的巧克力溶液很快就消失了,小人从勺子里抬起头,伸出相较人类比例有点长的舌头在脸上扫了一整圈,顿时小脸上那叫一个干干净净。

陈立农原本被D先生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是看小人毫不在意的样子就只觉得好笑了,这个D先生看起来傲慢无礼的样子,其实只是比较幼稚孩子气而已,相处下来还是挺可爱的。

这时,赵理云又发现了新东西:“D先生!这个又是什么?”

他蹲在一条看起来黏黏糊糊半透明的粉色河流旁边,这条河跟五颜六色的巧克力河不同,是一直在平原地区流动的,说是流动,但是这条河实在太浓稠了,看起来就像被搅烂的果冻一样,让人非常怀疑它是怎么一点一点往前流的。

D先生看了一眼,说:“这个就是我们推出的新品,樱桃软糖巧克力里面的樱桃软糖了,它会随着河流被搅拌均匀,然后落进前面看起来像井一样的洞里,洞的下面是五把高速旋转的螺旋刀,在迅速分割的同时对软糖进行冷却,将它们彻底变成固体。”

“这怎么可能!”赵理云的质疑精神又冒出来了,“软糖凝固的速度之快根本不足以让它们形成这样的状态,它们会在流到一半的时候就凝固起来,而且软糖源源不断地落下,前面的软糖会堵住螺旋刀,后面的软糖根本不可能被冷却,反而刀会很快就损坏的。”

D先生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那你可以试试啊。”

赵理云立刻满脸不信地用手上的勺子去挖那条半透明的河,可是想要拿起来的时候勺子却不甚脱落,他便伸手去捡,D先生连忙阻止:“唉唉!你……”

然而来不及了,赵理云碰到了勺子,同时也碰到了半固体状态的河面,满不在乎地想要收回手的时候却受到了大力地拉扯,顿时一个趔趄往前扑去,小半个手臂都陷进了软糖里。

“不要用手摸啊。”D先生郁闷地说,随后赵理云就被软糖拉扯着整个掉进了河里。

他还能躺在河面上,只是怎么也起不来,随着软糖河逐渐流向那个据说有着五个高速螺旋刀的深坑,他惊慌失措地挣扎着呼救,然而岸上的人却无法对他提供任何帮助。

陈立农紧张地抓住D先生的衣领,吼道:“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D先生轻轻握住他的手从衣领上拿下来,按着领口处的纽扣说:“!#%¥!%#@%!¥……”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反正是小人们的那种语言,说完以后D先生拍拍陈立农的手背说:“放心,我让花仙子去关掉螺旋刀了,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陈立农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又被人揩油了,只是紧张地问:“真的来得及吗?刀关掉要多长时间?”

“完全停下来的话大概需要半分钟吧。”D先生说。

“什么!”伴随着陈立农的惊呼响起的,是赵理云尖锐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着赵理云的声音迅速下落,陈立农再次揪住D先生的衣领:“那他落下去要多久?”

“嗯……”D先生扶了扶脸上的面具,说,“大概十秒钟吧。”

完全来不及啊!

陈立农白了一张小脸,却听D先生说:“放心,虽然螺旋刀不能完全停下来,但是也会变慢,大概只会‘轻轻地’撞他几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