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超级制霸】提拉米苏9(橘农,微彬立,校园he)

第二天早上八点,寝室里的四个闹钟几乎同时响起,闹钟过后就是一阵阵痛苦地呻吟。
林彦俊他们八点半就有课,所以四个人都要起床去上课了,而陈立农虽然一上午都没课,可是十点钟蛋糕店开门,所以也要提前去做准备。
林彦俊清晨起立的小伙伴顶着怀里抱着的大只小朋友,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先是稍微往后挪了挪,腾出一点空间来平复了一下沸腾的热血,才揉着陈立农的软毛叫他起床。
“早安,农农,起床了。”
陈立农长长的睫毛抖了半天,才半睁开眼睛,看见近在咫尺的俊脸之后不好意思地捂着脸,回了林彦俊一串抑扬顿挫的鼻音:“嗯嗯嗯嗯嗯……”
隐约听着像是“林彦俊早安”,但是林彦俊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安,一大早就差点被这小可爱给笑死,虽说早上迷迷糊糊的样子多半都很萌,可是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而且就在自己身边,杀伤力当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有意让他多睡一会,林彦俊先自己起床爬下去洗漱,林超泽正好从洗手间出来,调侃着说:“你的农农赖床了吼~~”
谁知道这句话被陈立农听见了,立刻大声回答:“我起床了啦!”然而床上的被子却不见动静。
寝室里的四个人都笑了,陈立农终于躺不下去“噌”一下坐起来,看着陌生的寝室和才认识不久的学长们,又不好意思的用被子蒙住脸,但还是很快就红着脸下床了。
牙刷和毛巾都是用的林彦俊的,本来陈立农想着自己跟尤长靖更熟,不太好意思用林彦俊的,结果居然被尤长靖狠狠地嫌弃了一把,而林彦俊却干脆挤好牙膏塞进他嘴里,陈立农也只好接受。
早餐是在旁边的食堂吃的,大三的学长们当然比陈立农这个新生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作为感谢陈立农准备为林彦俊的早餐买单,可是在经历了林彦俊的“想要你”“喝护你”“吃痴地看着你”之后,稀里糊涂地就被贝汯璘买了单。
虽然陈立农始终坚持嘲笑林彦俊,但脸上的红晕却始终没有消退,周围听到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林彦俊的高冷制霸形象开始逐渐土崩瓦解,同寝室的三个人更是早就嫌弃地远离了他们。
“你怎莫那么多有的没的啊……”陈立农被林彦俊说得受不了了,搓了搓自己的手臂,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林彦俊笑着伸手去摸他的头。
“农农!”
一道严厉的声音突然响起。
林彦俊的手僵在半空,两人同时向来人看去。
郑锐彬提着早餐站在不到五米的地方,一向温柔微笑着的脸变得很黑很沉。
陈立农忐忑地站起来,嘴唇紧紧地抿着,甚至嘴角都往下垮。
郑锐彬一步一步走过来,看了一眼林彦俊,眼里满是阴霾,然后拉起陈立农的手牵着他准备离开。
林彦俊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同时站起来上前一步握住陈立农的手腕,冷峻的神情又回到脸上:“郑锐彬,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郑锐彬冷笑着说,“你好意思问我这个问题?这才认识多久就带着农农夜不归宿,时间长了还得了?”
林彦俊无法反驳,陈立农小心翼翼地试图解释:“不是啦锐彬,昨天晚桑……”
郑锐彬打断陈立农,语气还是冷冷的,但比对林彦俊总要好多了:“农农,有什么话我们待会再说,现在你告诉我,你是跟我走,还是跟他留下。”
陈立农为难地看着郑锐彬,又看看林彦俊,还是安抚地拍拍林彦俊的手,说:“林彦俊,我先回去跟锐彬解释一下,你不要担心。”
林彦俊不甘地放开陈立农的手腕,看着他被郑锐彬拉出食堂消失不见,心里充满了危机感。
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走上前来,尤长靖拍拍他的肩说:“没办法,毕竟郑锐彬是农农的学长,又是蛋糕店的老板,农农肯定不能不给他面子,不过你放心,郑锐彬不是不讲理的人,农农不会有事的。”
“长靖……”林彦俊的语气很沉重,让尤长靖也忍不住跟着担心,“你觉得……农农……他会喜欢我吗……”
林超泽安慰道:“当然是喜欢的啊!要不然怎么会为了给你带的蛋糕任由别人拳打脚踢,怎么会跟你挤一张小床一条薄毯,而且昨天晚上你们不是互相爱来爱去好半天吗!”
贝汯璘拉了他一下:这不是把他们昨天晚上在偷听的事情暴露了吗,这个笨蛋……
然而林彦俊根本没有注意,只是暗自握紧拳头,在心里做出了决定。
告白!制霸少年没有在怕的!

评论(1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