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

all邪all关all农all叶all顾飞all夏目all黑子all27,纯食主义,不接受其他任何CP,欢迎来jj找我玩,ID深更半夜

【贺!】元宵节(双关+潘,几乎无cp)

“哥……今天元宵节……”
“我知道。”
“你说……就咱们两个人过吗?”
“不然呢?”
“会不会太凄惨了点?”
“要不你去找刘音?”
“别啊哥,多尴尬啊,再说我也不可能不管你啊。”
“那去找周巡?”
“不行!……我是说他今天肯定很忙的,再说他不是还有老爹吗,咱们两个去算怎么回事啊。”
“那……”

…………………………………………………………

“潘老师!我爱你!”
“潘老师元宵节快乐!”
“潘老师!!!”×1008611

“诶,好,谢谢谢谢,你们也快乐。天儿太冷了,你们快回家吧,替我多吃点汤圆。”

元宵节,演员们大多来不及回家,但是毕竟是个节日,所以剧组放了一个晚上的假,大家一起吃个汤圆元宵,就当是庆祝了。

潘粤明一出摄影棚,就被等在外面的粉丝们给围住,被迫听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告白和祝福之后还被塞了满怀的礼物。

潘粤明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被粉丝这样蹲守的一天,虽然很高兴,但他其实挺心疼这些小孩,大冷的天守在寒风里就为了见自己一面。

翻红之后,工作变多了,粉丝变多了,曝光率也变多了,作为一个演员当然应该感到高兴,但作为一个儿子,元宵节不能陪伴自己的父母,也是有点遗憾。

跟父母视频通话之后,潘粤明开始整理粉丝塞给自己的礼物,大部分都是各种零食,还有自己爱喝的柠檬茶,拆开一个包得特别严实的包装,里面居然是糯米团,俗称干吃汤圆,居然还特别有心地做成了白夜追凶里面关氏兄弟的造型。

潘粤明既感动也有些哭笑不得,拳头大的糯米团,自己要吃到什么时候。

所有人都在喊着让自己减肥,自己的粉丝却疯狂给自己送零食,还总说“潘老师!你一点都不胖!多吃点不要饿着了!”看来果然是真爱啊。

看了看包装,没有署名,潘粤明把两个糯米团摆好准备拍照发微博“寻人”,打开手机的相机一看……

这是什么???

潘粤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抬头看了看桌上,两个糯米团还是那个样子好好地放在那里,可是再看看手机,两团光晕闪烁。

潘粤明手一抖点了拍照,屏幕上的两团光晕猛地一亮,随后迅速飞出来将他扑倒在床上。

“哎哟卧槽!”关宏宇被手肘打在下颔,忍不住捂着腮帮子滚下床蹲在地上痛骂一声,关宏峰感觉自己压到了谁的肩窝,赶紧一用力把自己撑起来,却在看到那张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呆住了。

等关宏宇缓过劲来抬头一看,自己的亲哥把自己的亲哥扑倒在床上,而且还不带自己玩,顿时也呆住了。

哇!有两个亲哥诶……

关宏峰率先回过神来,从床上站起来,看着呆头呆脑的潘粤明,潘粤明把手臂收回来,关宏宇这才发现原来他把手举在头上是因为手上还拿着手机,估计打着自己的手肘也是他的。

虽然三个人都长着一模一样的脸,甚至就连发型都差不太多,但是却太容易区分,关宏宇慢慢走到亲哥身边,和他一起看着坐在床上的潘粤明。
潘粤懵突然笑起来,笑容里带着无限的惊喜:“关宏峰?关宏宇?”

他从床上跳起来冲到两人面前,左摸摸右戳戳,围着两人转了三四圈,最后捏了捏自己的圆脸:“我是在做梦吗?”用力过猛捏得自己叫出了声,还是傻乎乎地冲着两人笑。

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有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对自己动手动脚,不管是关宏峰还是关宏宇原本都应该非常抗拒和警惕的,但是潘粤明看起来实在是……该说是人畜无害呢还是傻,竟然让两个人对他提不起丝毫警惕,只是视线跟着他来回转,直到他把自己给捏痛了。

“哈哈哈……”关宏宇笑出了声,“你怎么这么傻啊,捏自己还下这么重的手。”

潘粤懵轻轻搓着自己的脸:“我不敢相信啊,你们居然会出现在现实世界,我以为我是在做梦呢!”

关宏宇不笑了:“现实世界?什么意思?”

潘粤明把自己的身份,还有《白夜追凶》的事情都跟两人说了,关宏峰和关宏宇安静听着,偶尔提出问题,终于把情况给搞清楚了。

“也就是说,我们原本是你演的两个角色,你的粉丝给你送了两个我们的糯米团,结果你一拍照我们就出现在这里了?”关宏峰摸了摸下巴,冷静地分析。

潘粤明把两边床沿让给兄弟俩,自己盘膝坐在床上,有着四十岁的老男人不该有的乖巧,看着让人很想摸摸他的一头软毛:“要不是真的发生了,我也不敢相信啊。”

关宏峰继续猜测:“你刚才说,你们这里今天也是元宵节?”

“是啊,”潘粤明答到,“所以孩子们才给我送汤圆嘛。”

关宏宇和关宏峰对视一眼,说:“不会吧,老天爷这么好心?”

潘粤懵表示一脸懵逼。

关宏宇代替哥哥解释道:“我们正在想着应该跟谁一起过元宵节,两个人总觉得有点冷清,结果电视突然一闪我们就出现在这了,也许这是老天爷为了让我们三个一起过元宵节?”

潘粤明想了想,突然从床上跳起来,穿上鞋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回头说:“你们在这等我,我马上回来!”

“你干嘛去?”关宏宇扭头追着问,但是潘粤明难得这么性急,房间门直接把这句话拦截在房间里。

兄弟俩继续面面相觑,关宏宇站起身看了看窗外,问关宏峰:“哥,他说的是真的吗?我怎么觉得这么……这么玄幻呢……”

关宏峰规规矩矩地坐着,用遥控器不停地给电视换台,换了一轮之后说:“应该是真的,我昨天看到的元宵晚会节目单,这里都没有。”

关宏宇坐到椅子上,双手插在脑后,翘着二郎腿摇摇晃晃:“原来我们只是电视剧里的人物吗……”

关宏峰没有说话,似乎也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想了一下关宏宇就自己想开了:“哎,无所谓了,反正我们知道自己是真实存在的就行了,说不定是平行时空呢。”

关宏峰笑了:“是啊,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我们只是电视人物,但是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我们当然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所受过的伤和痛,都是真实经历过的。”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那道狰狞的疤,关宏宇看着,也抬起手来。

门开了,潘粤明拿着大包小包走进来,冲着外面说:“放心放心,我看完晚会就睡……诶,我知道,好好好我尽量少吃。”然后迅速反身,关门上锁。

转身,看着站起身迎接他的兄弟俩,笑了。

他的笑容很独特,像孩子一般纯洁可爱,具有极强的感染力,让人看着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他一起笑。

“来来来,”他说,“我把剧组剩下的菜抢了些回来,还有汤圆。”一边说着,他一边往外拿出一样样东西。“正好,咱们三个就当过节了。”

关宏峰和关宏宇再次对视一眼,似乎不是很懂潘粤明为什么对他们这么热情,难道就因为他们是他在某个平行时空的分身吗?

不过……感觉并不坏。

————————————————————

第二天一早,潘粤明在敲门声中醒来,走进房来的经纪人看了一眼狼藉的桌面痛心疾首:“潘老师!你那么晚了还吃这么多!你真的不想减肥了吧!”

潘粤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过节嘛,难得放纵一回,我保证!今天肯定!加倍练回来!”

好不容易把经纪人打发走,潘粤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感觉昨天晚上像是在做梦,可是桌上留下的碗筷和杯子却又在证明着这件事实。

潘粤明拿出手机点开相册。

三个几乎一模一样却明显能够区分开来的男人靠在一起,其中一个手上还拿着一罐啤酒,他们看起来非常温馨融洽,像是一张三兄弟的全家福。

END

………………………………………………

本来想写三个人一起过节,结果过节的过程一笔带过了😂
(我的分界线有点混乱,无视它)

评论(6)

热度(133)