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超级制霸】提拉米苏2(橘农,微彬立,校园HE)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一章写的什么鬼😂
果然还是应该先把文案想好再动笔……
——————————————————

尤长靖宵夜回来,一进门就看到林彦俊正在吃蛋糕,旁边放着的盒子可不就是自己念叨了一下午的那家。
他差点扑过去:“林彦俊!剩下的留给我——!”
林彦俊浑身一震,叉起剩下的2×3厘米的一块直接塞进嘴里,虽然蛋糕做得非常柔软细腻入口即化,但是因为没有咖啡搭配难免有点过于甜蜜,差点没把自己齁死。
“哈啊——”尤长靖非常不高兴,满脸怨念地盯着林彦俊,“你这个人实在太过分了,明明这家还是我推荐给你的,居然一口都不留给我——!”
林彦俊喝了口水好不容易把蛋糕咽下去,反驳道:“这是别人专门送给我的诶!我为什么一定要留给你?再说你下午不是都已经次了三块了吗!”
林超泽捕捉到了其中的重点词:“送给你?谁送给你的?还有人不怕死敢追你吗?”
这样说自然是有原因的,谁能想到,林彦俊其实是一个毫无情调的钢铁直男。很多女生跟他告白都能被他自以为巧妙实际上拙劣无比的借口气到痛哭流涕,再加上他那张冷俊的脸,和下意识地皱眉,总让人以为他很不高兴,于是久而久之女生们就认定他“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了。
林彦俊哭笑不得地反驳:“森莫鬼啦!我哪有那么可怕!是她们自己误会了好不好!我明明有很用心地想借口啊,sei资道她们都想层别的意思。这个蛋糕是蛋糕店的店员送给我的,嗦让我觉得好次下次再带盆友去。”
尤长靖听了更不高兴,故意夸张地一跺脚:“哼!农农今天都没有说送我一块!”
“农农?”林彦俊和林超泽都表示疑惑。
尤长靖解释道:“就是我说的盆友啦!叫陈立农,他在那家蛋糕店打工,因为老板是他高中时候的学长,所以让他可以每天拿一块回家,他肯定是把他自己的那块给你了啦——”
林彦俊回想了一下陈立农说的话,他的确是说把准备留着吃的蛋糕给了自己。
心里居然有点小小的感动。
林超泽兴致勃勃地提议:“居然还有人能对冷彦俊的臭脸无动于衷,我真的好想看看本人诶!他不是说让你带朋友去吗?正好啊!”他指了指自己,满脸八卦的兴奋,让林彦俊忍不住想拒绝。
可惜被尤长靖抢了先:“好啊好啊,正好我也还想试看看其他的蛋糕,明天我们就一起去吧!”
林彦俊下意识地不想凑热闹:“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不行!”林超泽语气非常严厉,“你吃了别人给自己留的蛋糕就不打算表示一下吗!至少也应该把钱还给人家吧,如果你不想还那就多去给人家捧场啊!还是说你就打算吃白食?吼!想不到啊——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冷彦俊!”
“好啦!我去就是了嘛!”林彦俊被他怼得没法,只能答应了。
于是第二天,拉上贝汯璘一起,四个人在下课之后放下课本就直接去了蛋糕店。
虽然他们没课但是其他人有课,所以蛋糕店里的人没有头一天晚自习下课时候多,很凑巧里面的营业员又是陈立农,还是那样灿烂的笑容,绑着可爱的兔子围裙,在店里吃蛋糕的女生都在跟他聊天调笑。
“农农~~”尤长靖开心地推开门进去。
陈立农看清来人后也开心地从柜台后走了出来:“尤长胖~~你又长胖了~~”
尤长靖准备跟他拥抱的动作立马停止:“我哪有长胖!你不是昨天才看到过我吗!”
陈立农调皮地哈哈笑着抱了抱他,这才看到后面跟进来的三个人。
“诶?你不是昨天的……”陈立农对林彦俊表示惊奇。
尤长靖拉着陈立农一个一个跟他介绍:“农农,他们都是我的室友。这个是林超泽,这是贝汯璘,这个昨天白拿了你蛋糕的家伙叫林彦俊,是我们系的系草,他跟你一样也是台湾来的。”
“你们好。”陈立农微微弯腰向他们三个问好,三人也都自然地回礼,旁边的女生捂着通红发热的脸不敢再看。
偶买噶!好像突然穿到了贵族的世界。
林彦俊不满地反驳:“我哪有白拿,我不是带盆友过来了吗!”
“是我带的好吗!”尤长靖毫不客气地反驳。
陈立农在一边安抚两人:“好啦好啦,互相带互相带,正好这里还空了一桌,你们先坐下吧。”
说着,他拉着两人往空着的那个桌子走去。
蛋糕店里突然没有声音了。
为什么呢?因为陈立农一只手轻轻推着尤长靖,另一只手却搭在了林彦俊背上。
众所周知,处女座的林彦俊有着处女座的通病——洁癖,讨厌别人碰自己的东西,更讨厌别人碰自己。
却见林彦俊果然是皱起了眉,反手一甩……竟然揽住了陈立农!把他带到一边说:“我来买吧,超泽汯璘你们先坐。”
贝汯璘拉着跃跃欲试想要八卦的林超泽坐到了桌子边,原本个子就比较矮的三个人,坐下以后更是被一米八以上的陈立农和林彦俊挡了个严严实实,竟然产生了一种压迫感。

评论(9)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