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丞农】大房子解析(微灵异向,应该算是HE,橘农BE)

【丞农】大房子链接合辑(微灵异向,应该算是HE,橘农BE)

解析写完了,那就发解析吧不发车了,好像说得有点乱,但是应该足够看懂了

————————————————————

第一章、

苏染又插嘴道:“听说长得好看的人从那附近路过很容易鬼打墙,还有人从窗户里看到过那个小少爷的鬼魂,说是个很帅气的男孩子。”

向城诧异道:“是吗?我听说的是很可爱的男孩子啊,十四五岁的样子。”

【帅气的是丞丞,可爱的是农农,说明鬼其实有两个】

 

 

第二章、

不知道为什么,陈立农从踏进这个房子的一瞬间就觉得不太舒服,有种想要转身落荒而逃的冲动,虽然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可是他的心却一直悬着,直到进了房间才稍微好一点。

【想逃是因为农农曾经被丞丞困在这里不能离开】

 

 

第三章、

餐桌边坐着一对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女,还有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女生,女生的脸看起来有点莫名的眼熟。

【范家一家四口,熟悉的少女是……】

三个人都用惊异的目光看向自己。

中年男女脸上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眼神却不断闪烁,但陈立农看不懂这代表了什么。

【因为农农是不应该存在的人】

他看起来长大了些,原本只到自己腰的身高已经到自己胸口了。

【小孩长大了,而农农没有长,因为农农不是人类】

我可是这房子的主人,就算房子里真的有鬼它们也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丞丞是屋主,所以在屋子里力量最强】

 

 

第四章、

说起来,我还应该谢谢你,让我有了朋友。

【有了朋友而不是叫到了新朋友,因为丞丞只把以前的农农当朋友】

“可是农农喜欢彦俊,而且彦俊也喜欢农农……”

“那又如何。”

“所以农农是不会喜欢你的!”

范丞丞手里的刀停了下来,轻笑一声,侧脸看向苏染:“这个……可不一定。”

【丞丞已经有计划要把农农的心抢回来了】

范丞丞依然是微笑着的,只是苏染觉得这笑不同于平日的淡淡温柔,似乎很有深意。

【苏染狗带】

【关于这个狗带啊其实我只是准备给他们洗脑让他们逐渐忽视农农的存在然后丢下农农离开,结果六个角色有两个是一个人的,五个人里三个人非要死,还有一个始终不知道是谁,只有一个人想活着,于是……】

 

 

第五章、

又是西瓜汁又是草莓汁,全都红艳艳一杯。

【暗示有人死了,本来想让饮料“红得诡异”,不过想想很恶心还是算了】

林彦俊觉得那微笑里满是挑衅。

【心机丞】

向城好笑地看着他匆忙离开,给苏木回了消息之后就把影碟机里枯燥的文艺片退出来重新挑了一张碟,叫《忌日快乐》。

【其实是丞丞的葬礼录像】

苏木看着回信笑了笑,苏染从一旁凑过来边问边看:“哥,你笑什么呢?”

【已知苏染狗带,这个苏染是鬼,所以苏木和向城计划的事这一下丞丞都知道了】

向城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大电视的屏幕,那里面的画面并不可怕,却让他浑身发冷动弹不得。

门突然被人打开。

【于是向城死了】

 

 

第五章、

林彦俊去一楼厨房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陈立农,但是他们先出发不可能比自己还晚到,估计是两个人一起去了草莓地,林彦俊撇了撇嘴,出门往屋后去了。

第六章、

“根本就没看到人……”林彦俊皱眉黑着脸,心情很不美好。

陈立农把切好的一堆橙子丢进榨汁机里,正好范丞丞捧着一篮草莓回来了,陈立农有些诧异:“诶?你动作很快诶。”

范丞丞笑着说:“从小就自己摘草莓,已经很熟练了。”

【一堆切好的橙子说明农农已经在厨房忙了很久了,所以制霸进厨房的时候农农不可能不在的,是丞丞让制霸没有看到农农,丞丞动作快是因为他根本不用动手,抽空去解决了落单的向城】

他还梦到自己和少年一起站在中年男女面前,可是他们却都像看不到自己一样,只注视着少年,偶尔看过来一眼也满是冷漠和疏远。

他觉得很难过,梦里的画面是灰暗的,除了少年以外所有人对自己都是无视疏远的态度。

【这些人无视疏远农农是因为农农是鬼魂,他们本来就看不到】

范丞丞轻笑一声,关掉火,把热热的牛奶倒进陈立农碾碎的草莓里递给他:“所以农农,以后你还愿意在这里住吗?”

【还愿意在这住吗,而不是还愿意来玩吗】

【第六章评论:

@风解意i:以后你还愿意在这住吗这句话我竟然觉得有点可怕

少爷回复了  风解意i:嘻嘻嘻,你的感觉很敏锐嘛】

 

 

第七章:

沈辞猛的一愣,两年前的传单都没有拿出来?可是这张传单还只是夹在那一堆的中间,所以范冰冰其实是在两年的时间里只写了五封信过来?而且范丞丞还没有拿?

沈辞抽出手里这封信里面的信纸,一共有三张,落款是在三年前,竟然还更久!他赶紧又看到开头:亲爱的丞丞,你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这两年不知道你又变成了什么模样……

【信一直没有拿出来却还有新的寄过来,说明范家人根本没有看过信箱,三年前已经离开两年,所以姐姐已经写信五年,什么情况下会把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一个人扔下五年,而五年前正好是传闻出现的时候,也就是丞丞自杀的时候】

他刚看到这里,房子的大门被人打开,他抬起头,范丞丞站在门口意味深长地对着他笑。

【沈辞死了】

陈立农下了楼,正好苏染从远处跑过来,他笑着跟她打招呼:“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

后面的话没了声音,因为苏染竟然径直从他旁边跑了过去,连眼神都没有在他身上停留。

陈立农愣在当场,一种极度恐慌的感觉窜上心头。

【已知苏染是鬼所以……】

大家下到一楼围在餐桌旁点外卖,苏染和苏木在争论大早上吃炸鸡到底行不行,向城和王曲奇陈果果在讨论吃什么粥配什么小菜,沈辞可能是刚跑完步回来,一脸疲倦的样子让他们随便。

陈立农抓着手机,突然又感觉到那种蚀骨入髓的孤独。

【已知苏染向城沈辞都是鬼所以……】

向城和苏木对视一眼,悄悄避开林彦俊的视线去了厨房。

【已知向城……】

 

 

第八章、

“不是啦……你快看啊!这个!”

听见王曲奇都快急哭了,陈果果终于还是奇怪地凑了过去,越看越震惊,拿着日记本的两只手都开始剧烈颤抖。

房间门被人推开,范丞丞在门口微笑地看着她们说:“两位女士,偷看别人的日记可不是好习惯。”

【王曲奇和陈果果死了】

苏木在一边笑看着他们闹,心里却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女人味?王曲奇什么时候也开始在意这种东西了?她不是一向自我标榜为邻家小妹妹吗?

【借苏木的口说明王曲奇已经换人了】

 

 

第九章、

“不用如果了……”又一个人突然插入到他们的谈话中。

向城同情地看着林彦俊:“我看他们大概早就在一起了。昨天我跟着去厨房的时候……正好碰到他们在接吻……”

【这是很明显的说谎啊,大家都是知道的呀,所以这个向城肯定是有问题的呀】

向城冷眼看了他一下,转身就走了,陈果果则满脸的心虚,说:“没有啊,没有啦农农,我们就是……讨论一下早饭吃什么。”

陈立农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又看看林彦俊,发现对方正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这要说是没什么问题谁也不会信吧。

【故意让农农误会,以为自己被排挤了】

陈立农毫不意外的转身,果然看到了范丞丞,每当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是范丞丞立刻出现。

【这就是丞丞想要达到的效果】

陈立农吸了吸鼻子,掩饰地转过身走向楼梯:“什么鬼啦!如果我不喜欢你怎么可能永远跟你在一起啦!”

“就算你不喜欢我,不想跟我在一起,我也会一直缠着你的。”

范丞丞说。

【这句话其实很黑暗很惊悚的,不过大家好像都没有看懂,丞丞是真的说到做到就算农农不喜欢自己也一直缠着他】

 

 

第十章、

苏染和王曲奇吵了很久,谁也说服不了谁,陈立农真的不知道这种小问题她们为什么可以吵这么久。

其他人依旧没有搭理他,林彦俊倒是看过来了一下,只是刚准备开口,很快又被苏染拉着衣袖扯了回去。

陈立农颓然地坐在原地,那种奇妙的被排挤的感觉又袭上心头,那边一群人吵得热热闹闹而自己却插不了话,一时之间就连这样的争吵似乎也显得格外温馨。

【其实就是为了让农农感觉自己被冷落被排挤,这样丞丞才好温柔体贴趁虚而入得到农农的心】

天气比昨天更阴沉,原本就光线不足的大房子里显得更加阴暗,真有了点鬼屋一样的感觉。陈立农有些晃神,这样灰蒙蒙又华丽的场景好像是在哪见过,他有一种既怀念又排斥的奇怪感觉,可始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见过。

【就是梦里的场景,而且农农在这里住了很久,但是怕被丞丞关起来,所以怀念又排斥】

 

 

第十一章、

另一边,苏木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实在觉得今天苏染的行为有些奇怪,虽然平时的苏染也会偶尔任性一下,但是很少会真的伤害到对方,尤其是对陈立农,陈立农性格开朗讨喜,苏染一直很喜欢他的,怎么会因为一点小事情而对他发脾气,还有陈果果,她是暗恋陈立农的,又怎么会对他那么冷淡疏远。

就连向城……苏木侧头看了看旁边床上睡着的人。向城一直是他们中间的和事佬,同学快两年从来没见他给谁甩过脸,为什么偏偏今天对农农那么不假辞色,似乎还有刻意拖着自己和彦俊来孤立农农,到底为什么?

【因为不是本人】

“丞丞竟然自杀了。

就在家里的地下室里,我从来没有想过丞丞竟然会这样离开我们,为了那个少年,为了那个鬼魂,真的值得吗?”

范丞丞已经自杀了!

苏木现在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原来范丞丞就是那个传说中被鬼迷了心神自杀的小少爷!

【这里基本上丞丞的情况就全都交代出来了】

那门里的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六个人,两男三女,每个人都满脸平静一动不动,唯有一个女生显得惊恐无比,正是他的妹妹苏染。其他人自然也是他那些熟悉的同学们,除了范丞丞林彦俊陈立农和他自己,一个不差。

苏木冲过去试了试他们的鼻息,毫无生气。

“哥哥。”

苏染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苏木猛地回头,旁边的苏染还是瞪着眼睛躺在那里,但她冰凉的身体旁边出现了一个影子。

心脏快要从嘴里跳出来,苏木僵硬地回头看向门口,又一个苏染笑盈盈地站在那里,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

“哥哥,你不应该来这个地方的。”

【死掉的苏染躺在地上,又一个苏染出现在门口,说明有两个苏染,如果有注意到前面其他人的不正常就很容易才到其实那些都是假的,是丞丞弄出来帮他阴谋农农的】

那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很多娇艳欲滴的鲜花,其中最多的是粉色的玫瑰,鲜花围绕中有一张少年的素描人像,还有一张少年的黑白照片,那个英俊的带着淡淡清冷笑容的少年,正是他们熟悉的范丞丞。

而旁边那张素描人像上的少年……

【粉色玫瑰的象征意义,围绕着丞丞和另一个少年的素描,另一个少年是谁应该很明显了吧】

 

 

第十二章、

    他皱起眉,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陈立农睡得很熟,于是没有叫起他,自己转身追下楼去。

————————————————————

“嗯……”陈立农莫名醒来,半睁着眼回头一看,林彦俊又不见了。

可现在还是大半夜啊!

陈立农疑惑着去了隔壁的房间,想看看林彦俊是不是去找苏木和向城了,结果却发现苏木和向城也不在房间里。

陈立农更加惊疑,跑下楼去看了看二楼的两间房,通通都没有人,所有人竟然一声不吭全都消失了。

陈立农顺从地点点头,任由范丞丞牵着他走下楼,在大厅和厨房里转了一圈,依然没有任何人影。陈立农失魂落魄的,没有注意到范丞丞始终挡在他看向某个角落的视线上。

【故意把其他人都弄走,让农农以为自己被丢下了,这里其实是有努力往原本的结局上靠,但是实在靠不过去】

范丞丞没有正面回应陈立农,只是抬手托起他的脸:“不管怎么样你还有我,相信我,无论如何我一定是站在你这边的,好吗?”

【为了得到农农的承诺,只有农农爱上丞丞真心实意想要留下来,丞丞才能永远把他留在屋子里,这个也是有努力往原结局上靠然而……】

原来他们都已经被范丞丞控制了,难怪他们会突然跟自己说农农和范丞丞的事,让自己误会农农和农农产生矛盾。

【让制霸解释出真相】

三楼的走廊上,范丞丞和陈立农站在那里,范丞丞说了什么,轻轻把陈立农搂进怀里,将他的头按在肩上,然后对着飞奔而来的林彦俊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丞丞发现了制霸,农农却没有发现,隐晦地解释一下为什么有时候农农和制霸互相看不到】

 

 

第十三章、

【就是交代一下大致的真相了】

 

 

 

苏染:

第四章、

苏染看着坐在两人中间笑看着陈立农的范丞丞,不由得咬了咬嘴唇,苏木见她这样忍不住皱起眉。

第六章、

他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苏染竟然埋头写作业而没有偷看范丞丞。

为什么这一切都透露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苏染突然不偷看丞丞了,是因为已经不是本人了】

 

 

向城:

第五章、

1、一边看着电影,向城一边跟心不在焉的林彦俊说:“你啊,干嘛老是跟农农闹脾气,你明知道他就是个单纯的小笨蛋,他对谁都好不是吗?范丞丞喜欢他那是范丞丞的事,但是他喜欢的是你啊。”

2、“你喜欢他不就是喜欢他单纯吗!”向城真的不能理解,“单纯就是好骗就是容易被讨好啊,你总不能要求他在你面前单纯在其他人面前就不是吧,那不成伪装了,那你更不会喜欢他了吧。”

3、“你看他刚才都主动邀请你了,他可没邀请范丞丞,结果呢。人家范丞丞又体贴又温柔又主动往前凑,你呢,又给他摆脸色又跟他闹脾气还拒绝他的邀请,我跟你说如果有一天他被范丞丞追走了我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第七章、

1、向城无奈地叹气:“哎呀,彦俊一直就这样,有什么话都喜欢憋在心里不肯说,你也不是不知道,你跟他呕什么气呢,是不是?他就是要面子,等下你先跟他说两句软话,这个事就过去了,啊。”

2、向城看他这样,忍不住劝到:“农农?别这样嘛,你看你们两个吵架大家都跟着担心。”

3、向城看着陈立农,见他不搭理自己,显然是赞同范丞丞说的,也不耐烦了,不满地看了范丞丞一眼转身离开。

【向城一直是个暖男形象,而且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劝制霸,说制霸不讲理,后来却明知道是制霸不对却还去劝农农,转变可以说是非常明显了】

 

 

沈辞:

第七章、

沈辞可能是刚跑完步回来,一脸疲倦的样子让他们随便。

【沈辞这个人物因为高冷基本没什么戏份,所以变化也不明显】

 

 

陈果果:

第二章、

1、王曲奇有些迟疑:“我……我不想一个人睡……”总觉得一个人睡会很可怕诶,这么大的房子,而且还有闹鬼的传说。

陈果果体贴地拉住她的手:“正好,我也不想一个人睡,我们一起吧。”

第八章、

2、王曲奇有点迟疑:要一个人上去啊……

陈果果站起来,牵着她的手:“走吧,我跟你一起上去。”

 

第九章、

1、陈果果又看了一眼身后相邻的两间房,林彦俊突然察觉到,她要说的事,应该是跟陈立农和范丞丞有关,顿时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她说:“你跟农农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喜欢上范丞丞了?”

2、陈果果看到他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懂的,难过地叹了口气,说:“虽然我们都很希望你跟农农能够修成正果,但是如果农农真的喜欢上范丞丞的话,也希望你不要太……太过失态。”

【一直温柔体贴话少人甜的陈果果突然开始八卦,而且直接给制霸判了死刑】

 

 

王曲奇:

第八章、

苏木在一边笑看着他们闹,心里却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女人味?王曲奇什么时候也开始在意这种东西了?她不是一向自我标榜为邻家小妹妹吗?

【借苏木的口说明王曲奇已经换人了】

 

 

林彦俊:

第六章、

陈立农有些害怕,小声地叫了两声林彦俊,可是林彦俊睡得很熟,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陈立农瘪着嘴看着对面床上的背影。

真的不管我了啊……

第七章、

门外是苏染和王曲奇打闹的声音,苏木无奈地让她们慢点跑,旁边的林彦俊竟然在这种环境下都没有被吵醒,陈立农都不得不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

第八章、

两个幼稚鬼……陈立农忍不住轻笑出声,赶紧心虚地看了一眼旁边床上的林彦俊。

林彦俊还是没有醒,陈立农竟然也由衷地希望他好好睡着,不要醒过来。

第九章、

是昨天晚上又发生了什么吗?可是自己向来睡觉不深,又是自己的心上人在身边,如果陈立农有什么动静自己一定能听到的,就算前一天晚上是因为通宵太累所以睡得比较沉,昨天晚上为什么也完全没有醒?

第十二章、

他向来浅眠,又正是年轻精力好的时候,偶尔通宵之后也不会觉得太疲惫,这两天却天天睡得人事不省一觉到天亮,简直就好像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强行把他催眠了一样。

【强调了两次睡觉不深,为什么会睡得听不到动静呢?第一天还可以说是通宵的后遗症,第二天就是因为“某种神秘力量”了】

【第八章评论:@农情冷彦:这样敲,制霸真的不会醒的吗?

少爷回复了  农情冷彦:这是一个小线索,猜猜看】

 

 

基本就是解释丞丞和农农之间的事情,丞丞小时候就认识了身为鬼魂的农农,因为范家人不想让丞丞和一个鬼来往,所以对农农非常不满,农农也能感受得到所以想离开,但是丞丞不让,后来丞丞发现留不住农农之后就自杀了,因为变成鬼就能彻底跟农农在一起,也能够强行留下农农。

但是农农非常想离开,于是丞丞就跟农农打赌,如果农农自愿留下来就不能再离开。农农答应了,可是丞丞放农农走之后封住了他的记忆,让他不再讨厌害怕自己,然后再把他们弄到自己家里,用各种手段让其他人孤立农农,自己对农农温柔体贴,慢慢地农农就爱上丞丞了,这个时候再把农农的记忆放出来,然后就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其实我线索有留的很多,不过都比较碎不太明显,我真的很担心大家会看不出来,结果果然就没有看出来。

杀一只素鸡祭祭天。

评论(2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