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3(心照不宣向)

111111      222222

————————————————————————————

刘长永空出的九号座位上渐渐浮现出一个人影,大家在惊吓过后定睛一看:“叶方舟!?”

叶方舟歪着头邪邪地笑着(邪魅一笑):“你们居然合起伙来欺负舒桐,也真是不害臊!”

周舒桐惊奇又为难地看着他,却还是忍不住解释道:“我们只是在玩游戏,这个游戏本来就是这样玩的,没什么欺负不欺负的。”

叶方舟依然非常痛心:“舒桐,我真的很嫉妒你的关老师,能够得到你这样的尊敬和爱戴。”

关宏宇和周巡都面露不善地盯着他,但还是在关宏峰稍安勿躁的示意下交给周舒桐去交涉。

毕竟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大家都没事,叶方舟也已经死透了,再去追究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此刻叶方舟只能庆幸关宏峰没有如他们计划的出事,不然这里三个男人身上的三把火就能把他烧得魂飞魄散。

其实周舒桐也知道,不管叶方舟做过什么事,但他对自己始终是一片痴心,可是……谁让自己是一名警察呢。

关宏峰稍微坐直身体,一下一下规律地轻轻敲着桌面,说:“你想玩?你确定?”

“哼!”叶方舟很有骨气,“我都已经死了,最后跟舒桐一起玩把游戏你们不会也不同意吧。”

好吧,死者为大,反正他只剩一个半透明的魂飘在那里,玩就玩吧。

刘音已经自觉跟叶方舟换了位子,她才不想坐在这对阴阳永隔的小情侣中间,顺便也要防止叶方舟对关大队长采取什么过激的行为,也因此,关宏宇也跟关宏峰换了位子,原本坐在关宏峰正对面的韩彬并没有表示抗议。

虽然被其他人集体注视叶方舟也很难受,但他向来是个固执又自以为是的人,所以他依然坐着没有动。

关宏峰说:“那就来吧。”

【请抽取身份牌】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今晚被杀的是他(她)】

【救,还是不救?】

【毒,还是不毒?】

【女巫,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

【请选择你想验的目标】

【验证结果是】

【预言家,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

【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

【昨晚是个平安夜】

大家都是一愣,随后心里都已经有了猜测。

【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宇直接伸手指着叶方舟说:“我是预言家,这是狼。”他才不管这把游戏谁输谁赢,反正只要把叶方舟搞下去他就开心。

大家都不知道关宏宇是不是真的预言家,如果说第一把验了韩彬是悍跳大家都不怎么相信,那这一把说关宏宇是悍跳大家就是一百个相信了。但,就算他真的是悍跳,大家也都不打算违背,因为准备悍跳的人至少还有两个。

关宏峰不由自主地笑了,这画面即使是在自己的预料之内也还是让人忍俊不禁,同时心里也暖融融的。

他说:“我也跳了,我是女巫,第一把被杀的是我,我自救了。”

这话一出,关宏宇和周巡眼神就已经向着叶方舟杀过去了,叶方舟的身影一阵飘忽,大概是被汹涌而来的火气烧的,而韩彬,在思考了一瞬之后将眼刀扔向了汪苗。

一句话,基本上狼的身份已经完全曝光了,至于第三头?看周舒桐那副鸵鸟样就知道了呗~~

周巡、高亚楠、汪苗,相继跳民指认叶方舟,轮到韩彬的时候终于有了点不一样的内容:“我是猎人,当然这个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其实从第一轮就足以分析出很多线索。首先,首刀关队的人,叶先生肯定算一个,高法医、小汪警官和刘音女士也许会为了胜利而对关队下手,但是高法医和刘音女士都是女性,相对而言会比较感情用事,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她们不会选择跟随一个和大家有矛盾的人。

“其次,要求狼人选择目标的话说了三遍,可见三个狼人之间是有矛盾的,但最后还是关队被刀,所以狼人里面至少有两个人是赞同以关队作为目标的,而剩下的一个肯定是非常不乐意对关队动手,至于这个人是谁我想大家从她的反应就能看出来,我也就不多说了。”

接下来轮到周舒桐,她红着脸低着头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还是轻轻翻开桌上的牌,小声说:“我自爆……”

【七号玩家自爆,直接进入第二天】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随机目标已确认】

大家都懵了一下:还有随机目标?

叶方舟已经按捺不住脱口而出一声:“操!”

等到流程走完,系统说【昨晚,六号玩家(韩)被杀,八号玩家(叶)被杀】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是为什么了。

韩彬推推眼镜,非常冷静且干脆地说:“带走五号。”

【五号玩家(汪)被猎人带走】

【游戏结束,平民获胜】

汪苗率先跳了起来,比谁都高兴,献宝似的跟关宏峰和周巡说:“关队!周队!这小子还想对关队动手,胆子真够大的,还好我坚持选择韩顾问,所以系统才会随机随到韩顾问。哼!敢对我们关队动手,还能留你到明天?”他兴奋地挽着袖子,仿佛他的毕生目标就是干掉叶方舟,他甚至有点后悔最后怎么没有想起来对韩彬喊一句“向我开炮!”

看在自己这么卖力的份上希望师傅不要跟他计较首刀关队的事情……汪苗在心里哭天喊地地祈祷。

“哼!”叶方舟冷哼一声,扔了牌轻轻一飘,转眼就已经没影了。

关宏宇还是很不爽,追着喊道:“别急着走啊!赶着去投胎呢!”

“小关老师……”周舒桐为难地低着头小声喊了一声,然后说:“他的确是投胎去了……”

所有人闭口不言,只有周巡还在角落里教训着汪苗,周舒桐低着头想着叶方舟单独说给她的那句话,慢慢红了眼眶。

希望你下辈子不要再做坏人了。她想。

——————————————————————

就问你们够不够粗长!!!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