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5(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2(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3(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4(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5(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6(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7(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8(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9(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0(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1(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2(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3(欢脱恶搞风)

【鬼农all农】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4(欢脱恶搞风)


——————————————————————————


美女与野兽(七)

晚饭的时候,范丞丞特意穿上了华美的礼服,原本总是赤着上身彰显出无限野性的半兽人王子看起来变得格外高贵优雅,当然也更英俊了。

王琳凯看着他这幅骚包的样子基本上已经猜到他想干什么了,抿着嘴思考有什么对策,可是实在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毕竟他的武力值是敌不过范丞丞的,又不像黄明昊那样会魔法。

不知道黄明昊准备了什么来阻碍范丞丞……

范丞丞擦了擦嘴,温柔地看着陈立农等着他吃完,然后问他:“农农,今天晚上我准备了一场舞会,你想来参加吗?”

“可是……”陈立农很为难,“可是我没有办法跳舞诶……”

他摆了摆自己的鱼尾,现在坐在餐桌边就已经只能用沙发稳住身体,更不要说跳舞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要告诉我,你想不想参加,其他的都交给我。”范丞丞坚定地说。

陈立农思考了一下:“嗯……我想参加。”

范丞丞笑了,向陈立农伸出手。

黄明昊在一旁打断:“等一下。”

范丞丞嘴角保持着弧度,眼神却瞬间冷了下来。

黄明昊连忙举手告饶:“我是想说,既然是舞会,农农要不要去换一下衣服?”

陈立农很奇怪:“我要换衣服吗?”

黄明昊笑着说:“你看丞丞都穿得这么正式了。”

言下之意就是陈立农也应该穿得正式一点才是对范丞丞的尊重。所以虽然范丞丞很想说自己并不介意,不过陈立农却点了点头:“也是哦,那我还是换一下吧,但是我没有自己的衣服诶。”

“放心,丞丞早就给你准备了很多衣服,你去挑一身喜欢的就好了。”

黄明昊笑得人畜无害,范丞丞虽然不满他自作主张,但也挑不出他的问题,只能抱着陈立农先上楼去换衣服。

把陈立农放在床上之后,黄明昊借口要让范丞丞感到惊喜,先把他赶了出去,然后帮陈立农挑好礼服:“虽然农农现在还是鱼尾,不过这些都是裙子,所以也不影响。”

他又拿出一管小小的东西递给陈立农:“对了,这个是唇膏,会让你看起来更加好看,记得要擦哦。”

说完,他笑着也出了房间。

王琳凯从陈立农手上拿过唇膏,先是闻了闻,没什么味道,颜色也是半透明的乳白色,膏状。他的第一反应是唇膏里有毒,如果范丞丞亲吻了陈立农就会被毒死,但是如果那样的话陈立农也很可能吃下毒素,所以他排除了这个可能。

但是真的看不出来什么啊……王琳凯不敢往嘴上擦,只能用手指摸了一些在指尖揉搓。

搓着搓着,他就感觉不对劲了,手指上的触感好像变得迟钝了,他眯着眼睛举起手指对着灯光看了看,发现指尖上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薄膜。

原来如此,这样就算陈立农真的喜欢范丞丞,可是他们接吻的时候陈立农的嘴上有这层膜,也相当于是他们没有亲到,范丞丞的诅咒就不会解开,他就会觉得陈立农不喜欢他。

然后不管范丞丞是心灰意冷或是大发雷霆迁怒陈立农,他跟陈立农之间都不可能了,而且黄明昊知道自己也并不想让陈立农跟范丞丞在一起,所以自己就算看穿了也不会阻止,连隐瞒的打算都没有。

王琳凯眯了眯眼睛:还挺厉害啊,这只小学鸡。



-----------------------------------------------------------


这章不好看……

评论(6)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