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超级制霸】沉沦3(橘农,彬立回忆杀)

【超级制霸】沉沦,链接合辑(橘农,彬立回忆杀)


————————————————————


接下来几天林彦俊都没有碰到陈立农。
本来嘛,两个不同班级的人在没有事先约定的情况下想要碰到一起是多么困难,他们已经碰到两天,没理由还继续碰到。
不过林彦俊不死心,每天一有空就在爱情湖边蹲点,反正陈立农总要来纪念郑锐彬的,两个人总是能碰到的。
果然,这天下了晚自习,已经快九点的时候林彦俊又看到了陈立农,还是站在离湖边二十多米的地方遥遥望着湖面,他不知道陈立农为什么不干脆走近一点。
这次陈立农倒是很快就发现了他,没让他走到太近的距离。
“仄莫晚了你还在仄里,又是来枣我的吗?”陈立农平静地问。
林彦俊立刻回答:“是啊,事情总要了解清楚,锐彬的死,我不想让它不明不白。”
陈立农笑了笑,坐在了树木间的草地上,拍拍身侧,说:“坐下嗦吧,这是一个很藏的故四。”
林彦俊从善如流,在陈立农身边坐下了,陈立农身上有种清新的味道,他说不出是什么味,只觉得很好闻,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其实我和锐彬认识也就是半年左右的时间,那天我刚刚被赶粗来,振好碰到在湖边散步的他,他以为我申膑了,准备带我去医院,我不去,他就嗦要我在附近的宾馆去住一晚,可是我不能去,他就陪着我在湖边坐了一夜,大概是怕我投湖自杀吧。”
林彦俊想了想,半年左右之前好像确实有一次郑锐彬一晚上没回寝室,后来跟他们说是学生会有事,他们也都没在意,第二天好像还感冒了来着。
陈立农也说到了这件事,笑了起来:“结果第二天他就感冒了,两天没有过来,第四天才又粗现,看我还是在仄里好像很诧异,还问我有没有感冒。”
“后来他开始经藏来湖边,我也会在湖边等他,我们总是一起聊天,他会告诉我课堂桑和宿舍里发深的有趣的事琴,有时候也会给我带些小零食,他跟我嗦,这里就是他唯一可以完全放松的地方。”
“直到后来我被……我遇到一些危险,”陈立农突然截断话题,回忆中幸福的神情也猛然惊醒,又开始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锐彬就开始追问我的事琴,我有告诉他一些,但四没有全嗦,不过他那么聪明,可能是猜到了吧,所以才……”
陈立农突然又停下了,林彦俊正要追问,陈立农却拿出手机晃了晃说:“你是不是该回宿舍了?很晚了哦。”
林彦俊看到手机上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十点半多了,再晚一点宿舍楼就该关门了。
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怪不得周围都没有什么人了,他急匆匆地跟陈立农约定:“明天中午过来吧,还在这个地方!”然后就赶紧往宿舍跑去。
跑了一段距离林彦俊才想起来,为什么陈立农只说自己该回宿舍了,却没有说他也该回去了呢?
林彦俊转头看向湖边,已经没有任何身影了。
也对,陈立农跑得那么快,肯定早就走了啦。
林彦俊不再迟疑,赶紧小跑着冲回宿舍。
进了宿舍大楼才慢下来,路上的行人也开始变多,刚一进门就碰到室友林超泽,正提着开水瓶下楼打水,看到他跑得气喘吁吁忍不住奇怪地问:“林彦俊,你干嘛呢,跑这么急?”
林彦俊喘着气说:“我刚从湖边跑回来,差点没赶桑关门。”
林超泽更诧异了:“你在说什么啊!现在才刚刚十点好不好!”
“什么?”林彦俊比他更震惊,林超泽只以为他是不相信,于是信誓旦旦地说:“不信你自己看手机啊!”
林彦俊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果然才刚刚十点过八分。可是之前陈立农的手机明明显示已经超过十点半了,自己跑回来十几分钟,现在应该快十一点了才对啊!
林彦俊觉得头脑一片混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心要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可是陈立农当时也说已经很晚了,难道他在骗我?
难道他在骗我……
想到这个可能,林彦俊心里有点难受,但更多的是疑惑。他不知道陈立农为什么要骗自己,自己就这么让他讨厌吗?还是因为自己问得太多了?可是自己明明也没有问什么,只是问了有关于郑锐彬的事情。
除非……除非正如他所说……郑锐彬的死,与他有关……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