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all农】桃花源记(温馨日常古今结合向HE)

一发粗长

有点流水账不过我真的尽力了……

宠农宠农宠农

————————————————————

晋太元中,武陵人以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见渔人,乃大惊,问:

“怎么又来一个?!”

王琳凯大惊失色,挥舞着手上的锄头一路奔回乐华府,大声嚷嚷道:“又来一个!老朱啊,又来一个!”

朱正廷擦着手从厨房走出来奇怪地问:“什么又来一个?”

“外面的人又来了一个,你们家到底收养过多少孩子啊!”王琳凯大惊失色,锄头恨不得挖到朱正廷脸上,“一个人五个小土豆,再来几个人我得挖到明天!”

朱正廷也很诧异:“不可能,我们家收养过的孩子已经都回来了,至少我知道的都回来了,就算还有其他的也是我不认识的,更不可能知道农农,不可能是来给农农过生日的。”

想了想,朱正廷还是对王琳凯说:“你带我去看看。”

两人刚走到门口,就发现村口已经聚集了一堆人,看到这个场景朱正廷更加确定了:“不是我们家的,应该是外面的人不小心进来了,不然老乡们才不会管他。”

王琳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呼——那我就放心了。”

朱正廷拍了拍他的肩说:“行了,你继续去挖土豆吧,记得,一人五个,一共九十个,别只顾着搞你的诗词创作,晚饭之前东西必须准备好。”

“我的老天爷啊!”王琳凯悲痛欲绝,“你是想让我腰断吗?为什么这些来庆生的人带的东西不用非让我去地里挖?”

朱正廷理所当然地说:“因为他们是客人,我们是主人,哪有人家送来的礼物当场就用的,再说就算要用也没有人送主食,你还是要去挖土豆。行了,作为农农的哥哥,拿出点样子来,你也不想他们说我们连农农都照顾不好吧,想做农农的哥哥的人可是很多的。”

见朱正廷拿这个说话,王琳凯也只能妥协:“好吧,我挖就是了。”

送走了絮絮叨叨的王琳凯,朱正廷也没有回到厨房,而是转身走进了卧室。

昏暗的房间里,床上睡着一个少年,虽然外面一群人忙得鸡飞狗跳,但是谁也没有去吵醒他,毕竟今天是他的生日,而且他是大家最喜欢的弟弟。

朱正廷摸了摸他的头发,弯下腰温柔地说:“起床了,宝贝。”

少年动了动,伸着懒腰发出一声舒坦的鼻音,然后才转过身来,看到朱正廷以后迷迷糊糊地露出一个笑容,软软道:“正正哥,早安~”

“不早了,大家都来了,你也快点起来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吧。”朱正廷捏了捏少年的脸,体贴地帮他拿来衣服又帮他穿上,拉开窗子上挂着的窗帘让阳光透进房间。

陈立农穿好衣服到客厅去洗漱,清清爽爽地跟着朱正廷进了厨房,看到平时感觉巨大的备餐台上竟然摆满了食材,甚至都放到了地上,顿时惊讶地说:“今天做这么丰盛啊!”

结果被朱正廷敲了脑袋:“傻蛋,今天是你生日啊。”

陈立农摸着头说:“可是你们生日的时候也没有做这么多啊!”

“嘛,今天是意外情况,隔壁坤音的老二老三正好休假,老幺也毕业了,村头香蕉的彦俊退役返乡,超泽的舞团暂时休演,村长的傻儿子店里放假,泽仁和丞丞特意请假回来,中医家的坤坤和子异也刚刚下山,恰好(才怪)大家都在,也都想给你过生日(这才是真的),所以要多准备一点才行啊。”

“这样啊……”陈立农恍然大悟,内疚地说:“正正哥,今天辛苦你了。”

朱正廷又敲了他的头:“又说傻话。你吃点东西,去看看他们都做得怎么样了,小鬼在挖土豆,昊昊和灵超在捉鱼,彦俊和丞丞泽仁打猎去了,卜凡和子洋去砍柴挑水,磊子在挖野菜,子异和坤坤在医馆里说要给你做药膳,锐彬锐哥和岳岳在坤音府准备其他的菜,超泽和长靖出去买调料就算了,你去看看其他人,跟他们一起玩玩,顺便告诉他们申时之前一定要回来。”

陈立农乖乖地答应,出门去了。

先去了隔壁坤音府,郑锐彬正好端着洗好的胡萝卜从厨房出来,看到陈立农顿时眼前一亮,露出非常温柔的笑容:“农农来了,生日快乐啊。”

陈立农也回以灿烂的笑容:“锐彬哥哥好,锐彬哥哥辛苦了~”

郑锐彬好笑地摸摸他的头,顺手喂给他一根胡萝卜:“来,吃萝卜。”

陈立农噘嘴抗议:“讨厌了啦!锐彬哥,你是不是忘记我已经知道你们喂我吃胡萝卜的意思了。”

郑锐彬倒也不尴尬,还是笑着说:“当然是记得的,但你还是像个小兔子一样啊。”

“不跟你闹了啦!”陈立农夸张地哼了一声,“正正哥说今天事情很多,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没有,”周锐端着一盆混合的青菜走了出来,一边跟陈立农说:“今天你是寿星,你就好好玩就行了,让那几个成天只知道玩的臭小子帮忙做事,农农你只要帮我们看好他们就行了。”

陈立农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摸摸头:“这不好吧,也不是什么重活啊,我还是可以帮忙的。”

郑锐彬从房里拿出一布袋糖塞到他手里:“行了,锐哥都发话了你还不听,反正就一天而已,你平时够乖的了。这是给你的礼物,拿着去玩吧。”

郑锐彬给他的糖是一种比较高级的糖,在外面都是比较有钱的家庭才会买的,桃花源里虽然生活优越,但都是自给自足,手上的闲钱不多,一般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买一点,这一袋可以买一头猪了。

陈立农受宠若惊,推拒到:“不行不行,这么贵,我怎么能收。”

“拿着吧。”郑锐彬宠溺又坚定地说,“乖。”

在被郑锐彬摸了头之后,陈立农还是拿着糖出门去了。

灵超最喜欢吃糖了,去跟他一起吃,好像正正哥说灵超和昊昊在抓鱼来着。

陈立农拿着糖果来到小溪边,嘴里含着一颗糖一直甜到心里。

这条小溪是从山崖上流下来的,一直穿过桃花源流到外面,溪水清澈见底,清凉甘甜,里面有很多巴掌大的小鱼,肉质鲜嫩肥美,夏天的时候还会有螺虾,小孩们最喜欢在里面玩。

比如现在黄明昊和灵超就在溪水里滚来滚去打得不可开交。

陈立农赶紧把糖袋塞进衣服里,跑上去拉开他们:“冷静!怎么还打起来了你们两个!”

灵超甩了甩手上的水,愤愤地说:“他抢我的东西!”

黄明昊也不甘示弱,反驳道:“明明是你抢我的东西!是我先发现的!”

“你只是发现了河蚌,你又没打开!”

“那也是我先发现的!”

“你这个人讲不讲理!”

“不讲理又怎么样!反正就是我先发现的!”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打起来,陈立农赶紧拦住:“好了啦!有什么东西大家分享就是了嘛!”

“可是珍珠只有一颗啊!”

两个小朋友异口同声委屈地喊到。

陈立农表示受到了惊吓:“什么东西?珍珠?”

原来,两个人在抓鱼的时候,黄明昊发现了一个河蚌,嫌重的他马上丢到一边,而灵超觉得河蚌也很好吃不想放弃,于是准备把河蚌的肉挖下来带回去,没想到河蚌里面居然形成了一颗珍珠,灵超很惊喜,想把珍珠送给陈立农当礼物,黄明昊发现自己错过了这么好的增进情谊的机会心有不甘,于是跟灵超争论,最后两个人就打起来了。

“哎哟~”陈立农哭笑不得,“礼物没有就没有嘛,不然就算是你们两个一起送的也可以啊,干嘛要打架嘛,来,吃糖,锐彬哥哥刚刚给我的,超级好吃的!”

灵超最爱吃糖,听说有糖气已经消了一半,吃到嘴里之后另一半也没了。

黄明昊原本还不甘心,但是陈立农“啊——”了一下示意他张嘴,然后亲手喂到他嘴里,再大的气他也生不起来了。

嗯,甜~

陈立农含着糖含糊不清地说:“正正哥让我告诉你们,申时之前回去,你们抓个二十条鱼就差不多了,水里泡久了不好。”

两个小朋友这会很和谐了,连忙答应:“好。”

告别唯二的弟弟,陈立农往山上走去,有个地方长了很多野菜,董岩磊经常带他去的。

果然,隔得老远陈立农就看到了那个蹲在那里专心致志挖野菜的大个子。

“磊子!”陈立农开心地跑过去。

虽然董岩磊比陈立农要大一点,但是陈立农从来不叫他哥哥,因为董岩磊实在太憨厚了,从小就一直带着陈立农玩,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一直在保护陈立农,有时候他们闹着玩他也突然冲出来破坏气氛,可也不好说他什么。

董岩磊扭头一看,发现一只小兔子朝着自己蹦跶过来,立刻露出标志性的憨厚笑容:“农农,你怎么来了?”

陈立农在他旁边蹲下,帮忙把他刚挖出来的野菜根部的泥土抖搂掉:“正正哥让我来跟你们说,申时就可以回去了,而且我好久没有见到你们了,所以就出来找你们。听说你们店里放假?你的木工学得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出师?……”

陈立农一直在问,董岩磊一直在回答,直到野菜框子差不多都装满了,陈立农让董岩磊先拿回去,自己再去找其他人,董岩磊才闷闷地说:“农农,生日快乐。”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木头雕刻的小人,虽然手法还比较粗糙,但是看得出打磨得用心,摸上去圆润光滑,一点木刺都没有。

陈立农接过小人,看到标志性的下垂眼,顿时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董岩磊顶着一筐野菜含着一颗陈立农亲手喂的糖,心满意足地下山去了,陈立农则继续往山上走。

其实说是打猎,但更多的还是下套,这个山上有大大小小五十多个陷阱,全部走上一圈就得两个多时辰,所以陈立农也只是去了最近的几个陷阱而已,如果没碰到就打算要放弃了。

不想自己却先被盯上。

不远处传来呼噜噜噜的声音,陈立农扭头一看,赫然是一头正刨着地的野猪,想要偷偷离开已经来不及了,拔腿就跑,同时大喊道:“丞丞!彦俊!泽仁哥!救——命——啊——”

陈立农一边喊着,一边用尽办法不断转弯,跟野猪兜着圈子,手上还紧紧地按着怀里的糖和木头人,惊慌失措。

突然,两只弩箭擦着陈立农身体两边射中身后野猪的头脸,野猪忍不住慢了下来,一道身影趁机从旁边冲出来搂着陈立农向对面跑去。

野猪也转了个弯跟上,前面两道身影在路过一小片落叶的时候跳了过去,野猪却来不及,直接踩了上去。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野猪的两只前腿都掉进陷阱里,下巴狠狠地灌在地上,整头猪卡在陷阱里不断挣扎却又动弹不得。

这时候搂着陈立农的人才停下来,正是被陈立农呼叫了好久的范丞丞,而射出那两支箭的,自然就是林彦俊和丁泽仁了。

林彦俊沉着脸路过野猪走到陈立农跟前,一个暴栗敲在他头上,语气非常严肃:“你是傻啊!一个人进山!还跟野猪赛跑!今天成年了翅膀硬了是不是!”

陈立农捂着被敲痛的头委屈地瘪嘴:他又不知道会碰上野猪嘛……

在林彦俊敲下去的瞬间范丞丞的表情就跟着扭曲了,他是绝没有想到林彦俊会对陈立农下这么重的手,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可是看到陈立农委屈的表情,还是赶紧帮着陈立农呼呼,同时也劝到:“算了算了,农农也不是故意嘛,今天农农生日呢,农农你看我给你抓的兔子~~”

范丞丞从丁泽仁身后拖着的绳子上解下一只灰色的野兔子送到陈立农面前献宝,陈立农眼睛一亮,小心接过开心地说:“好可爱哦!”

“切!”林彦俊不屑的切了一声,转身却同样解下一只五彩斑斓的鸟:“山鸡,不用谢啦。”

就连丁泽仁都从篓子里抓出一只小松鼠递给陈立农,说:“农农,生日快乐啊,今天就十八岁了哦。”

陈立农实在太感动了,大家都为了他的生日特意赶回来,还都准备了生日礼物,只能忍着眼泪弯腰鞠躬:“谢谢你们。”

三个人接连揉了他的头发,又说还要继续去看看有没有上套的猎物,一边赶着陈立农下山了。

陈立农背着丁泽仁转交的,装着他的小兔子小山鸡和小松鼠,还有今天晚饭要用到的猎物的筐子,开开心心地吃着糖往山下走,半路上正好碰到下山的卜凡和木子洋,卜凡挑着水,木子洋背着柴,两个人突然看到陈立农也是很惊喜。

“农农,”木子洋连忙放下背上的柴火,从最上面拿起一把粉红粉蓝的花束递到农农手里,“生日快乐,送给你的。”

“哇!好漂亮哦!谢谢洋哥~”陈立农笑得眉眼弯弯,看得木子洋心花怒放。

卜凡也不甘示弱,对陈立农说:“花有什么用,又不能饱肚子,农农,凡哥给你摘了很多水果,都放在水桶里镇着呢,你挑一个好看的吃。”

原来卜凡挑着的两个水桶里放着大大小小好几种水果,十月的天还热,但水已经冰凉,为了让水果变得冰爽一点,当然也是为了方便搬运,卜凡把水果都洗干净了直接放在水桶里,这样陈立农可以直接拿来吃,清凉爽口还能解热。

陈立农当然也是笑着谢过,拿了一个桃子边走边吃,今天好开心哦,什么都不用做,还有礼物拿~~

三个人一起下山回了乐华府,郑锐彬已经过来帮着朱正廷做饭,周锐和岳岳还在坤音那边忙,董岩磊在摆桌子,黄明昊和灵超负责在两边来回跑,卜凡把水桶拿进厨房,又把冰镇好的水果捞出来放上桌,木子洋把木柴放进后面的柴房。

朱正廷拿着菜刀气势汹汹地从厨房出来:“买调料的两个怎么还没回!再不回来晚饭就得变成宵夜了!”

刚说完,门外就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还有朝气十足的喊声:“回来了回来了!腿短走得慢,体谅一下嘛——”

这贫嘴的,一听就是林超泽了。

两个人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大厅,看起来风尘仆仆,脸上被汗水冲出一道道痕迹,朱正廷也就不说什么了,拧了两条毛巾递给他们擦脸,然后又开始念叨王琳凯:“小鬼怎么还没回来,九十个土豆也该挖完了吧。”

尤长靖擦着脸说:“挖完了,刚才我们路过的时候看到他在那里摆弄土豆,好像是在挑吧。”

“有什么好挑的,闷好了不都一样吃嘛。农农,你去叫他回来吧,顺便把坤坤和子异也叫过来。”

于是陈立农拿着尤长靖和林超泽塞给他的点心又一次出发了。

去土豆地的路上稍微拐个弯就是医馆,王子异正在院子里捣药,看到陈立农来了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农农来了,今天给你做了药膳,马上就好了,等好了我们就过去。”

“好~~”陈立农乖乖地笑着回答,又好奇地问:“子异哥,坤坤哥呢?”

“你坤坤哥在里面熬药汤呢,特意给你炖的鸡汤。”

“那我去跟他打个招呼。”

陈立农说着就要往里面走,被王子异拦住了:“别去了吧,药膳不像普通的菜,配比需要很细致,万一哪个药放多了放少了药效就不一样了,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打扰他。”

“哦。”陈立农不明觉厉,但还是顺从地点头,“那你们快点来啊,我先去找小鬼了。”

“去吧,路上小心。”王子异仔细叮嘱。

至于后来得知陈立农去了医馆,却被拦在门口导致自己没有看到小孩的蔡徐坤是怎么暴打王子异的,这里就不说了。

陈立农来到土豆地的时候王琳凯已经收拾好准备返回了,陈立农连忙走上前想要帮王琳凯托着筐子,却被王琳凯拒绝了。

王琳凯边走边问:“他们都回去了吗?”

“就差彦俊丞丞和泽仁哥了,我出来的时候他们还没回去。”

“饭都做好了吗?”

“已经开始下锅了,长靖和超泽刚刚才回,正正哥差点发火了呢,嘿嘿。”

“今天以后你就十八岁了。”

“是啊,我今天好高兴哦,大家都有送我礼物唉~~”

“是吗……”

王琳凯脚下顿了顿,突然伸出手到陈立农面前:“我的礼物。”

陈立农懵懵地接过,竟然是一个长成爱心形状的小土豆。

原来尤长靖说小鬼哥在挑土豆是在挑这个啊……

陈立农小脸微红,抬起头,却发现王琳凯已经走远了,连忙跟上,喊着:“小鬼哥,等等我啦!”

“干嘛啦!你不是说老朱已经在骂人了吗!”王琳凯脚步不停,也不回头,但是陈立农追上之后发现他耳朵都是红的。

两大桌子的菜摆得满满当当,其他人都已经坐好,王子异和蔡徐坤也端着药膳过来了,灵超和黄明昊看到陈立农一起冲过来拉着他又开始吵架,郑锐彬和董岩磊帮着周锐把土豆洗好放在柴火灰里闷上,林彦俊他们拖回来的野猪惊到了全村,卜凡和木子洋赶紧去帮忙把野猪拖到后院,朱正廷和岳岳一起端出水和毛巾给他们擦手擦脸,扭头又是一声大吼:“尤长靖!你不要再偷吃了!!!”

嗯,今天的桃花源也很热闹呢!

 

————————————————————

CP戏份都不多,不单独TAG了

评论(25)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