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明暗兄弟】想看潘粤明吃竹子2(大约是亲情向)

潘粤暗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自己醒的时候身边的亲哥已经不见了,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小,大概是不想打扰到自己睡觉吧。
他翻身起床出门,潘粤明正坐在餐桌前边看早间新闻边吃早餐,潘粤暗自然地走过去在亲哥旁边的位子坐下。
挠了挠头发,潘粤暗打着哈欠问:“哈啊……今天有什么?”
“油条,豆浆,煎饼果子。”潘粤明叼着油条咬了一口,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潘粤暗很是欣慰:“今天的油条这么脆啊!”说着,他看向潘粤明。
然后他就懵逼了。
潘粤明嘴里叼着的,那根绿油油的,一节一节的,咬起来咔嚓咔嚓的……那不是竹子吗???
潘粤暗顿时呆住,看着潘粤明又拿起那根竹子咬了一口。尖尖的虎牙先露出来,在青翠的嫩竹子上刮出一条白线,然后其他牙齿才慢慢陷入竹子里,稍微费了点力才把竹子咬断,鼓着一边腮帮子嚼嚼嚼,嘴里发出闷闷的咔嚓咔嚓的声音,手里拿着的竹子还在轻轻地上下晃动,看得出来吃的人很开心。
偶买噶!居然真的这么可爱的吗???
潘粤暗专心地欣赏着,连吃都忘记了,但是潘粤明可没有忘记,立刻提醒他:“快吃啊,还愣着干什么,待会放凉了。”
“啊?哦。”潘粤暗从痴迷中惊醒,连忙拿起一根竹子放进嘴里咬。
“咔!”
偶买噶!居然真的是竹子的吗???
潘粤暗捂着剧痛的嘴,觉得牙龈一定出血了,不然怎么会满嘴血腥味。
他亲哥到底是怎么吃下去的?????!
潘粤明一点也感觉不到竹子的坚硬,反而满脸疑惑地问他:“怎么了?牙齿被虫蛀了?”
潘粤暗含含糊糊地说:“你怎么真的吃竹子啊!不对!你怎么真的可以吃竹子啊!”
“竹子?”潘粤明更奇怪了,“这是油条啊,哪里像竹子了?”
“这哪里像油条了!”潘粤暗嚷嚷到。
潘粤明不相信,把潘粤暗吃过的那根油条咬了一口,虽然因为有点软了比较有韧劲,但也绝对是正经的油条。
潘粤明举着油条疑惑而无辜地看着潘粤暗,潘粤暗张着嘴疑惑而震惊地看着潘粤明,两人面面相觑良久,潘粤暗不信邪地就着潘粤明的手又咬了一口。
这次终于咬动了,口感的确是油条没错,可是吃到嘴里却是一股木头屑加青草的味道,简直无法形容,只能用一个字来评价。
难吃!
什么?你说难吃是两个字?
哦,我说的一个字是潘粤暗吐出来时的那个“呕——”字,好吧,再加一个破折号。
潘粤明直接给了潘粤暗的后脑勺一巴掌:“干嘛呢干嘛呢!浪费粮食,还装得这么像!几天不见演技见长啊!怎么样?白夜追凶2让你来替我演关宏宇?”
潘粤暗赶紧灌了一大口豆浆,差点又喷出来——豆浆也不是豆浆味了,而是竹叶水的味道。不过好在没有生嚼竹子那么恶心,反而还有股清甜,所以潘粤暗忍住了那一喷之后还是用豆浆漱了口清了喉,顺便留下满嘴的竹渣。
“咳!”潘粤暗又用力清了清喉咙,“我说哥……你真的不觉得……这是竹子吗?”
潘粤明皱起了眉:“说什么胡话?你是还没睡醒呢吧?”
看多了白夜追凶,也可能是角色在潜移默化中对演员的影响,潘粤暗总觉得他哥皱起眉头的样子有点像那个严肃认真的关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就算本来没睡醒也被你这一巴掌给拍醒了……”
然而潘粤明终究还是潘粤明,始终保持着他的呆萌属性:“那就再吃一口,看看还是不是竹子。”
“别别卟唔嗯……”潘粤暗拒绝了,抵不过他哥手太快,揪下一段竹子就塞进了他嘴里,他想吐的,但是看看他哥又被关宏峰附身的眼神,他还是艰难地嚼了两下,哽着脖子咽了下去。
果然还是很难吃啊呕——
潘粤暗没敢吐出来,而是拿起潘粤明的那杯竹叶味儿豆浆一饮而尽,总算把呕吐感压了下去。
大概是看他真的脸色发白,潘粤明半信半疑地问:“你真的吃着是竹子味?”
潘粤暗点头如捣蒜。
潘粤明苦恼地皱起眉,带一点点噘嘴,想了一会儿又提议到:“会不会是因为油条的样子跟竹子很像?要不试试煎饼果子?”说着,他拿起旁边手臂粗细的另一节竹子。
潘粤暗恨不得要晕过去……

——————————————————

今天忙了一天,所以更新比较晚,不过本人辞职了,哈哈哈!所以明天会恢复,就是这么任性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