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丁农】巧克力工厂2(从名字就很甜的HE)

【丁农】巧克力工厂(从名字就很甜的HE)

…………………………………………

自己买的两种一个是牛奶巧克力一个是蓝莓巧克力,小哥哥给的是从来没见过的粉色包装的樱桃软糖巧克力,陈立农把它放在冰箱的最里面,要留到十八岁当天再吃。
之后陈立农照常上学,每天只从大块巧克力上掰一小块下来吃,大概拇指的第一指节那么大,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他还是觉得很幸福。
樱桃软糖巧克力上架了,可爱的粉色包装和新奇的口味引得人们大肆抢购,然后没过几天,就传出了新的消息。
有人在樱桃软糖巧克力里面发现了生产公司,也就是DsC公司的招待券,DsC公司也发表声明称,招待券一共有五张,两张在新口味的樱桃软糖巧克力里,一张在经典的牛奶巧克力里,一张在黑巧克力里,还有一张在榛果仁巧克力里,得到招待券的人,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可以在公司周年庆的那天进入到他们的巧克力工厂参观。
要知道,DsC公司可是现在世界上最大最有名的巧克力生产厂商,他们生产的巧克力不仅更加浓郁美味,就连口味和形式都比其他公司要多得多,而且他们的工厂是全封闭式的,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制作的,很多竞争对手想要盗取他们的秘法,却连混都混不进去,这次他们居然主动放人进去,怎么能让人不激动!
而与激动中的人们不同,陈立农对于参观巧克力工厂并没有半分兴趣,他只觉得厌烦,因为他原本就艰难的购买巧克力的过程变得更加艰难了,超市里的巧克力货架旁边永远都有人,巧克力卖得非常快,他完全没有机会偷偷拿了就走,要买就必然会被别人发现。
还有一件让他难过的事情就是,那天的小哥哥不在超市网站列出的员工名单里,陈立农也没再见过他,可能他只是当天帮忙的临时工而已,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陈立农一边想着巧克力,一边想着小哥哥,觉得这日子越发的难熬,只等着别人快点找到五张招待券,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去买巧克力,他就有机会了。
可是前四张招待券很快都被找了出来,第五张却始终没有出现,人们找那张券都快找疯了,陈立农也想吃巧克力想到快要疯了。
现在他手上只剩下当初小哥哥给他的樱桃软糖巧克力,他原本是打算留到十八岁当天再吃的,可是现在……
陈立农拿出那块包装粉粉的巧克力,狠狠地咽了下口水,还是克制不住拆开了。
实在对不起小哥哥,虽然他已经记不清小哥哥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了……
粉色的包装拆开,里面还有一层亮闪闪的锡纸,包裹着的巧克力看起来也透着粉,不过大体上还是正常的,掰开一小块,里面露出透明红色的软糖,吃在嘴里有着清爽的樱桃味。
陈立农小心地,仔细地吃掉了一天的份额,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果然巧克力是一种能够让人非常开心的东西。
他想把巧克力重新包好放回冰箱,折起锡纸的时候却觉得手感不太对,巧克力和锡纸中间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像是卡纸一样的……他把锡纸又重新拆开,这才发现巧克力下面果然有东西,是张樱桃红色的卡纸,他抽出来一看:
招待券……

评论(13)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