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21(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链接集合

————————————————————————

莴苣姑娘(五)

“鬼哥!”

一声惊叫过后,陈立农也从窗口跳了出来,因为他是主动跳下来的,下降的速度比王琳凯要快多了,竟然在空中直接追上。

王琳凯抓住他的手,突然很想亲亲他。

其实王琳凯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

因为他喜欢陈立农,可是不敢表白,只能假装大哥大的样子照顾小弟,而他也知道其他人喜欢陈立农,虽然不一定就是那种喜欢,但是他害怕万一某天陈立农被人抢走。

所以才会做这种梦,梦到一次次被人抢走了也能抢回来,梦到陈立农只有对他最信任最依赖。

陈立农问他怕什么,他能怕什么呢,当然是怕陈立农不喜欢他,挑明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啊。

但是仔细想想,是陈立农主动要亲他诶,是农农主动要亲他诶!那他还怕个屌啊!!!

来啊!亲啊!无所畏惧了!!!

王琳凯手臂一收把陈立农拉到面前,陈立农先是一愣,然后笑了,闭上眼凑了过来,王琳凯也深吸一口气,活动活动舌头,闭上眼,彻底地做好了心理准备。

“轰!”

王琳凯后脑一阵剧痛,连带着肩背也跟着痛,他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声“卧槽!”,随后就是陈立农惊慌的声音:“鬼哥!”

炒你个麻辣鸡!就不能等他亲到了再落地吗!!!

陈立农一阵小跑,绕过王琳凯的床,赶紧把他从地上抱起来搬回床上,然后轻轻对着他后脑吹气按揉。老天野啊,他们的床可是有半米高,鬼哥竟然直接摔下去后脑着地,不会摔出什么问题吧?

王琳凯迅速掌握了情况。看来果然是死亡清醒法最有效,而且陈立农衣服都穿好了,显然是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最后那个完全体陈立农估计也只是梦而已,所以那个吻果然是进行不下去了吧。虽然陈立农给他摸头的小手手的确很让人享受,但他还是很不甘心啊!他真的很想任性一下。

于是他抱着头呻吟着在床上滚了两下,陈立农立刻紧张起来:“鬼哥!鬼哥你怎莫惹!四不四很痛!”

“啊——农农啊!”王琳凯痛苦地说,“鬼哥撞到头了!偶买噶,好晕,我估计是脑震荡了,完了完了我要死了……”

陈立农连忙扑上去:“不会的!鬼哥你不要乱嗦啦!快点呸呸呸!”

然而王琳凯嚷嚷得越发大声:“哎呀!不行啦!鬼哥脑袋撞坏啦!连医生都救不好的那种!要亲亲才能好起来!哎呀!要死啦!”

陈立农听着呆了一下,然后哭笑不得:“森莫鬼——啦!”

王琳凯不依不饶继续在床上滚:“我要死啦!要亲亲才能好起来!要农农的亲亲才能好!哎呀!救命啊!要……”

陈立农红着脸退开,满脸羞涩地笑:“仄样可以了吧……尊四的,鬼哥你怎莫仄么幼稚啊……”

门外,朱正廷和尤长靖正在担心地敲门问怎么了,陈立农起身开门给他们解释是王琳凯从床上掉下去摔到头,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王琳凯正在床边找鞋子,突然听到外面王子异温柔的声音:“小莴苣~原来你在这里啊。”顿时头发都要竖起来,一个箭步冲到门口,大喊道:“莴苣不在!莴苣没有!你死了这条心吧!”然后把陈立农拉回房里“哐!”一下摔上门。

其他人都已经从房里出来,各自对视之后莫名其妙地看向王子异,佛系养生boy站在厨房门口拿着两根翠绿的莴苣,一脸懵逼地与众人面面面面面面相觑,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不知所措。

朱正廷反应过来着急地敲着面前紧闭的房门,悲切地哭喊:“鬼啊!快出来咱们去看医生啊啊啊啊啊——!”

 

 

END

——————————————————————

完结了

评论!【超凶.jpg】

评论(29)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