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

【超级制霸】提拉米苏7(橘农,微彬立,校园he)

“开门,查寝。”敲门声过后,门外传来模糊的声音。
林超泽一边拉开门,一边冲着门外的生活部抱怨:“天天查天天查,有什么好查的啊。”
对方其实也很烦:“你以为我们想查啊,还不是学校要求的嘛。”
在寝室里意思意思走了一圈,原本只是例行公事,结果没想到少了个人:“林彦俊呢?”
浴室里传来声音:“仄里。”
“又洗澡???”连查寝的人都知道,冷系草在女生里出名是因为他的帅,在男生里出名是因为他爱洗澡,一天差不多有两个小时都要待在卫生间,夏天的时候更是按一日三餐加宵夜的洗,就跟隔壁楼的raper异敷面膜一样。
厕所的门被重重地捶了一下,林彦俊不爽地反驳:“不行哦!”
“行行行,你长得帅你说了算。”对方一点也不怵,毕竟查寝三年了大家也都熟了,所以随手记了个√就走了。
林超泽顺手锁上大门,敲了敲厕所的门,里面捂着嘴蹲在门后半晌的内裤农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好紧脏哦,吓死我了啦……”
林彦俊一边给他抹药揉开一边调侃他:“你一拳都把人打飞了,还有在怕的吼。”
陈立农被他揉得龇牙咧嘴:“我哪有把人打飞啦~~是他自己痛所以往后跳了一下然后又摔倒了鹅已,再说我也不可能把查寝的人打一顿啊!”
林彦俊当然知道他说的这些,可还是忍不住想要调侃他:“那你也很厉害啦,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战斗力啊。”
当看起来人畜无害甚至还刚刚被别人打过的小兔子一拳把人揍翻在地爬都爬不起来只能捂着肚子滚来滚去的时候,他和对面的人一样一脸懵逼,然后这场原本就没什么意义的战斗迅速结束,对方架起同伴跑得飞快,他则震惊地看着又开始不好意思地陈立农。
然后他给尤长靖和林超泽打了电话,买了跌打损伤药把陈立农带回寝室,在厕所里检查伤势。
好在没什么大碍,都是些皮肉伤,林彦俊对于这种瘀伤经验很丰富,一边给陈立农揉开,一边跟他聊着天。
“因为我一直都有在打工啦,经常会搬东西森莫的,而且我爸爸不在了,所以家里的力气活都是我在做。”
陈立农说得轻松,林彦俊听得却很难受,手上的动作忍不住停顿了一下,被陈立农敏锐地察觉:“没关系啦,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啊,我可以在赚钱的时候顺便锻炼森体,审了很多去健身房的钱和时间诶,遇到危险的时候也可以保护自己和妈妈。我跟你嗦哦,我桑次跟同学去电玩沉打拳,打出了490诶,他们都看傻眼了啦哈哈哈哈哈……”
陈立农笑得得意洋洋,林彦俊虽然替小孩心疼却还是忍不住跟着笑——490磅差不多450斤,也就是225公斤,以后谁要是敢欺负这小孩恐怕有得受了。
“那你为森莫不兹接跟他们打,还要让他们打你。”林彦俊又问了。
虽然伤得不重,可是大大小小几块淤青,印在小孩瘦弱白皙的背上,看起来还是触目惊心,让林彦俊忍不住后悔当时应该多抽那些人几下的。
“因为打不过啊!”陈立农认怂认得理所当然,“他们毕竟六个人诶,就算我一拳一个那也要时间啊,等我打倒两三个其他人不就可以把我打倒了。”
“那你就盯着一个打啊!只要你把那个人打怕了其他人也会怕你了!男人不能怂啊!”
“可是那样蛋糕不就坏掉了吗!”陈立农撅着嘴表示很不开心,“我特意给你带的诶!”
这句话算是戳中了林彦俊的软肋,简直开心得浑身酥麻毛孔都要冒泡泡了,不再责备小孩,手上也更加卖力。初时的酸痛过去之后,药油揉过的地方开始发热发软,给小孩舒服得随着他的动作哼哼唧唧,哼得林彦俊耳朵里也开始猫抓似的痒,一直痒到心里。
别哼了!再哼我就要硬了!
林彦俊忍不住在心里大声吼出这句话以后脑子里光芒一闪,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评论(1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