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丞农】大房子3(微灵异向,应该算是HE,橘农BE)

【丞农】大房子(微灵异向,应该算是HE,橘农BE)

【丞农】大房子2(微灵异向,应该算是HE,橘农BE)

——————————————————————

九个人聚在一起,范丞丞拿出手机给他们,让他们想吃什么随便点,大家一边笑闹着说要吃大款,一边却也还是按很正常的分量点,最后范丞丞又另外加了麻辣小龙虾、蒜泥大虾、香辣田螺和花甲各两份,在大长桌上摆了一桌,一群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吃得很是开心。

吃完饭之后收拾了桌子,又一起在大长桌上写作业,九个人分工写完以后交换拷贝快得不要太多,但是一个晚上完成显然是不可能的,差不多写了两个小时之后大家就撒欢玩去了。

陈立农和苏木被三个女生拉着唱歌,向城和沈辞去打乒乓球,林彦俊在家庭影院找了部文艺片看,范丞丞说要去准备一些饮料,陈果果主动跟着下楼去厨房,然后两个人一起拿了好多各种饮料上来。

一直玩到快一点,这群年轻人才各自回房睡觉,范丞丞说:“晚上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不过明天早上我可不负责叫早服务哦。”

王曲奇听到他的尾音,打趣道:“哎哟,范丞丞,你今天心情不错嘛~”

范丞丞微微一笑,说:“因为难得有这么多人来家里玩啊。”

苏染插着腰喊道:“决定了!以后你家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

“小染……”苏木无奈地表示不赞同。

但范丞丞却笑着说:“好啊,这样的话,说不定闹鬼的传言也会不攻自破了。”

林彦俊洗澡超级慢,提前一个小时已经回了房间,陈立农回去的时候他还没洗完,听到陈立农的催促才关了水,陈立农忍不住说:“你是怎样,范丞丞家的水费不用你付所以要洗个够本是不是。”

林彦俊围着围巾就出来了,满不在乎地说:“就因为是范丞丞家我才出来了,我自己在家都要洗两个小时的。”

陈立农看着他不夸张却线条分明的腹肌又红了脸,拿着衣服冲进浴室,林彦俊看着被重重摔上的浴室门,得意地勾起嘴角。

等陈立农洗完出来躺在床上,林彦俊侧躺着撑起头看他:“诶,你真的不跟我一起睡?”

陈立农扭头瞪他:“林彦俊你真的很无聊诶!”

“是吗?”林彦俊挑眉,“听说一点钟还不睡觉的小孩子会看到鬼哦,你不怕等下一睁眼床边站着一个人影……”

“你闭嘴啦!”陈立农大吼。

玩了半天的年轻人们很快就进入梦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林彦俊说了那样的话,陈立农真的梦到一个小孩床边站了人,只不过自己是那个站在床边的人。

床上的小孩长得精致可爱,半夜睡醒看到站在床边的自己也没有害怕,而是兴致勃勃地爬起来跟自己一起蹲在地上玩。

小孩带着他出了房间,这时候已经天亮了,外面的走廊让陈立农感觉莫名的熟悉,他们走下楼来到一楼的餐厅,餐桌边坐着一对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女,还有一个看起来十几岁的女生,女生的脸看起来有点莫名的眼熟。

小孩走过去,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些什么,三个人都用惊异的目光看向自己,陈立农隐隐感觉到局促的情绪,然后就转身跑走了。

画面一转,自己坐在一张床边,夕阳的光线投进房间,小孩背着一个书包推门进来。他看起来长大了些,原本只到自己腰的身高已经到自己胸口了,他很高兴地放下书包就跑过来抱住自己。

晚饭的时候自己跟那一家四口一起坐在餐桌上,小孩一直在给自己夹菜,少女看着自己满脸新奇,中年男女脸上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眼神却不断闪烁,但陈立农看不懂这代表了什么。

小孩又长大了些,十三四岁的样子,变成了一个少年,他和中年男女吵架了,吵得很厉害,少女不在,不知道去了哪里。

少年沉着脸回到房间锁上门,抱住自己的一瞬间脸上满是温柔,可陈立农心里却一阵阵泛酸。

他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什么,少年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那神情有震惊,有愤怒,有痛苦,最后却都归于冰冷。世界从彩色变成一片灰暗,少年就那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格外可怕。

陈立农忍不住往后躲。

一阵失重感将陈立农从梦中惊醒,他挥舞着手臂裹着被子一起掉下床摔在地板上,好在这床不是很高,还不到成人的膝盖,所以陈立农摔得并不痛,只是这突然的意外让他心脏狂跳,一时难以平静。

不,不是因为摔下床,而是……

是什么来着?

就在旁边床上的林彦俊也被这一下惊醒,半撑着身体一看,发现陈立农一脸的惊魂未定坐在地上,连忙下床走过去扶住他问:“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里?”

陈立农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没有啦,这个床又不高,就是有点吓到……”

话没说完,房门被人急促地敲了几下,随后来人也不等回应就推开门,满脸担心焦急的范丞丞走了进来。

范丞丞看见陈立农坐在地上,连忙走过去跟林彦俊一起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到床上,自己半蹲半跪在床边关心地问:“没事吧农农?怎么摔下来了?是不是床太小了?要不去楼下大床睡?”

陈立农赶紧解释:“不用了啦,我没事,就是刚刚做梦了,在梦里面动了一下然后就掉下来了,没关系的。”

林彦俊一听,调侃道:“做梦?是做噩梦了吗?梦到被鬼追转身要跑所以掉下来了?”

陈立农抬头瞪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似乎是默认了,范丞丞仰头内疚地看着他柔声说:“是因为那些传言吗?让你觉得很在意所以做噩梦了?抱歉,我好像不应该邀请你们过来。”

见范丞丞真的把错都归咎在自己身上,陈立农非常过意不去,赶紧解释道:“没有啦,不是因为那些传闻,是林彦俊非要睡之前给我讲鬼故事!所以才害我做噩梦的!”

范丞丞愣了一下,用谴责的眼神看向林彦俊。

林彦俊突然被牺牲背了锅,诧异地说:“怪我咯?”又看到范丞丞这种眼神,顿时不爽地瞪着眼把头扭向一边。

既然没什么事,范丞丞就回自己的房间了,走之前说了一句:“不用怕,我就睡在你旁边,这面墙后面就是我的床,我可是这房子的主人,就算房子里真的有鬼它们也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陈立农被这句话很好的安慰到了,再次躺下来的时候突然觉得很安全。

林彦俊坐在自己床边,犹豫了一下,还是用不爽地语气问陈立农:“喂!要不然我们一起去楼下睡?”

陈立农回他:“不用了啦,这都什么时候了,再下楼会吵到大家的,而且我们去楼下,范丞丞和苏木向城的房间不就没有连接了。”

林彦俊听到范丞丞的名字就心气不顺,这小笨蛋难道看不出来范丞丞喜欢他吗,居然为了范丞丞把错推到自己身上,现在还想跟范丞丞有“连接”,顿时心情极度暴躁,不耐地说:“是啊是啊,你就跟你的范丞丞贴着墙睡吧,看我还管不管你!”

说着,他一下倒在床上,拉上被子蒙住头,面对着墙就睡了。

陈立农听出他不高兴,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喊了他几声都被假装听不见,小脾气也上来了,口中念念有词:“不管就不管!反正丞丞就在我隔壁,谁稀罕你啊!”然后拉过被子也蒙住头,面向另一边的墙睡了。

什么嘛!本来就是你讲鬼故事害我做噩梦,不安慰我就算了还发脾气,林彦俊这个大白痴!

哼!!!

评论(12)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