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丞农】大房子2(微灵异向,应该算是HE,橘农BE)

【丞农】大房子(微灵异向,应该算是HE,橘农BE)

——————————————————

于是一行九人就在四月三十号放学之后来到了这个有名的富人小区。

从小区门口开始就很不一般,不同于很多小区的看门大爷,这里的门卫都是高大健壮的年轻男子,每隔五十米就有一个岗亭,岗亭里两人一组,360度无死角的摄像头分布,半个小时一次的全小区巡逻,从大门走到范丞丞家的路上他们就碰到两组人马。

这更打消了他们的最后一点怀疑,这样戒备森严的小区,那些胡乱传言的人怎么可能混得进来,如果真有那样的事,这么多物业的人在这早就该闹得满城风雨了,而不会还停留在只有少数人知晓的传闻阶段。

范丞丞家的房子在小区的最角落里,虽然比较偏远,但是作为补偿多赠送了很多院子,院子里种了很多花花草草和蔬菜,围墙旁边还搭了一条长廊爬着葡萄藤,虽然主人家不常在这里住,所以植物也没有人来打理显得有些颓败,可还是让从小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少年少女们眼前一亮。

“哇!”苏染兴奋地喊道,“这也太棒了吧!”

王曲奇非常认同:“就是啊!我也好想有一栋这样的别墅哦!也要有这么大的院子!”

范丞丞笑了笑,并没有什么得意的表情,也是,人家从小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当然不觉得有什么。

进了门,是一个宽敞的大客厅,三排长长的沙发几乎摆出了一个阵,厚实的棉垫看起来就很舒服的样子,下面的地毯也是精致华贵。旁边有一个屏风,屏风那边是客厅,普通人家根本放不下的长长的餐桌放在这里绰绰有余。

大厅两边有两道两米宽的楼梯,分别通向二层的两条走廊,走廊上排列着一模一样的门,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再往上还有三楼,也是许多的门。

屋子里很阴凉,光线比较阴暗,范丞丞一边打开大厅的水晶吊灯一边说:“屋子太大,阳光透不进来,而且经常空着,就会比较阴凉,不过现在这个天气倒是正合适。二楼大部分是功能房,书房、家庭影院、健身房,还有K歌室,都在二楼,大床的客房也在二楼。三楼除了我父母姐姐还有我的房间以外其他都是双人床的客房,你们可以自己去选房间,昨天我都叫人来打扫过了。”

沈辞首先开口:“我一个人睡,二楼随便哪间都行。”

王曲奇有些迟疑:“我……我不想一个人睡……”总觉得一个人睡会很可怕诶,这么大的房子,而且还有闹鬼的传说。

陈果果体贴地拉住她的手:“正好,我也不想一个人睡,我们一起吧。”

王曲奇当然是高兴地点头,但是苏染急了:“那我怎么办?我也不想一个人睡啊!”

“你跟你哥一起睡啊。”

“就算是亲哥也是男的啊!”

最后还是范丞丞提出了解决方法:“不然你们三个人睡大床好了,大床有两米宽,挤一挤应该没关系的。”

这下苏染也满意了。

陈立农看着林彦俊,发现林彦俊也正看着他,两人相视一笑。一旁的向城看到他们这样无奈地说:“行吧,苏木,看来只能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苏木无声地轻笑着。

三个女生想选离楼梯最远的房间,离楼梯太近总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可是沈辞胆大包天,就图个方便选了正对着楼梯的那间,三个女生为了求个心理安慰选了他旁边的那间。

三楼的苏木和向城因为女生们的要求,只能选了她们正楼上的房间,陈立农和林彦俊选了他们的对门,而隔壁恰好就是范丞丞的房间。

大家都靠在一起还是很让人有安全感的,除了三个女生之外就连陈立农也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陈立农从踏进这个房子的一瞬间就觉得不太舒服,有种想要转身落荒而逃的冲动,虽然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可是他的心却一直悬着,直到进了房间才稍微好一点。

林彦俊看到他紧张的样子觉得很好玩,故意出言调侃他:“你很害怕?”

陈立农下意识地反驳:“我才没有咧,谁会害怕啊!”

林彦俊半靠在床上,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坏笑着说:“没关系啊,害怕的话,哥哥陪你睡,我保护你。”

陈立农忍不住红了脸,却还是坚持道:“你真的很无聊诶,就说我不会害怕了!”

林彦俊意味深长地看着陈立农,笑而不语。

陈立农背过身去整理床铺,心脏跳得快要击穿胸膛,脸上火辣辣地发热,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脸一定很红。

他喜欢林彦俊。

而且他觉得林彦俊也是喜欢他的,不然为什么对别人都很冷酷且脾气暴躁的林彦俊偏偏就对他温柔对他好,甚至还会像刚才那样调侃,不,是调戏他?只是两个人都没有说破,默契地保持着这种甜蜜的暧昧。

门被人敲响,林彦俊去打开房门,范丞丞站在门外与林彦俊对视一眼,随后就把目光转向陈立农,然后才笑着说:“下去吗?差不多该吃晚饭了,看看叫什么外卖。”

“好啊。”陈立农放下手里的枕头走过去,三个人一起来到二楼。

苏木和向城已经下来了,苏染和王曲奇在床上滚成一团互相挠痒,陈果果原本是想“劝架”,结果突然被她们两个围攻,大家都笑得很开心,就连独自靠墙旁观的沈辞嘴角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陈立农觉得这个画面很美好,美好得让他都不忍心去破坏,但是林彦俊已经走过去嘲笑他们幼稚,苏染对他高喊着:“农农!快管管你家男人!”

陈立农心里猛地一惊,掩饰地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大声反驳:“什么鬼啦!怎么就成我家男人了!”

“怎么不是了,你看彦俊对你那么好……啊啊啊!臭饼干你偷袭!!!”

于是两个人又在床上滚成一团,这次陈果果迅速跳开了。

妈的,两个小学鸡……

评论(13)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