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2(心照不宣向)

111111


——————————————————————


2.1

【天亮了,昨晚,九号玩家被杀】

刘长永站起来一甩牌:“真是无聊!你们自己玩吧。”

“诶诶!”周巡假模假样地伸手装作挽留,“别啊老刘,一个游戏而已,干嘛脾气这么大?你平时应付那些找事的人的时候不是都很有耐心的嘛。”

刘长永整理了一下西装的衣襟,边走边说:“队里还有那么多事呢,本来我就不赞成玩这种游戏,看起来你们也并不想跟我玩。算了,我还是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吧。”

“那你也把遗言交代一下啊!”

刘长永停下脚步,转身说:“我就是个平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还是怀疑周巡,还有高亚楠和小汪,小周不是狼人,关队……你们自己猜吧。”

“嘿!”周巡和关宏宇一起喊起来,然后被卡带很久的画外音瞬间打断。

【九号玩家离场,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峰:首先说一下,我是神牌,至于是哪个神暂时先不说。很奇怪老刘又是首刀,虽然上一把首刀老刘不是周巡干的,不过这一把他倒是有可能借此机会洗白自己,而小汪和亚楠也有可能跟刀,因为他们上一把已经作为狼人首刀老刘了,所以这样也可以降低他们的嫌疑,但是这个都不一定。小周的话,也不是说她一定不会刀老刘,但我觉得可能不会这么干脆,嫌疑还是比较小的,另外我依然觉得她不是女巫。结合上一轮的话这一轮大家的嫌疑都差不多,先听听看发言吧。

关宏宇:我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反正听我哥的吧,我跟他走。

终于轮到周巡,他的神情看起来有点凌厉:“我真是搞不懂老刘到底什么意思!上一把他胡乱带我走已经带错了,这一把还在怀疑我?我周巡不是那种人!我告诉你们,这一把,我——是——猎——人——!本来我还在犹豫被刀的时候带老刘,现在……哼!”

周巡发完狠,现场的氛围有点凝重,汪苗和周舒桐已经习惯性的准备缩脖子了,高雅楠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开始发言了,不过从她坐直身子的下意识动作看来,她也是强行挣脱了那种压迫感。

高亚楠:现在跳了两个神了,那我也跳了吧,具体是什么先不说,我的猜测跟关队差不太多,优先怀疑周队跟小汪,其他的继续看吧。

汪苗:怎么又是我?不是,你们也得考虑一下概率学吧,上一把我已经当过狼人了,这一把怎么可能又是狼人呢?我只是个平民而已,你们不要老是针对我了。

韩彬:可是汪警官,从概率学上考虑,每个人做狼人的可能性都是三分之一,并不会因为你上一把是狼人这一把就降低。另外你的语速比平时要快,发言的时候手舞足蹈,眼神四处扫视,这都是谎言特征,很明显你又是在说谎。还有……

伴随着韩彬慢悠悠地分析,汪苗无奈地擦掉满头的汗,终于也第一次甩了牌:“爆了爆了,怎么玩啊这,有关队和韩顾问其他人都不用玩了。”

【五号玩家自爆,直接进入第二天】

关宏宇和周舒桐一脸懵逼,韩彬并没有感到得意,汪苗毕竟还是年轻,性格又比较浮躁,有关队在前面施压,加上自己步步紧逼,会放弃也是很正常的,不过……

韩彬抬眼仔细观察着关宏峰,他沉稳地坐着,不像关宏宇和周巡那么随便,但也非常放松,刚给关宏宇解释完自爆的规则,察觉到自己在观察他,也看了自己几秒,突然笑了。

韩彬重新低下头推了推眼镜,嘴角也勾了起来。

【天黑,请闭眼】

2.2

【狼人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选择目标】

【狼人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闭眼】

……

【天亮了,请睁眼】

【昨晚是个平安夜】

【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峰:(摸下巴)第一号真的是很吃亏啊,每到平安夜就什么信息都得不到,但是昨天晚上让狼人选择目标说了三遍,看样子狼人里面产生了不同的意见,这一点很值得注意。

关宏宇:感觉这个游戏不太适合我啊,我还是跟我哥吧。

周巡:反正我是猎人,其他的再说。

高亚楠:我跳身份了,我是女巫,昨天晚上被杀的是关队,我救了他,暂时先发个银水,那么我觉得宏宇和周队的嫌疑可以降低一点,韩顾问嘛……他是个冷静理智的人,应该不太会被感情控制,小周对关队的尊敬大家都很清楚,这两个人嫌疑比较大,刘音的话大概不会有任何犹豫,反而让我对她不太怀疑了。但是关队也很有可能悍跳自刀,所以我这个药用得比较冒险,不过关队和韩顾问会成为目标的可能性实在太大,我也冒不得这个险,看看后面的发言吧。

韩彬:关队的银水先不考虑,暂时认为他是预言家没错,那么高法医的分析就很正确,目前小周警官的嫌疑最大,如果后面的发言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出来,我应该就投给小周警官了。

周舒桐:(怯生生迟疑地)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怀疑我,但我才是预言家,第一把我验的刘副队,第二把验的周队,他们都是好人,所以我没有跳,但我真的是预言家……

她那副底气不足的样子看起来格外心虚,就算说的是真话也让人信不起来。

刘音:(微笑着举手)我是民,我弃权。

【现在开始投票】

【七号玩家获得两票,其他玩家弃权】

【七号玩家被淘汰】

【请七号玩家发表遗言】

周舒桐失落地趴在桌上,大眼睛带着委屈看着所有人:“哎呀,我真的不是狼人,你们怎么就不信呢!我明明什么也没说啊……”

看她这个样子众人不由得信了几分,于是也将目光投向了曾经跳神的关宏峰和信誓旦旦的韩彬,上一轮只有这两个人投了小周,就连关宏宇都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哥,因为他坚定地跟着对方的说法弃票了,而关宏峰却在最后关头投了小周,实在不得不让人生疑。

而这两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面带微笑,互相对视一眼之后就低下头开始进行下一轮的准备,对于投来的目光表示无所畏惧。

【天黑,请闭眼】

2.3

【天亮了,四号玩家被杀,六号玩家被杀】

【请四号玩家发表遗言】

高亚楠:关队和韩顾问都很可疑,但是上一把韩顾问完全没有自己的分析,而是完全跟着我的猜测,不仅干脆地撇开了关队的嫌疑,还肯定地推给小周,所以我觉得他的嫌疑更大,关队这一句的发言都没什么指向性,我想再听一听。

【六号玩家没有遗言,从八号玩家开始发言】

刘音:女巫毒得漂亮,剩下的就是把我们关队票出去了吧~

关宏峰:(眼神异常凌厉)刚才亚楠说我没有什么指向性发言,那是因为前两轮我都是第一个发言,而且第二轮还是平安夜,我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但是现在我可以好好分析分析了。

首先来说说小周,上一轮的遗言她说得非常真挚,我也没有发现任何谎言特征,但是你们好像没有发现,她之前被亚楠和韩彬怀疑的时候说她是预言家,遗言的时候说的却是“她真的不是狼人”,她改口了!为什么?因为我才是预言家!

第一轮我就验了小汪,所以我毫无根据地直接怀疑他,第二轮我验了亚楠,是好人,投小周是因为她跳了预言家,确实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原本想着第一轮一个遗言,第二轮一个遗言,即使我第三轮被刀也还有遗言,所以我准备第三轮再挑明,结果她突然跳了预言家,加上她的发言,她说她没有跳是因为第一轮验的老刘,没验到狼,但是她会第一个验老刘吗?(手指在太阳穴旁打转)想想看。

而且她第一轮没有发言不是因为小汪自爆了吗?怎么说是因为没有验到狼呢?是因为紧张吗?(停顿)我不知道,但我怀疑,而且其他人的嫌疑都差不多,我只能先从小周下手。虽然从遗言来看她也许只是因为被怀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韩彬的嫌疑已经很明显了,所以我刚刚没有验他,我验的刘音,她是狼人。从一开始刘音就一直在跟风,别人说什么她就认什么,但是她本身除了跳民以外什么都没有暴露,这种行为本身就很可疑不是吗?

当然,这一轮你们可以投我,但是如果游戏没有结束……就不用我说了吧。

关宏宇:(犹豫)……………………那就(看周巡)………………投我哥?

周巡:(犹豫)……………………(无奈点头)投吧投吧……………………

【现在开始投票】

【一号玩家获得三票,一号玩家被淘汰】

【天黑,请闭眼】

周巡和关宏宇同时心里一震,闭上眼开始暗暗祈祷……

2.4

【天亮了,昨晚,三号玩家被杀】

太好了!

周巡兴奋地跳起来一翻牌:“带走刘音!”

【八号玩家被猎人带走】

【游戏结束,狼人获胜】

“什么!”周巡顿时傻了眼。

刘音不爽地叹了口气,一翻牌,果然是淡黄色的平民牌。

高亚楠恨铁不成钢的声音滚滚袭来:“驴啊驴啊!真是一头驴!又蠢又倔!你以为人家就那么蠢明知道你是猎人而且怀疑她还杀你吗?有没有点脑子!关队几句话就把你给忽悠了,你这么!…(痴)…(心)…(一)…(片)怎么就这么怂呢!”那几个字高亚楠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不仅因为好朋友同样对某人是痴心一片,更因为她觉得告白这种事还是应该自己来,所以宁愿憋死也不给他帮忙。

周巡这才反应过来,看向关宏宇,然而关宏宇看起来也并不是很高兴。

于是他又蒙逼了。

关宏宇酸不拉几地对关宏峰说:“我说哥啊,你到底是跟我一队还是跟韩彬一队呢,我怎么觉得好像你们之间的配合更加默契更加多啊……”

关宏峰看了一眼正在被刘音和周舒桐兴师问罪的韩彬,还是转头安抚自家弟弟:“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撇清你的嫌疑,如果我跟你配合,那不是明显我们一队的吗,最后也得不到胜利了。”

“所以你嘴上说着没有太怀疑的对象,最后却还是投给了小周,也是为了让我们看起来不是一队?”

“投给小周一是因为她跳了预言家,而周巡和亚楠的猎人女巫已经没办法推翻了,我只能取代预言家,所以必须尽快把她弄掉。二是她当时实在表现得很心虚,第一轮又因为小汪自爆没有发言,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越往后越危险。三就是因为你听了我之前的发言肯定会弃票,所以我趁此机会和你区分开,赢的把握也会更大。”

“可是韩彬为什么也投给小周?”

“那就要问他了,也许他是想当一把暴民呢。”关宏峰和关宏宇一起看过去。

“韩大顾问你这个暴民玩得溜啊,帮助狼人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韩律师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帮对方!”

韩彬推了推眼镜,被两个女人吵得头大:“我只是觉得高法医说得很有道理,而且小周警官你当时的反应实在太像说谎心虚了,所以我才会投给你,并不是为了帮助狼人。”

可两个女人还是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韩彬干咳一声,再一次觉得有一个默契十足的知己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他抬眼看向关宏峰,发现对方也在看他,眼里满是戏谑和了然,一点也不考虑他刚刚才帮过自己。韩彬叹了口气取下眼镜小心擦拭,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看穿了一切的汪苗表示很想掀桌,掀到一半又被委屈巴拉的小师妹给镇压:“可是现在只有八个人了,下一把怎么来?”

“我来!”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