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

【明暗兄弟】想看潘粤明吃竹子4(大约是亲情向)

这竹子不仅被雕刻成了一块块形状各异的烧鸡,甚至还上了漆,一眼看去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你说溜不溜。

但是谁他妈的这么无聊!!!

潘粤暗在心里咆哮着。

潘粤明一边安慰他一边拿着烧鸡吃得不亦乐乎:啊呜啊呜,好吃~

潘粤暗很委屈:“哥,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潘粤明嘴里叼着鸡翅,含糊不清地说:“以先想想嗯因啊,诶很哦会哈哼喝哄银晃。”

潘粤暗满头黑线,表示听不懂亲哥的烧鸡语:“你能咽下去再跟我说话吗,我都快饿死了你倒是吃得开心。”

潘粤明把嘴里的鸡肉咽下去,发出一声响亮的“咕咚”,潘粤暗听着就觉得自己的耳朵和胃还有心灵都被QJ了:“我是说,你想想原因,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你做了什么事情还是吃了什么东西。”

潘粤暗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就是昨天晚上我们两个一起自我催眠啊,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自我催眠?”潘粤明感到很疑惑,“这种东西也会有用吗?”

潘粤暗回答:“我本来也不相信的,可是现在的确是成功了。”

“嗯……”潘粤明皱着眉苦恼地想了想,反驳道:“也不一定,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

“你应该听说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听说过,就是白天心里想着的事情晚上会在梦里出现。”

“没错,所以……也许你只是在做梦呢?”

“什么???”

潘粤暗非常惊愕,就坐在自己正对面的亲哥居然说自己是在做梦?难不成连他也是假的吗?

不等潘粤暗反应过来,潘粤明就兴致勃勃地说:“不如我们来确定一下!”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根手臂粗细的竹子,毫不客气地往潘粤暗头上敲下去。

——————————————————

“哐!”

“哎哟喂!”

潘粤暗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痛得在床上来回翻滚,潘粤明突然出现在卧室门口,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愚蠢的亲弟弟,既关心又好笑还带着点嘲讽地说:“睡觉睡傻了你?床板都要让你撞穿了。”

潘粤暗捂着后脑勺没有余力回话,他全部的精神都用来对抗剧痛了。

他已经非常清楚,自己刚刚生嚼竹子都是在梦里发生的事情,他居然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是在做梦,现在想想其实破绽太多了。

首先,赋闲在家的爹妈居然始终没有出现,其次,他急于减肥的哥哥怎么回去吃油条这种油炸的东西,最后,他们家楼下根本没有卖烧鸡的!那袋子烧鸡怎么看怎么像白夜追凶里关宏峰用来喂老虎的烧鸡。(关宏宇:那明明是用来喂我的!老虎:【甩甩尾巴糊他一脸】)

他不知道怎么的睡到了床的顶头,被床板硌着难受所以自然而然地低头躲避,结果梦里的亲哥一根竹子敲下来他下意识地就去躲,于是猛一抬头撞在床板上差点把脑袋撞碎了。

该!让你忽悠亲哥玩催眠,遭报应了吧!嘻嘻~

“正好,醒了就起来吃饭吧,妈说今天有新鲜玩意儿。”潘粤明看他没什么事,随口说了一句就回到客厅,潘粤暗揉着还隐隐作痛的后脑看了眼手机,原来都已经到午饭时间了。

潘粤暗赶紧爬起来,梦里的饥饿感似乎也延续到了现实,他现在迫切地需要吃东西来抚慰他受惊的小心脏。

刚一出客厅,潘粤暗看了一眼他哥,又呆住了。

他哥嘴里叼着的,那根绿油油的,一节一节的,大约手指粗细的东西,不是竹子吗???

眼看着潘粤明把一根细竹子吃进嘴里微皱着眉似乎嚼得很是辛苦,潘粤暗终于崩溃了,大喊着:“我不想再吃竹子了——!”一把拉开家里的大门冲了出去。

潘粤明被他吓了一跳,纳闷地看着半开的大门,潘妈妈从厨房端着菜走出来奇怪地问:“这孩子什么情况?”

潘粤明指了指自己的头:“大概是撞傻了。”

“什么?”

“没什么?妈,这个箭竹笋有点老了。”

“是吧,哎,看这个颜色这么绿就知道肯定老了,那个人非要说这是新鲜,等我明天找他算账去!”

END

——————————————————

结束!完结点梗

我很奇怪,别人那点梗的多到写不完,为什么我点梗就一个都送不出去……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