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

【白夜追凶,all关all峰】狼人杀1(心照不宣向)

1.1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请互相确认身份】

【请确定一个目标】

【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今晚被杀的人是他(她),救?还是不救?】

【毒?还是不毒?】

【女巫,请闭眼】

【预言家,请睁眼】

【请选择你想验的目标】

【验证结果是】

【预言家,请闭眼】

【猎人,请睁眼】

【猎人,请闭眼】

【天亮了,昨晚,九号玩家被杀】

九号玩家刘长永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周巡愤怒地喊到:“我要带走周巡!”

【三号玩家被猎人带走】

周巡也怒了:“你他妈的有病啊!带走我干嘛!”

【请三号玩家遵守秩序,请九号玩家发表遗言】

刘长永:哼!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第一个杀我?你肯定是狼人!还有小周,肯定不是狼人!

【请三号玩家发表遗言】

周巡:我就是个普通村民而已!某个白痴猎人怕还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恨吧。剩下的好人们小心一点,白白少了一个好人,狼人的优势出来了。

【从四号玩家开始发言】

高亚楠:先声明,我是民及民以上,至于到底是什么你们自己去猜,第一轮除了小周应该不是狼人或者女巫以外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如果周队真的是好人,那么猎人这一枪真的射中膝盖了,接下来大家发言的时候最好能够小心一点,过。

汪苗:我呢,就是个普通村民,第一轮确实看不出来什么,不过周队,说真的,其实我也觉得……(缩脖子,避开视线)你是个狼人……(摸鼻子),我觉得刘队说得挺有道理的……(含糊其辞)过。

【三号玩家产生暴力行为,请控制你的情绪,否则你将被暂时被请出场外】

【请六号玩家开始发言】

韩彬:暂时还看不出什么,还是从第二轮开始吧,我先过。

周舒桐:我只是个平民,也没看出什么东西,但是(瞪眼)我也觉得周队是狼,过。

刘音:哎哟,你们可都是警界人员,怎么一个狼人杀还玩出暴力事件了。我呢,只是个平民而已,其他的,还是看大佬们怎么说吧,过。

关宏峰:这一把我只是个平民,从第一轮老刘被杀来看,狼人应该不是小周,女巫也不会是小周,否则她肯定会救的,而且一般来说第一把女巫都会救,没有救的话说明这个人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当然也可能女巫是想留着药自救,我心里已经有一些猜想了,还是等到下一轮再说吧,过。

关宏宇:我这第一次玩就这么复杂,你们全都过了,那我也过吧

【现在开始投票】

【没有人被指认,第一天结束,进入第二天】

【天黑,请闭眼】

1.2

【天亮了,昨晚是个平安夜】

【从一号玩家开始发言】

关宏峰:(摸了摸下巴)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女巫是个比较任性的人,第一轮没有救老刘,应该是出于自保,以及跟他不太熟或者有矛盾,第二轮救了人,被杀的应该是跟他(她)关系比较好的,我大概知道是谁了。再说小汪,你第一轮的时候说周巡是狼人,周巡在你心里就是这种形象吗?我觉得不是,就算是你也不应该有这个胆量,所以你突然说出这种话我反而觉得你比较可疑。

这时候刘长勇很不满地说:“怎么就跟我有矛盾了,我有那么惹人厌吗!”

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在心里想:有没有你自己心里就没点碧数吗???

关宏宇:(兴奋地站起来)我是预言家!我验出来了!韩彬是狼人!(关宏峰一脚踢中他膝弯,关宏宇腿一软又坐回到椅子上)第一轮我验的周巡,真可惜他居然是好人,他明明应该是狼人的!不过还好,第二个我果然没有看错,韩彬就是狼人,大家一起投他!

高亚楠:宏宇刚才说了他是第一次玩,而且我相信以他的智商应该想不出悍跳这种办法,所以我相信他,这一轮我投韩顾问。

汪苗:(十指紧紧交握)刚才关队说我很可疑,我太冤了我,我真的只是一个平民而已啊,我怀疑我师父那还不是因为他平时老跟刘队闹矛盾嘛,这个全队上下都知道的事,怎么我一说就变成可疑了……哎哟!师傅!我错了!别打别打!

【三号玩家产生暴力行为,被暂时请出场外,希望其他玩家引以为戒】

汪苗:既然我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平民,那我就跟着大家走吧,我也觉得宇哥应该说的是真的,我投韩顾问。

韩彬:(双手交叉放在嘴前,手肘撑着桌面)首先我要替自己澄清一下,虽然关队的弟弟是第一次玩游戏,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比较冲动的人,也许他不懂得悍跳这种技术,但他有可能乱跳啊,毕竟他对周队和我的敌意大家都看在眼里,他说我是狼人很可能只是故意报复我。

然而很不巧的是,其实我才是预言家,但很遗憾我查了小周警官和刘音女士,他们都不是狼人,而关队弟弟虽然假冒我的身份来指认我,不过我没有查过他,所以并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狼人,但他确实很可疑,可以重点观察一下,高法医和汪警官这样跟风指我我也觉得很可疑,这两个人之中至少有一个是狼人。

目前我更加偏向是汪警官,因为你刚才发言的时候出现了很多说谎的特征,首先你始终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你的双手握得非常紧,这显示出你的内心非常的不安,其次第一轮发言的时候,你摸鼻子和缩脖子的动作就没有停过,这说明你知道你说了不应该说的话,心里很虚,并且害怕被周队报复,可是为什么你还是坚持要说呢,那么很可能就是,你在说谎!

所以这一轮,我会投给汪警官。

周舒桐:(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我……我现在脑子好乱,我觉得小关老师应该没有说谎,可是我觉得韩顾问说的也很有道理,我……既然关老师也觉得汪师兄比较可疑,那我还是先投给汪师兄吧……过……

刘音:(单手撑着下巴,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嗯——那大家投票吧~

【现在开始投票】

【五号玩家获得两票,六号玩家获得五票,六号玩家被淘汰,请六号玩家发表遗言】

韩彬很无奈地笑着摇头:“失策了,原本以为首刀刘队能够摆脱我的嫌疑,没想到关队的弟弟竟然拿到预言家,我不是输在逻辑,而是输在没有逻辑上……我去陪陪周队吧。”

韩彬起身走出房间,却没有看到关宏峰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

【第二天结束,进入第三天】

【天黑,请闭眼】

1.3

【天亮了,昨晚,二号玩家被杀,四号玩家被杀】

【没有遗言,从五号玩家开始发言】

汪苗:高法医怎么死了?谁是女巫啊,怎么乱毒人?还有刚才韩顾问已经承认他是狼人了,我跟高法医之前都说了是他,如果我们是狼人我们会一起投他吗?而且他也一直在攻击我们啊,如果我们是狼人我们难道自相残杀吗?我真的只是平民而已!反而韩顾问刚才说小周和老板娘是好人,我觉得她们才更可疑!而且上一轮只有小周和韩顾问投的我,这还不够明显吗?这一轮我投小周!

周舒桐:(一脸懵逼)为什么是我!我只是……我是觉得韩顾问确实说的很有道理啊!我又不知道他是狼人。而且,而且高法医怎么……是被女巫毒死的?可是为什么呀?啊……我觉得这一轮我完全玩不懂了……我跟风吧……过。

刘音:我跳身份了,我是女巫,关队说我比较任性我承认。第二轮被刀的是关弟弟,介于他今天第一次玩,以及他的性格问题,我认为他应该不是狼人自刀,所以我救了他,同时我也认为他没有在说谎,他就是预言家。那么两个神都出来了,可是第一轮的时候高法医明明说她是民及民以上,其实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在暗示大家她是神牌,第二轮关弟弟跳了预言家之后她就没有再说这个话了,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再说肯定会被女巫毒死,不过很可惜我还记得你第一轮说的话,so~~

关宏峰:看来我之前猜得没错,女巫就是刘音,虽然亚楠说民及民以上也可能只是在混淆视听,但是这次刘音没有毒错。

韩彬之前承认了自己的狼人身份,可是我们玩的不是明牌局,他完全没有必要承认而是可以继续假装,他承认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因为他狼人的身份对其他人的身份产生怀疑,所以他针对过的亚楠和小汪反而更加值得怀疑。他之前洗白小周和刘音是因为他已经判断出了他们是好人,既然我能想到我认为他也能想到,所以是在拉拢他们,后来又借此将狼人的嫌疑引向她们,从而悄悄洗白亚楠和小汪。

他在第二轮分析小汪的内容全部都是真实的,一方面可以洗白他自己,如果没能成功还可以反过来洗白小汪,即使我们依然不相信,还可以保住亚楠,只是他没想到刘音竟然毒死了亚楠。

我怀疑亚楠的原因除了刘音说的改口,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小汪不同寻常的胆量,他敢首杀刘队还调侃周巡肯定是有人给了他这个胆子,这个人必然是支队的人而且一点也不怕周巡,那么除了我以外,在这里的只有亚楠。

所以三个狼人都已经出来了,这一轮我投给小汪。

【现在开始投票】

【五号玩家获得三票,七号玩家获得一票,五号玩家被淘汰】

【游戏结束,平民胜利】

1.4

韩彬和周巡前后脚回到房间,周巡已经冷静下来,嘲讽地笑着问刘长永:“怎么样老刘,你那一枪开错地方了吧。虽然我平时经常跟你有矛盾,但那只是意见不合,怎么可能放到游戏里公报私仇,我周巡是那种人吗?啊!”

刘长永忿忿不平:“你是不是还有待考究,你也说了这只是个游戏,如果是现实里我当然不会怀疑你,但是游戏里杀人又不会真的产生伤害,谁知道你会不会公报私仇,连人家韩彬顾问都是为了嫁祸给你,虽然你没有杀我,可我还是因为你才死的啊!”

汪苗在旁边显摆自己少有的文学素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哎哟!师傅——您下手也太重了!”

“还有你!”周巡的怒火蹭一下又窜起来,“你居然跟着别人一起票我!票我还敢陷害我!啊!你以为有高亚楠给你撑腰我就不敢动你了吗?我打死你个兔崽子我……”

这边,周巡追着汪苗满屋子跑,那边,韩彬已经跟关宏峰聊上了:“果然我那点小心思根本瞒不过关队,还是输了。”

关宏峰非常谦虚:“哪里,其实我根本看不出来你有什么问题,要不是宏宇正好是预言家又正好验了你,我大概根本就不会怀疑你。”

关宏宇表示不服:“哥!你怎么能不怀疑他呢?这里就他最可疑。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必须说他是这里除了你以外最聪明的人,无论如何你都应该怀疑他才对。”

关宏峰摸着关宏宇的头给他顺了顺毛,韩彬则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他也觉得关宏宇说的没错,这难道不是夸奖吗?

“可是关队怎么能够断定,你弟弟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呢,也许他真的像我说的那样是故意乱说?”韩彬继续问。

关宏峰笑了:“我跟宏宇从小一起长大,虽然长大以后有些疏远了,但是他有什么习惯我很清楚,而且他的确是第一次玩狼人杀,所以他有没有乱说我一眼就看得出来。另外,你大概没有注意,你在发言的时候双手交叉挡在嘴前,不想让别人看清楚你的嘴,这也是一种说谎时的自我保护反应,所以我就更加确定了。”

韩彬笑得非常满意,那是看到知己时的欣慰,他从小到大都把身边的人远远地甩在身后,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能碰到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能够一较高下的人,这种毕生对手的感觉,就连玩个游戏都是一种享受。

高亚楠去找刘音算账了:“我说,自己人,你毒我的时候,可真是一点儿也不手软啊。”

刘音捧着杯子,无辜地看着她:“这只是一个游戏啊,既然你有嫌疑,那我也没有必要太谨慎吧,再说,关队也说了,我任性啊~”刘音得意地笑着,为自己找了一个好借口感到非常满意,看起来像个小姑娘一样朝气蓬勃。

“任性是吧?”高亚楠伸出一只修剪得干干净净的食指指着刘音,点点头,看起来很是不爽,刘音见她这样更加得意地扭起来,可她突然话锋一转:“可以,我就喜欢任性的,要不然全是白痴和正经人这游戏玩得可真没意思。”

高亚楠说完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刘音愣了一会后,又笑了:这个高冷的法医小姐姐,还蛮有意思的嘛~

【第二轮游戏现在开始】

【请抽取身份牌】

【天黑,请闭眼】

——————————————————————

鉴于某位小可爱的要求,发一篇整合版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